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虚墓境!

舞悦是听过这个名字的,这不就是早前挽云师姐一直在找的地方,难道就在南幽帝陵里?

而赤烨听到的,却是“魂魄开启太虚墓境”这句话。

妖界之中,用活人祭祀并不少见,可用魂魄,却是少之又少,十分恶毒。

而且懂得用这种妖法开启封印的人,几乎已经绝迹了。

“你不是妖后夕颜!你到底是何人?”

赤烨猛然意识到,夕颜是不可能知道这么古老的解除封印之法。

“孺子可教,想不到纹师心辰那家伙,倒是养了个有出息的后人,只可惜啊,遇上了我南幽铃儿,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夕颜那娇媚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冷飕飕。

夕颜的脸上,柔媚之色渐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和夕颜的气质截然不同的冷傲清高之色。

“夕颜”凌空而立,长长的随风摆动。

若是赤烨和舞悦曾留意过,他们必定会现,眼前的夕颜和摆放在南幽帝陵入口处的那一座古巫祭的气质神识相似。

时间转瞬推移到了数日之前。

夕颜在南幽帝陵里闭关数日,尝试着突破中级符师的门槛。

可她心有杂念,脑中不时出现帝莘的身影,她心有杂念根本没法子参悟符法。

于是夕颜跪在了第一巫祭南幽铃儿的雕像前,寻求一丝心灵的平静。

浑浑噩噩中,她仿佛听到了个声音。

“你的资质不足,即便是再修炼数十年,也难以成为中级符师。”

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夕颜顿时清醒了过来。

她顾目四盼,寻找着那声音的来源。

“你是谁?你凭什么说我无法突破中级符师。父亲明明说过,我是继他之后,南幽古族最有天赋的年轻符师。”

夕颜心有不甘,怒声质问着。

“无知小儿,吾乃南幽铃儿,南幽古族第一巫祭。”

夕颜这才听清,那声音是从第一巫祭的雕像里传出来的。

第一巫祭南幽铃儿在南幽古族中地位颇高,自古以来,都受供奉。

哪怕是夕颜再骄傲,面对南幽铃儿时,也不免心生畏惧。

夕颜紧张之余,又同时狂喜不已,她忙跪下。

“巫祭大人饶命,信女夕颜,有眼无珠,冒犯了巫祭,恳请巫祭大人不计小人过。如今南幽古族深陷囫囵,巫祭大人若是能够指点迷津,帮助信女突破中级符师,整个南幽古族都会对巫祭感激不尽。”

说着,夕颜就磕头不止,咚咚作响,直到额头红肿犹不肯停歇。

面对夕颜的虔诚和敬畏,南幽铃儿却是不以为然。

她和纹师心辰不同,南幽铃儿性本冷清。

当年因为痴恋太虚神尊的缘故,未曾婚配,这些所谓的南幽古族的后人,说白了,不过是当年供她驱使的神仆。

南幽铃儿对整个族落乃至妖界都没有半点感情而言。

她的肉身陨落之后,灵体一直游离在南幽帝陵里,希望能找到打开太虚墓境的法子。

可时间如梭,南幽铃儿受纹师心辰所制,一直没法子得偿所愿。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幽铃儿现自己的灵体越来越虚弱。

相应的纹师心辰的灵体也在衰弱。

她心急如焚,开始寻觅可以附体的肉身。

可一直没有现合适的人选,直到夕颜妖后出现。

恰好这时,妖十三陵里的帝王妖脉频临崩溃,对于南幽铃儿而言,这正是千载难逢的进入太虚墓境的机会。

“天赋天定,我没法子助你成为中级符师。不过,你若是能将肉身奉献给我,供我驱使,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帮你完成你的任何心愿。”

南幽铃儿暗中观察过夕颜,知道此女为情所困,早已失了本性,最好摆布不过。

哪知夕颜乍一听,竟还不肯答应。

南幽铃儿倒也不逼迫夕颜,她如今灵体已经犹如残灯,除非找到壮大之法,否则不足以对付夕颜,在她看来,夕颜早晚是要屈服的。

果然不过几日,战痕亲临南幽帝陵,当众休弃夕颜,夕颜流产。

加之夕仲的责备,夕颜鬼使神差之下,终于和南幽铃儿达成了契约。

在南幽铃儿的怂恿下,夕颜不惜戮父,吸取了一部分的夕仲的魂力后,南幽铃儿灵体壮大。

她更一口气吞噬了南幽帝陵和战族的帝王妖脉,一时之间,气运大盛。

可即便是如此,南幽铃儿凭借一个夕颜的帮助,还不足以打开太虚墓境。

她于是控制着夕颜,炼制出了一张上招魂符,更命夕颜将整个南幽帝陵设成了一个巨型的符阵。

那招魂符乃是一种上古妖符,只需要吞噬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魂魄,靠魂魄之力,即可冲破太虚墓境的封印。

这些日子来,南幽铃儿控制着夕颜,四处掠夺魂魄,一路猎杀,那招魂符已经吞噬了周遭数千生灵的魂魄。

南幽铃儿眼看招魂符已经成型,可奈何猎杀的魂魄大多实力不济,恐削弱了招魂符最后的威力。

她看中了人族猎妖者那几名佼佼者的实力,就放出了消息,引了几只代表队的人进入南幽帝陵,正是想利用这最强的魂魄们,冲破太虚墓境最后的封印。

记忆曳然而止,计谋已经得逞的“夕颜”,手指一抖,那招魂符一飞冲天。

在招魂符横空出世时。整个南幽帝陵重重一震,与此同时,早前被夕颜击杀的那些妖兵的尸体里,大量的魂魄之力冒了出来,朝着那一张招魂符飞去。

招魂符每多吸收一个魂魄,上面的妖力就愈的浓郁,招魂符释放出来的血光也愈强盛。

那血光化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从四面八方落下,将整个南幽帝陵团团困住,外人难以进来,里面的人也难以出去。

就在南幽帝陵被彻底封闭起来时,奚九夜等人也刚巧赶到了南幽帝陵外。

看到了那一片诡异的血光时,奚九夜神情一肃,身化为残影,一掠冲入了南幽帝陵中。

而几乎是同时,在遥远的人界,已然封闭的妖界入口附近,一直静候在旁,盘膝打坐的紫堂宿倏然睁开了眼。

该来的,还是来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