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蝠陵生异动那一刻,其他帝陵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其中又以身处帝陵身处的妖殿内的人感受最是深切。

“看来,其他代表队中有人先一步破坏了帝陵。”

有人自言自语道。

“我们也得加紧度了,可不能落后了。”

一只代表队迅朝着某处帝陵深处的妖殿行去。

“混元老祖,你有没有感觉到地面在摇晃?”

正在密道里行走的叶凌月,觉得脚下有石块滚动。

她已经在密道里走了两天多,算算脚程,应该就要进入妖十三陵的地界了。

“主人,震动似乎是从前方传来的。”

混元老祖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难道说妖十三陵那里生了什么,我们还是加紧度,快些赶路。”

叶凌月有些担心帝莘等人的安危,脚下不由加快了几分,两人的身影,在密道里飞掠而过。

几大古族的族长从各自的帝陵快步走了出来。

其中就有夕仲和战漠北。

“你们也感觉到了?”

“听声音,好像是从蝠陵方向传来的。”

“难道说,有人闯入了蝠陵破坏了那里的帝王妖脉?”

几名族长面色难看。

可就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地面又是一阵摇晃,从蝠陵相反的方向,又是一阵异动。

“那是风蟒帝陵的方向,风蟒族长呢?”

几位族长留意到,血蝠族长和风蟒族长都没有出现。

不仅是这两个古妖族,还有两三个古族的族长在生异动后,也都没有现身,也不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还是遭遇了什么。

可每个帝陵除了本族人,其他妖族是不能擅自进入的,就算是其他几位古族族长有心查探,也无法进入对应的帝陵。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人族猎妖者已经入侵了。

“哼,那些人族倒是狡猾,选了最弱的血蝠族和风蟒族的帝陵,换成了其他帝陵,别说是破坏妖脉,只怕他们连入门都难。”

战漠北冷嗤了一声。

“不错,诸位族长不用长他人志气没自己的威风。老夫以为,他们能成功入侵那两座帝陵,也许并不完全是因为实力。我以为,这恐怕和北狱司有关系。”

夕仲一脸的意味深长。

“哦,夕族长此话怎讲?”

其他几名妖族族长听罢,一脸的意外。

人族猎妖者和北狱司有什么关系?

“诸位应该也都听说了,血蝠族和风蟒族以及另外几个小族,早年都归顺过北狱司。赤烨那小子,在失踪之前,最后一次现身是在人界中原地区的一场寿宴上,据说他被一名人族女奸细迷得神魂颠倒。也许,他已经背叛了妖族,和人族结成了联盟。否则,你们以为,凭赤太后一人,怎么可能重新夺回千狱城。”

夕仲族长一脸的老谋深算。

夕仲事后也分析过,赤烨中了自己的妖符,除非有实力堪比中级符师的存在,否则没人可以破解他的妖符。

纵观人、妖两界,有能力和如今的南幽都抗衡的,也就只有人族的九洲盟。

而这一次,派出人族猎妖者代表队的,也恰恰就是九洲盟。

“原来如此,赤烨妖帝当真是妖族中的败类,竟勾结人族。”

其他几名族长听了,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

“如果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几天,应该还6续会有帝陵被毁,必定也是和北狱司有关的几个妖族。人族接连破坏帝陵,必定实力大减,我们如今要做的,就是小心防御,坐等人族自投罗网。”

夕仲如此一说,其他几名族长恍然大悟。

几名族长这才各自散去,把守帝陵去了。

“夕兄,赤烨妖帝真的勾结了人族?”

战漠北狐疑道。

“勾结没勾结并不重要,你若是想恢复战痕声望,就必须让赤烨的名声跌到谷底。对了,可有战痕的消息了?”

夕仲睨了战漠北一眼。

“还没有消息,那小子,也不知搞什么鬼。南幽军撤退之后,他没有回到南幽都,也没有回战族,迄今没有联络我。不过夕兄你尽管放心,我已经把夕颜怀孕的消息传出去了,相信那小子很快就会知道。找到那小子后,我一定好好教训他,让他去给夕颜道歉。”

战漠北信誓旦旦道。

夕仲没有再追问,他也已经命人暗中去找寻战痕的下落。

不知为何,夕仲觉得这一次战痕的行径有些古怪。

而此时,战痕又身在何方?

在距离妖十三陵还有数十里的一片山林间。

战痕妖帝吞下了一颗解毒丹。

他的身旁,跟随着虎纹猫还有弦玉。

“妖帝陛下,您真的不回南幽都?你身上的伤势还没彻底好。”

虎纹猫一脸“关切样”。

“本帝要去妖十三陵。”

战痕的面色阴晴不定,他修长的指间,一颗时曜晶应声裂开。

战痕这阵子的运气,实在是倒霉到了头。

那一天,在千狱城被叶凌月暗算后,中了泄元香的毒,好不容易,找来了一名方尊,解开了这毒,虎纹猫却在这时候,带回了一颗时曜晶碎片。

时曜晶碎片里,正是他和弦玉欢好时的景象。

听虎纹猫说,类似的时曜晶,如今南幽军上下,几乎是人手一份。

不少妖兵还相互传阅,战痕如今在南幽都子民和妖兵们的心目中,已经成了昏庸无道、色(欲)薰心的代名词。

“妖帝陛下,都是奴婢的错。”

弦玉连忙跪下,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不管你的事,身为妖帝,难道找个女人都不行?更何况,本帝已经知道,这些时曜晶出自何人之手。”

战痕面上,因为愤怒,涌动着凶光。

战痕仔细一看那些时曜晶,就想起来,这种时曜晶,是南幽古族才有的一种特殊妖矿石。

该死的夕仲老贼,必定是恼火他没能攻下北狱司,才暗中动了手脚。

那不知廉耻的父女俩,居然还敢对外宣称,夕颜肚子里的杂种,是他的骨肉。

既是如此,他就如他们所愿,前去妖十三陵。

他要在所有人面前,揭穿夕颜和夕仲的虚伪面孔。

弦玉和虎纹猫在旁看着,都是暗暗欢喜。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