看到天之道门缓缓打开了,“夕颜”大喜。

可紧接着,她的面色一变,身形往暴退了数十尺。

天之道门打开时,只听得里面一阵狂风大作,几道凛冽的天罡风,呼啸而出。

所过之处,一根腰身粗细的柱子被连根拔起,拦腰摧断成两半。

“夕颜”躲避得虽快,但也遭了些秧,她的两管衣袖被罡风席中,破裂开,露出了两截白皙的玉臂来。

那罡风猛烈无比,来势极凶,饶是南幽铃儿附身的“夕颜”被逼得有些狼狈。

天之道门被破开之后,里面的天罡风就如破闸的猛虎,呼啸而至。

豁开的门,就如一个无穷无尽的风穴,谁要是靠近,就会祸殃池鱼。

赤烨舞悦离了百丈远,但依旧能感觉到那天之道门里的天罡风的厉害之处,两人心中都暗道,若是被卷中,只怕会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见“夕颜”止步不前,一旁的舞悦眨眨眼,坏心地说道。

“切,还以为某些人有多厉害,还不是知难而退。我们仨,都一样,谁都进不去。”

她是有心激夕颜,最好让这个坏女人进入天之道门,被那些天罡风撕成碎片从才好。

“夕颜”受挫,面色不免有些难看。

“闭嘴。”

尽管早就猜到太虚墓境里很可能设下了重重机关埋伏,可是早前一路走来,都是相安无事,这让“夕颜”放松了警惕。

她没想到,太虚墓境里最大的难关,会隐藏在这些门后。

其余两座门姑且不论,但天之道门的尽头,很可能现主人行踪的线索。

只因为“夕颜”知道,操控天罡风,正是当初主人的本领之一。

天罡风里携带着的那股神力,必定来自主人。

这扇门,她无论如何也要闯过去。

“夕颜”手握邪兵斗魂,咬了咬牙,就要往天之道门里冲,可这时,她的身子一滞,难以前进。

“第一巫祭大人,天之道门会不会太危险了点,万一闯不过去,我的肉身怕是要损毁了。不如我们先去其他两扇门看看。再或者说,我们应该先找到桃花蛊神木。”

夕颜有些害怕,不大愿意进入天之道门。

她刚才看得分明,连那么粗的柱子都被折断了,她的肉身强悍程度,可没到那个地步。

那天罡风就如刀子似的,万一刮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脸岂非是要毁容。

再说了,她进入太虚墓境,是为了桃花蛊神木,可不是来送死的。

“蠢货!我做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若是找到了主人,何愁找不到桃花蛊神木。”

南幽铃儿被夕颜的愚蠢举动气得不轻。

如果不是她还没有彻底控制夕颜这具肉身,她早就处理了这碍事的女人了。

“可是,若是其他人捷足先登……”

夕颜不放心地看了眼舞悦和赤烨。

“哼,凭他们还想夺得桃花蛊神木,做梦吧。桃花蛊神木被称为幻神之木,寻常人被说是获取,就算是靠近,也只有死路一条。”

南幽铃儿的话,让夕颜稍松了一口气。

她走到了这一步,也只能依附于南幽铃儿了。

“夕颜”咬了咬牙,手持着邪神兵斗魂,一步步走向了天之道门。

才刚靠近天之道门十余尺,天罡风化为了数道淡绿色的残影。

凶悍的罡之力扑面而来,每一道都有半尺来长,像是剑刃般,见血封喉,仿佛要将人的肉剐了下来。

天罡猛如虎。

“夕颜”手中的邪神兵斗魂也不是善茬,只听得“哐”的一声。

那邪兵斗魂一阵吟唱,划出了一道红痕,迎头击上了天罡风。

斗魂身上那一颗魂石颤了颤,数道天罡风生生被撼碎了。

“夕颜”持着斗魂,一步步,虽是缓慢,但却抵挡住了天罡风,步步朝着天之道门深处走去。

“啧,那女人手上的妖兵竟然能挡得住天罡风。”

舞悦一脸的不甘,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那邪兵是用特殊的手法炼制而成的,威力的确惊人。但炼制之法太过阴损,必定不得善终。”

赤烨眼看夕颜深入天之道门,他的目光,移到了另外两扇门前。

天罡之门中,挟带着神力,赤烨不敢妄动,更何况有舞悦在,他也不愿意冒险。

可他们既然已经进入太虚墓境,若是不探探墓境里的秘宝,空手而回,这未免也太窝囊了,这显然不是赤烨的行事风格。

所以赤烨将目标锁定在了另外两扇门,“地之本”和“人之初”上。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冒险一拼。这两扇门,你选一扇,我们进去探探。”

赤烨将选择权交给了舞悦。

舞悦也有些好奇,她看了看两扇门。

在她看来,这两扇分别用白银和青铜打制而成的门,看上去相差无几,只是不知道门后会不会像是天之道门后面那样,隐藏着足以致命的天罡风。

舞悦在两扇门旁来回踱着,停在了那扇青铜色的门前。

她试着用手推了推。

那扇门纹丝不动。

舞悦又运起了元力,又试了一次,现那扇人之初门依旧没有动静。

舞悦有些奇怪。

她虽是女流之辈,可是好歹是小神通境巅峰,近大神通境的存在,运起了全力,手下的气力不下千尽,居然连移动都难,这扇门到底有多重。

“这扇门好像被封死了。”

赤烨及时提醒了舞悦。

舞悦低头一看,青铜门的下面,已经生出了一些锈迹,那些锈迹让门和地面紧紧地嵌在一起,除非掘地三尺,否则这扇门的确是难以推动的。

“看来这扇门只能放弃了,只能选地之本门。”

舞悦走到了第二扇白银门之前。

这一次,她依旧是伸出手来,推了推那扇白银之门。

让舞悦吓了一跳的是,她的手才刚挨到了那扇地之本门,门就一下子打开了。

有了天之道门的经验后,舞悦忙躲避到了一旁。

门开了一半,却没有足以致命的天罡风吹出。

就在舞悦和赤烨迟疑不决时,两人同时从门的那一头听到了鸟鸣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