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妖三界,都有不同的规则。

这些规则被称之为天地法则。

没有人知道天地法则是谁定下来的,但是即便是神,也必须遵循天地法则。

神界的天地法则之一,就是不能干涉其他界的事务。

当初奚九夜的父亲奚三千也正是因为违背了这一点,才被夜北溟和冥日击杀。

但奚三千曾经是风谷神帝的心腹,所以也因为这件事,风谷神帝对夜北溟和冥日一直含恨在心,当初更是设法加害云笙夫妇俩。

亏了四大神帝之一的火炎神帝出面,会同其他两大神帝,才保住了云笙夫妇。

云笙夫妇也为此,被流放了到了相对偏僻的八荒神境,经过了近百年的经营,才有了如今的八荒神境的繁荣。

可风谷帝君依旧不死心,他见在云笙夫妇和冥神身上没有篓子可钻,就算计到了当时还是人界界神的啵啵头上。

他以啵啵为人界界神,冥日为冥界界神,认定夫妻俩同时掌管人界和冥界,造成两界混乱为由,逼着啵啵最后不得不卸任。

啵啵卸任了人界界神之后,就失去了界神令,这也就意味着啵啵没法子像以前那样,随意在不用的界之间来回穿梭。

她也没办法重新开启妖界入口,否则一旦被风谷神帝座下的那名人界界神现了,少不得又要引来祸事。

啵啵虽说天性难改,但好歹也被冥日和两个儿子反复“调教”了几百年,脑袋瓜子比以前好使多了。

她也明白,没法子重新开启妖界入口。

这也是为什么云笙刚提出请求时,啵啵会为难的原因了。

可啵啵见不得自家主人难过,她灵机一动,已经有了主意。

“亲耐的主人,妖界入口我也许没法子开启,但是我有个法子,也许能让你顺利进入妖界,而且不会被那个讨厌的人界界神现。”

啵啵神秘兮兮着。

“哦?你真有法子?”

云笙将信将疑着。

“界神令我是没了,但是当界神时,我也是学会了不少本领的。其实界与界之间的入口,并非仅仅只有一个。只要找到了异界的结界缝隙,就能够开辟出一个临时的入口。临时入口稳定性比正常的入口差一些,持续的时间大致在三十六个时辰以内。”

啵啵振振有词地说道。

云笙估量着,三十六个时辰有些急促,但是以她的脚程,只要抓紧一些,还是足够用的。

她只要确认了凌月的安危,还有将小吱哟和小乌丫送到凌月的身旁就可以了。

至于和凌月相不相认,着反倒不是最重要的。

见云笙没什么异议,啵啵就让云笙取出了妖界的地图。

“妖界完整的地图我也没有,我手头只有的金角妖王提供的一份南幽都和部分北狱司的地图。”

云笙说着,将她收集过来的地图给了啵啵。

啵啵铺开了地图,小心地查看了起来。

半个时辰过去了,啵啵摇了摇头。

“主人,你给我的这部分区域的地图里,没有结界薄弱处。你有没有其他地图?”

妖界那么大,居然连一处结界薄弱处都没有,这让啵啵觉得很不可思议。

她甚至要怀疑,妖界的那些所谓的结界薄弱处都被人为的掩盖了。

当然,这念头也只是在啵啵的脑中一闪而过,啵啵可不认为,有人那么厉害,这等能耐,只怕是个人界界神都办不到。

云笙沉思了下,忽然想起了什么。

“我这里还有一份妖界妖十三陵的地图,你再看看,若是这上面也没有,那就没法子了。”

这份地图,还是云笙在宁缺死后,从宁缺的尸体上找出来的。

只不过,云笙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

哪知啵啵看了几眼后,大喜道。

“主人,我们的运气还真不错。这个叫做妖十三陵的地方,还真有一处结界薄弱处。”

啵啵白嫩嫩的手指,落在了在妖十三陵的某处。

那个位置,就位于妖十三陵的最深处,在某个帝陵内。

云笙只是看了一眼,想了起来,准女婿前往的那个地方,好像就是妖十三陵。

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也许这时候,凌月也已经赶往妖十三陵了,到时找起人来,更加方便。

“我需要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布置相应的界阵,中间可能需要你给我一些辅助。等到界阵绘制好,我们就可以一起带着魔法阵去人界,到时就可以在人界界神的眼皮子底下,进入妖界了。”

啵啵一脸的跃跃欲试。

她已经打算好了,等到界阵布置,她就和主人一起去妖界。

天知道,她有多久没有离开冥界了,反正这阵子,冥日和自己的两儿子跑去巡查冥界去了。

云笙又岂会不知道啵啵的小心机,两人这就开始着手准备界阵。

也就在云笙和啵啵着手准备界阵时,帝莘等人在妖十三陵里,66续续,破坏了几处帝王妖脉。

不得不说,四只代表队联合的实力,不容小觑,即便是在面对妖兵数百倍与己方的古族族军时,也是游刃有余。

近一个月过去了,靠着手头持有的密道图,四只代表队又破坏了六条帝王妖脉。

妖十三陵里,如今只剩下了赤帝陵、战帝陵和南幽帝陵三条帝王妖脉还没有破坏。

这也是三座唯一没有密道地图的帝陵。

同时,也是族军数量以及高手数量最多的三座。

“终于只剩三座帝陵了,诸位觉得,应该先进攻哪一座帝陵下手?”

这一晚,四只代表队依旧像往常那样,聚集在一起,商讨次日的进攻目标。

“若是我的话,我会选战族。”陈沐先开了口。

“陈队长早前不是闯入过赤帝陵,为何这一次不先从赤帝陵下手?”

章全等人也听说陈沐击杀了一名赤族的妖王。

战陵把守的乃是战痕妖帝的父亲战漠北,此人当年乃是战族的老族长,虽说具体的修为不知,但终归是战痕的妖帝的父亲,实力必定是非同小可。

更何况,战陵对他们而言是完全陌生的。

虽说赤帝陵如今已经重新由赤狱军把守,但看守陵墓的也不过是赤狱队长,实力充其量也就是和妖王级别差不多。

两者相比较,无疑赤帝陵比战陵更适合攻占。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