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夕颜怀有了身孕后,战漠北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嘘寒问暖着。

“夕颜,你怎么不早说。战痕那小子也是混账得很,你有了身孕这么大的事,他居然都不知道。你放心,他回来后,我一定让他向你认错,那女人,我一定让他处理掉。对了,你怀了身孕,身子金贵的很,怎么连个贴身侍女都没有。我这就派人去战族,让战痕的母妃来照顾你。”

“不用了,父亲。我身旁有人伺候,这几个月,我会住在南幽帝陵,不想有人打扰。”

夕颜对他心中厌恶,随口就就拒绝了。

“战兄,当务之急,是先联系上战痕。其他的事,相信他们小两口一定能解决。颜儿舟车劳顿,我还是先送她进帝陵,帝陵里的环境比外面好,你也不用太担心。”

夕仲三两句打了战漠北后,父女俩这才朝着南幽帝陵行去。

行到了僻静处时,夕仲让身后的人跟远些,自己则是和夕颜行在前头。

“颜儿,孩子的事,你太胡闹了。”

夕仲压低了声音怒斥道。

“父亲,你还骂我,不是你说,要让战痕承认这个孩子的嘛?”

夕颜咬紧了唇。

战痕偷(情)的场景,阴魂不散,不停在她脑中盘旋。

她此时心烦意乱,做错事的明明是战痕,父亲为何还要责骂他。

“我是打算让战痕承认,可并不是以这种方式,我原本是计划,你生下这个孩子后,将他养在南幽族,过几年,你们还没有子嗣,再以领养的方式,让战痕将他人认作养子。可你倒好,直接在战漠北面前说了。你生了那样的事,战痕已经心存芥蒂,若是这时候再养个孽种在身边,冠着他的姓氏,你若是男人,你忍得住?”

姜还是老的辣。

夕仲的城府,可比夕颜深多了。

他看了时曜晶里的东西后,就知道,战痕和夕颜的嫌隙,比他预想的还要深。

否则战痕绝不会在那么紧要的关头,去宠幸其他女人。

战痕原本步步为营,早已盘算好让战痕入套。

可被夕颜这么一闹,全完了。

“父亲,我没想到这一层。我当时也是被气疯了,我从未想过战痕会背叛我。他娶我时,明明说过,会永生永世对我好的。”

夕颜捂着脸,泫然欲泣。

她能忍受帝莘不爱她,可连战痕都背叛她,那她到底还剩什么。

“男人的话,又有几句是真的。更何况,这些年,你的确是对不住战痕。好在你怀孕的事,保密的很好,战痕有了孩子,一定会与你和好如初。”

夕仲暗暗庆幸,亏了夕颜怀孕的事,并无其他人知道。

“父亲,可是这孩子不是战痕的,只要他知道了月份,必定会怀疑。”

夕颜红着眼,她已经开始后悔了。

“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为今之计,只能是想法子,让战痕相信这个孩子是你的。好在我懂得一些秘法,能催生婴孩。孩子六个多月大时,务必要生下来,届时再告诉战痕,孩子是他的骨肉。只是那样一来,你和孩子都会很危险,你需走好准备。”

夕仲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夕颜自知理亏,也不敢再多说。

父女俩各怀心事,沿着帝陵密道往前走、

妖十三陵是一座庞大的陵墓建筑群。

这里是整个妖界的宗教圣地,陵墓里,不知生长了多年的草木蓬勃生长。

在林木的周围,还散落着大量的妖兽雕像。

这些雕像,有狮,有蛟,也有狼狐之类,或奔行或卧倒。

传闻这些妖兽,都是有灵识的,若是异族人进入,就会群起而攻之。

夕颜和夕仲父女俩在本族的帝陵里行走,自是畅通无阻。

一直走到了一座象牙白色的妖殿前,父女俩才再度停下了脚步。

眼前这一座,占地足有五六亩之大的巍然妖殿就是南幽古族的帝陵妖殿。

妖殿前,林立着一片片的汉白玉墓碑。

每一块墓碑,都象征着一名南幽族的族长。

在妖殿的入口处,则是一名巫祭雕像。

那是一名女巫祭,即便是雕像,但依旧是美艳惊人。

她有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长若瀑,方士袍翩然若飞,透出了一股出尘的气质。

细细看去,会现这名女巫祭和夕颜妖后又几分相似。

这名女巫祭同时也是这一座南幽妖殿的建立者。

传闻她也是南幽族历史上的第一名中级符师,她开创了南幽族历史上最强盛的一个时期。

夕颜父女穿过了一座座墓碑,到了那名女巫祭的身前,行了三跪九叩,祭祀之礼。

南幽妖殿,同时是南幽族祈福修炼之地。

南幽族中,只有十代都是贵族纯种的妖才能进入。

“颜儿,你可是想好了,真要在妖殿内闭关?”

夕仲一脸担忧地望着夕颜。

夕颜自小顺风顺水,这辈子唯一的跟斗,就栽在了帝莘身上。

这些日子,她日渐憔悴,夕仲这个做父亲的,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父亲,我想好了。妖殿内藏有第一巫祭的一些手抄本,女儿一定会潜心研读。至于战痕那里,就交给父亲你了。”

夕颜望了眼前方的妖殿。

幼年时,父亲曾找人替她批命,那时就有人说她的命格和第一巫祭相同。

父亲那时就让她修炼符师一道,可她那时,一颗心全都在帝莘身上。

第一巫祭虽然很伟大,可她年轻时,为情所伤,终生未嫁,孤老在妖殿里。

也许第一巫祭在符师方面,很是了的。

但是在夕颜看来,这位巫祭在感情方面,却是个胆小鬼。

她,夕颜,绝不会像第一巫祭那样,懦弱地躲在神殿里。

她一定要成为中级符师,她看得出,父亲至今不喜帝莘,必定不会为她找寻天劫桃花蛊木。

她只能是靠自己,待到太虚墓境开启后,她一定要夺得蛊木。

无论如何,她也要得到帝莘。

至于帝莘的那个所谓的双修伴侣,她一定要亲手除掉。

这一次,她不会像五百年前那样,再失去帝莘。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