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说罢,就和混元老祖进了密道。

她早前,并不是很看好舞悦和赤烨这一对。

毕竟人妖殊途,赤烨又是妖帝,叶凌月深怕舞悦以后真的嫁到了妖界会吃亏。

可这一次,她到了千狱城,见过了赤太后,早前的观念就被颠覆了。

在这几日里,赤太后已经不止一次表露出想要赤烨成亲,自己抱乖孙的念头了。

她就只差说,只要对方是个母的,她都能接受这样的话出来了。

叶凌月看得出来,舞悦要真嫁给了赤烨,赤太后对她,只怕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好。

对于自小没有双亲的舞悦而言,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叶凌月决定,这一次去了妖十三陵后,要想法子和帝莘捣鼓捣鼓,把舞悦和赤烨凑成一对。

叶凌月搁下了这句话后,就走人了。

赤太后愣了好半晌,才回过了神来。

“凌月丫头啊,你先别走啊,把话说明白了,什么儿媳妇?我那不孝子看上哪家姑娘了,那姑娘今年几岁,家里有几口人啊……”

赤太后急得直跳脚,冲着密道嚷嚷着。

只是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身影。

赤太后一脸的失望,过了片刻,她皱了皱眉,忽然想起了一些往事。

“糟糕,忘记提醒凌月了。关于妖祖的魂魄……也许妖祖不恢复还更好一些。”

赤太后已经从叶凌月的口中,知道了帝莘的灵魂残缺的事。

叶凌月口中的描述,如今的妖祖和赤太后以前认识的妖祖,可谓是大相径庭。

但若是妖族的魂魄齐全了,那会不会又变成以前的妖祖?

赤太后想起了数百年前,那个让整个妖界都为之色变的传奇男子。

比起妖祖来,赤太后这个所谓的铁血太后,根本就不算什么。

赤太后的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她只希望,叶凌月这一程去妖十三陵能一切顺利。

北狱司的战火,已经被扑灭。

最早接到消息的,并非是九洲大本营的几只代表队,而是……

夕颜怀孕后,夕仲护送她到了妖十三陵。

由于怀孕的缘故,夕仲放慢了脚程,直到千狱城的事生时,夕仲才刚护送夕颜到了妖十三陵。

与帝莘等人的偷偷摸摸不同,南幽古族这阵子,因为战痕攻打千狱城的事,一时风光无二。

由于早就得知了人族会入侵,妖十三陵的入口,被多个古族的族军把守,其中就有战痕的本族战族。

“夕族长,恭喜恭喜。”

一看到南幽古族的车马,一群古族族长就围了上来。

每个人脸上都堆着笑,纷纷向夕仲道喜。

“哦?何喜之有?”

夕仲隐约也知道这些族长为什么这么热情的原因了。

算算日子,战痕应该已经攻下了千狱城了,妖符剑入体,赤太后必死无疑。

赤太后一死,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战痕的军队。

“战痕妖帝攻下千狱城,赤太后陨落,很快妖界就要是南幽都的天下了。”

各位族长也都是见风使舵之人,得到了消息后,就忙前来恭贺。

虽然都是古妖族,可这些年来,南幽族、战族、赤族一直是几大古族中最强的。

南幽族和战族因为联姻的缘故,算是联盟。

“诸位族长,客气了。”

夕仲也是一脸的含笑。

他朝着妖十三陵的某个方向看了看,那是赤族的帝陵所在地。

驻军不见几个,稀稀拉拉,一片颓废之势。

国都亡了,还谈什么帝陵。

赤族和南幽族的恩怨,古来有之。

赤族精通的是妖纹,南幽族精通符阵之法。

早前两族一直相互较劲,争论到底是妖纹厉害,还是符阵了得,多年来,一直不分胜负。

战痕攻下千狱城,意味着北狱司即将亡国,赤族灭族也是不远了,如此一来,南幽古族就占了绝对的上风。

夕仲更是打定了主意,这一次等到夕颜产下孩子后,他就想法子,把赤帝陵也要过来。

反正赤太后已经死了,只要南幽古族只要占据了赤族的帝王妖脉,南幽古族的气运必定会更加鼎盛。

“亲家,你怎么来了?”

夕仲正打着如意算盘,就见战族族长战漠北走了过来。

战漠北也是战痕的父亲,也是夕颜的公公。

看到了战漠北时,夕仲神情一紧。

他没想到,这次战族的族军竟是战漠北亲自带领的。

夕仲看了眼身后,夕颜就在马车上。

“千狱城的消息你可是听说了?听说赤太后死了,战痕那小子刚攻下了千狱城。”

战漠北满脸的骄傲,特意在其他族长面前高声说道。

他早就看到夕仲的车队了。

这些不长眼的家伙,明明攻下千狱城的是他的儿子,每个人却只知道恭维夕仲。

战漠北对于夕仲父女俩还是有些怨言的。

战痕娶了夕颜后,事事都以夕颜为先,连带着对南幽古族的照顾也比战族多得多。

当初划分族落领地,战痕还把土地最丰美的地区给了南幽古族。

这也就罢了,毕竟儿子喜欢就好。

可夕颜和战痕都成亲几百年了,夕颜的肚子一直没消息,这让战族族长背地里,很有些怨言。

“战族长,好久不见。”

夕仲只想快点进入南幽帝陵,摆脱这些麻烦的族长。

“这马车上的是?”

哪知夕仲越是要遮掩,战族族长就越是好奇。

夕仲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父亲大人,是我。”

车上,夕颜也听到了战漠北的声音,已知事情不妙。

她见掩饰不下去,就从马车上下来了,冲着战漠北行了一礼。

却见她五官娇媚,因怀了身孕的缘故,又多了一番柔弱的风姿,动人的紧。

“颜儿,怎么是你?”

战漠北很吃惊会在妖十三陵看到夕颜,他还以为,夕颜是和战痕一起御驾亲征的。

战痕娶了夕颜后,一直如珠如宝,平日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带着夕颜在身旁。

可如今,攻打北狱司这么重要都事,夕颜没有同行,而且看她的面色有些差,难道说,小两口吵架了?

战族族长不由想起了早些日子的一个传闻,传说妖族帝莘出现在了人界。

~月底了,手头还有月票的投一投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