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其他古族的生死存亡,夕仲其实并不看在眼里。

他甚至觉得,这些弱小的妖族,被灭绝了才是最好的。

妖族之所以一直蜗居在妖界这么多年,就是这些弱小的妖族拖了后腿,反正这些妖族的帝王妖脉已破,气数已尽,灭绝只是早晚的事。

夕仲眼下最在意的,是人族代表队接下来进攻的对象,到底会是哪一座帝陵。

战帝陵、赤帝陵和南幽帝陵,这三座帝陵必定是人族猎妖者的下一个目标。

但究竟会是哪一座?

再或者说,他们会在什么时候攻击?

这种敌明我暗的情况,是夕仲最不愿意看到的。

“一群没用的东西,连人族都打不过。夕兄,若我是人族,我必定会先进攻赤帝陵。不如我们按兵不动,等到人族和赤狱军斗得你死我活,再来个渔翁得利?”

战漠北听罢,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

他一向看不起人族,虽说人族猎妖者已经攻破了十座古帝陵,可那也是因为人族猎妖者手中有这些帝陵的密道图的缘故。

他并不以为人族有那样的实力。

三座帝陵中,赤帝陵只有赤狱军把守,无疑是最弱的,战漠北理所当然以为,人族会先攻击哪里。

“亲家,我可不这么认为。你觉得,人族手中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密道图,难道你忘记了,当年建造妖十三陵,是南幽古族和赤族的先祖一起兴修的。只有这两座帝陵里,曾保存有其他帝陵的密道图。”

夕仲的话,让战漠北面色一紧。

“难道说,赤族真的和人族勾结了?”

“不错,赤烨只怕早就和人族勾结了。依我之见,与其坐以待毙,等待人族杀入帝陵,不如先下手为强,把隐匿在暗处的人族连根拔起。我原本很想亲自去击杀这些人族,只可惜颜儿有孕在身,我又不放心,留她在帝陵内。可我又不愿意,让那些人族和赤族联手,将妖界毁于一旦。”

夕仲满脸的义愤填膺,同时又是惋惜不已。

“原来如此,赤烨那小子真是丢尽了我们妖族的脸,居然和人族勾结上了。夕兄,这又有何难,这不是还有我,我手下还有一万多名精锐,足以踏平那些人族猎妖者。只可惜那些人族猎妖者不知躲避在何处,否则我一定带人上门,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战漠北拍胸脯保证。

换成了以前,战漠北未必会被夕仲摆布。

可是夕仲一提到夕颜,战漠北再想到夕颜肚子还怀着自己的孙子。

战痕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月,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战漠北已经开始担心,若是战痕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夕颜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战族唯一的血脉了,她的安危的确比任何人都要重要。

“这点战兄倒是不用为难,我已经打听到那些人族的下落,他们就躲在风蟒帝陵。”

夕仲也是老奸巨猾,他早前在几大古族中都设下了眼线,风蟒帝陵的帝王妖脉被人族猎妖者吸收的事,他也是有所耳闻。

这几日,他密切监视风蟒部落,可以断定,人族猎妖者们接下来的目标必定是战帝陵。

他必须在人族行动之前,先让战漠北这老家伙前去试探试探人族的真实实力。

“既是如此,我这就带人去袭击风蟒帝陵。”

战漠北听罢,立刻命探子打听,果然现风蟒帝陵附近有人族出没。

他于是和几大族长商量之后,决定带着几大古族的残部和战族的大部分族军,直等到天黑之后,前去袭击风蟒。

“真是一群蠢货。只要等着他们前去风蟒帝陵,就是我拿下战帝陵的最好时机。”

就在战漠北准备带兵前往风蟒部落时,夕仲眼底浮动着阴冷之色。

三大帝陵内的帝王妖脉,妖力鼎盛,夕仲早就觊觎已久,只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今晚这一次声东击西,是夕仲早就预谋好的,他假意让战漠北前去对付人族猎妖者,又能趁着战帝陵防守空虚,拿下战帝陵,趁机侵占了战族的帝王妖脉。

“父亲大人,你这是要带着族军前去何处?”

就在战漠北准备攻打战帝陵时,就见战痕带着“战狼军”的近千名兵士在夜色的笼罩下,赶了过来。

“战痕,你可算是舍得出现了。你还有脸问,你失踪了那么多天,南幽都和战族都要闹翻天了。”

战漠北看到了战痕,欢喜之余,不免想起了早前战痕的那些“风流韵事,”难免有些责备之意。

看到战痕时,夕仲也是一惊,他没料到战痕会在这种时候出现。

而且看战痕的脸色,夕仲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父亲,这次是孩儿不对,孩儿改日再向你请罪。孩儿今日前来,却是想要见一见夕颜。”

战痕面色平常,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对,是该见见夕颜,她如今怀有了你的孩子,你还做出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来,你该向她负荆请罪才对。”

战漠北冲着战痕使了使眼色。

战痕心底冷笑,假装没有看到战漠北的眼色,径直走到了夕仲面前。

“岳父大人,听说颜儿怀了我的孩子?”

夕仲略一迟疑,颔称是。

“既是如此,我想见一见颜儿,我有些话想要跟她说。”

战痕一脸的诚挚。

“这……今晚怕是有些不便,颜儿这些日子都在闭关冲击中级符师,有什么事,等到她……”

夕仲刚要拒绝。

“岳父,我今晚一定要见到颜儿。你若是不愿意,我就算是硬闯,也要见她。”

战痕却是执意不退步。

夕仲沉吟了良久,最终还是拗不过战痕,就叮嘱左右,命他们前去找夕颜。

帝陵内,夕颜正在突破中级符师的紧要关头。

听到了外头侍卫的声音时,她面露不悦。

“不是说过了,任何人都不准打扰我。”

“妖后,战痕妖帝在外头等候,他执意要见你,老族长都拦不住。”

战痕来了?

夕颜心头一动,想起了时曜晶里看到的一幕,她心底冷笑,战痕,你是来赔罪的?

~昨天少更了一章,儿童节补。白天赶飞机,傍晚会回家,更新会迟一点,但是不会少,五月最后一天,月票会过期,还有月票的就投了哦,六月初有加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