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三分之一魂魄碎片怎么会在南幽帝陵?

叶凌月诧然。

“我能感觉到,但,具体在谁手上还不知道。我们去南幽帝陵看看,说起来,黄泉和五灵代表队的人应该都已经进入南幽帝陵了。”

帝莘笑了笑,拉着叶凌月的手,往外走去。

走到了赤帝陵口,就见混元老祖和赤狱队长大眼瞪小眼着,还有虎纹猫一行人,都堵在了赤帝陵的出口处,一副箭弩拔张的模样。

方才帝莘进入了帝陵后,下令众人不得尾随。

“主人。”

混元老祖和虎纹猫一看到叶凌月,异口同声尊称道。

叶凌月颔,看到了目瞪口呆的赤狱队长时,她笑道。

“赤狱队长,好久不见。”

“你是凌月姑娘,你怎么从赤帝陵里出来了?”

赤狱队长也认出了叶凌月,这不是早前赤赤小公主带回来的那名侍女嘛。

叶凌月刚到千狱城时,她貌美,人又看着很亲切,整天笑盈盈的,要不是那会儿的千狱城正陷在水深火热中,还不知道多少赤狱军人都要成为她的追求者了。

赤狱队长当时,也是有那么点小心思的。

只可惜,千狱城被夺回来后,凌月姑娘就不知所踪了,赤狱队长那会儿还后悔过呢。

可眼下一看,叶凌月和帝莘五指交缠,一副亲密的模样。

再看看妖祖帝莘,早前还是一副凶戾冲天的样子,可这会儿……自从和叶凌月重逢后,帝莘的目光就一直围着自家洗妇儿转,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笑弧,满是宠得溺死人的笑。

至于路人甲乙丙是什么反应,帝莘压根没留意,也懒得去留意。

可这会儿帝莘一看到赤狱队长盯着自家洗妇儿,黝黑的脸皮上染上了一层可疑的红晕,帝莘那双凤目里,蓄起了一缕暗芒,直勾勾瞪向了赤狱队长。

赤狱队长只觉得头皮一阵麻,偷眼看去,帝莘似笑非笑,那眼刀子嗖嗖嗖刺过来,赤狱队长吓得连忙低下头来。

“外头生了什么事?”

帝莘见奚九夜忽然离开,料定了南幽帝陵一定是生了什么事。

“南幽帝陵那边有些不对劲。”

虎纹猫说着,指了指南幽帝陵的方向。

南幽帝领和赤帝陵是妖十三陵里最大的帝陵,两座帝陵占据了正南和正北两个方向。

赤帝陵在北面,而南幽帝陵就在南面,一眼看过去,正是赤帝陵的对面。

两座帝陵之间,绿荫环绕,树木长得很是繁茂,一眼看过去,南幽帝陵被遮挡住了。

可今日却有些不同,叶凌月和帝莘一看,南幽帝陵,血光冲天,帝陵上方的天空,已经变成了血色。

“不好,光子他们还在南幽帝陵里。”

两人赶到了南幽帝陵,现整个帝陵竟完全沐浴在一片血光中。

那血光就如一个透明的罩子,将方圆两三里都笼罩在其中。

叶凌月和帝莘试图冲普那一层血光,却被挡了回来。

“这似乎是某种结界,我们没法子突破。都怪我,我应该早点出来的。”

叶凌月喃喃自语着,她心急如焚,黄泉代表队的人还有五姐她们全都在里面呢。

这一片血光太过诡异,叶凌月预感,南幽帝陵里很可能正在生着什么。

若是没法子进入,光子他们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帝莘蹙眉,早前他到赤帝陵时,南幽帝陵这边还一切如常,不过是个把时辰,南幽帝陵怎么就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这怎能怪你,要怪也得怪幕后黑手,若是我的推断没猜错的话,这片血光是夕颜搞的鬼。这是一种特殊的符光,只有中级以上的符师才能动。南幽古族唯一的中级符师就是夕仲,可是夕仲已经死了。那引这片符光的,只能是夕颜。我怀疑,夕颜杀了夕仲,蚕食了他的妖力,成了一名中级符师。”

帝莘早就怀疑夕仲的死不简单,他吸收了那三分之一的魂魄碎片后,恢复了一部分的记忆,恰好想起了,夕颜是一名初级符师的事。

“夕颜引了这场血光?帝莘,那你有没有法子,突破这一片血光?”

叶凌月愈担心。

“来不及了,如果再早一刻钟,也许还能进入,现在是不行了。”

想来,早前奚九夜的突然离开,也是因为这片血光的缘故。

奚九夜等人赶回来时,血光的威力还没达到最大,奚九夜等人还能闯入。

“这种血光符光,乃是先兆,夕颜定是在布置一个大型的符阵。那女人连生父都杀了,必定有什么阴谋。”

帝莘也开始担心秦小川等人的安危,可他们面对这一切,却无能为力。

“等等,也许有一个人能够帮助我们。只是我需要先回一趟赤帝陵。”

叶凌月想起了什么。

她不敢多做停留,和帝莘一起返回了赤帝陵。

叶凌月进入了赤帝陵后,立刻用神识试着联系纹师心辰。

“纹师心辰,你有没有法子,进入南幽帝陵?”

纹师心辰镇守赤帝陵那么多年,叶凌月认为,他一定知道一些旁人所不知道的密道。

纹师心辰没有立刻回答。

作为妖十三陵的构造者之一,纹师心辰自然是知道些隐秘的。

只是他并不愿意告诉叶凌月。

“南幽帝陵很快就要变成一座修罗场,你们就算是进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我若是你们,绝不会去送死。”纹师心辰说道。

“我的伙伴在里面,他们有危险。别说是修罗场,就算是里面是无间地狱,我也一定要闯进去。”

叶凌月坚定地说道。

纹师心辰依旧没有做声。

“你若是再不告诉我进入南幽帝陵的法子,我就立刻毁了赤帝陵。”

叶凌月只好使出了杀手锏。

“你敢!”

纹师心辰一听,大惊失色。

他的灵体,早已和赤帝陵融为一体,若是叶凌月毁了赤帝陵,意味着他也要被摧毁。

“我为何不敢,你也说了,我已经是赤帝陵的继承者,我有权处理这里的一切。还是说,你一心阻拦我进入南幽帝陵,是因为南幽帝陵里,隐藏着什么?譬如说……太虚墓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