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两具男女叠在一起的景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在场的,全都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那是什么事,个个面露尴尬之色。

“妖帝……轻点。”

“你个小妖精……看本帝今晚怎么收拾你,叫我痕哥哥,喊大声点。”

“痕哥哥,奴婢和夕颜妖后比,妖帝更喜欢哪个?”

“自然是你,夕颜那女人,每次都跟木头似的,本帝都怀疑她是天生那面冷淡,一点乐趣都没有。”

女人的声音和男人的声音不同,两者交织在一起,说出的动听。

这时,男人的侧脸显露了出来。

刚毅的脸上,此时满是迷醉的表情。

夕颜妖后身子一软,差点没跌倒在地。

影象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战痕妖帝本人。

尽管战痕从未在她面前露出过如此疯狂的表情,可那的的确确就是战痕。

就连他背后腰间的那一块疤痕都一模一样。

而在战痕身下的那女子,一时看不清脸。

男人挥汗如雨,女子小声求饶,打得很是火热,直到一阵踹门的声响,战痕妖帝的怒吼声传来,影像才慢慢消失了。

那名妖兵被摔倒在地。

战漠北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所有的目光,一间瞬看向了夕颜妖后。

目光中,有同情之色,但更多的却是带着特殊的意味。

想不到,看着如花似玉的夕颜妖后,在男女情事上,居然如木头一样,还是个冷淡的?

什么夫妻情深,什么只羡鸳鸯不羡仙,全都是假的。

女人啊,长得美又如何,没了衣服都一样。

还有那战痕妖帝也是,难怪唾手可得的千狱城又丢了。

这分明是沉迷男女的事,结果被敌人有机可乘。

夕仲老族长看到了这一幕,也是面色铁青,难看到了极致。

早前那些族长恭维奉承的眼神,这会儿就如刀片,飞了过来,让夕仲面上无光。

战痕有其他女人,这原本倒也没什么。

毕竟在夕仲看来,哪个男人不偷腥,更何况是战痕身为妖帝,身旁各色美女无数。

夕颜并不爱战痕,这些年,战痕也有过一些侍妾。

但那些都是场面上的事,为了防止战痕动了心,夕仲还在夕颜的避子香囊里,放入了一味战痕无法让其他女子受孕的药草。

所以夕仲父女都认定了,战痕绝不会背叛夕颜。

哪知道夕颜才刚生了那样的事,战痕就和其他女人上了床,而且还那般说夕颜,更要命的,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这岂止是打脸,简直就是踩脸。

夕仲老族长这时,也留意到了那块晶石。

他眉心一蹙,抓住了那名妖兵。

“这块晶石,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说,到底是谁让你来挑拨妖帝和妖后?”

“族长,小的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晶石,是前几天刚流传出来的,不仅是小的,南幽军营里,很多人都有。”

那妖兵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说的是大实话。

战痕妖帝忽然受伤,南幽军打败。

兵败如山倒,这些妖兵们一路往回撤时,士气本就不高。

可就在前几日,一些妖兵睡醒后,枕边就多了类似的这种晶石。

晶石里的影像,正是战痕妖帝在兵败当日,沉迷女色的场景。

一时之间,南幽军内怨声载道。

妖兵们都将战败的真正原因,怪在了战痕妖帝沉迷女色上。

战痕妖帝在南幽都的威望,也因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

那妖兵也是一时色心,才将这时曜晶偷偷藏了起来。

哪知道今日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抖了出来。

光是看妖后的脸色,那妖兵就已知自己今日是在劫难逃了。

整个南幽军的手中,都有这样的晶石?

那数量,没有上万,也有几千了。

夕仲认出来了,这晶石,分明就是他的书房里珍藏的时曜晶。

只是和他收藏的数十块大的时曜晶不同,这名妖兵带来的时曜晶显然是经过切割的,大小只有原来的百分之一。

这就意味着,有人潜入了他的书房,偷走了这些时曜晶。

那人必定就是早前破坏了血池符阵的那人。

夕仲老族长气得额头的青筋直蹦。

该死!

此人当真是歹毒至极,有意散播这些时曜晶碎片,诋毁战痕的同时,又狠狠地羞辱了夕颜。

若是让他查出了那人是谁,他必定要将那人千刀万剐。

“颜儿,这件事,个中一定有所误会。战痕对你之心,天地可鉴。他绝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战漠北心中暗骂着战痕。

这混小子,偷吃也就罢了,怎么还被人用时曜晶记录了下来。

如今千狱城重回北狱司之手,战痕又受了伤,声望大跌,这种时候,可不能再和南幽族闹僵了。

“误会,有什么好误会的?难道影像里的人不是战痕还是说那人是假冒的?我倒战痕为什么会兵败,原来是背着我和其他女人胡搞,还误了大事,战漠北,换成了是你,你会原谅他!”

夕颜声音尖锐。

战痕的背叛,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

“夕颜,你怎能这么说。战痕是你的丈夫,他用情专一,为了你,迄今从未娶过妾。放眼整个妖界,别说是贵族,就算是普通的妖中,又有几个可以做到。而你呢,你敢说,你这些年心中只有他一个人?再换句话说,你和他成婚这么多年,从未为他生下过一儿半女,他可曾怪罪过你?”

战漠北终归是长辈,好言相劝,却被夕颜训斥了一通,他心中不快,反唇相讥。

战漠北的话,无疑是雪上加霜。

夕颜满脸通红,好你个战氏父子。

一个骂她是(性)冷淡,一个骂她是不下蛋的。

她夕颜是堂堂的南幽族的公主,何曾被人这般奚落过。

一个个都嫌弃她不会生是吧,那她就生一个给他们看看。

脑中热血一冲,夕颜脱口而出。

“谁说我不会生,我肚子里就有他的子嗣!”

“颜儿!”

夕仲想要制止,已经是太迟了。

“夕颜,你真的有了?!”

战漠北一听,目光落到了夕颜的肚子上,脸上的愤怒之色,顿时被狂喜之色替代。

如有看到上章和这章重复的,重新翻回去看下,睡眠不足手抖错了,已替换大芙今天开始出门出差为期一周左右,更新努力保持八千。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