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早前的那几名地煞君主不同,眼前刚出现的这名地煞君主,虽然身形上比其他地煞君主要矮一些。

可“他”身上的气势却是丝毫不逊。

战痕已然意识到,眼前这人,就是今晚千狱城这一场战争的真正掌控者。

说话间,那一把符剑嗡的一声,拖着一条血红色的尾光,落到了叶凌月的身旁。

今夜,这把妖符剑可算是大开杀戒。

方才一路上,叶凌月已经用妖符剑它击杀了大量的妖兵。

妖兵的生命力被吸收后,剑身上,已经覆盖了大量的血脉纹路。

叶凌月甚至能清晰感觉到,这把妖符剑生的变化,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这把剑就会形成剑妖了。

看到了符剑,再看看身后血光弥漫的千狱殿。

战痕妖帝忽然明白了什么。

“赤太后根本没有死!你和赤太后是一伙的!”

战痕意识到,自己和南幽都的这些妖兵,全都中计了。

这一座华丽的千狱城,只是个诱饵。

赤太后和面前这位来历不明的将领,分明就是在瓮中捉鳖。

“你倒还不算太笨,只不过,你现在现会不会太晚了些。战狼军已经全军覆没,八成以上的南幽都的妖兵阵亡,南幽帝战痕,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叶凌月冷冷说道。

战痕的额头,青筋犹如蚯蚓般扭动不止。

“我杀了你!”

战痕的体内,忽然出现了大量的妖纹,那妖纹迅漫布丛生,多如毛。

原本已经妖力耗损近乎一空的战痕,身体里,爆出了一股惊人的妖力。

他一步蹿出,妖力就如漫天的霞光。

妖力所到之处,数名地煞君主的身躯,应声而裂,竟是被直接撕成了两半。

“不好。”

叶凌月没想到,战痕穷途末路之时,会爆出如此可怕的妖力。

妖帝就是妖帝,就算是中了毒,盛怒之下,攻击力还很是惊人。

叶凌月并不知道,战痕爆出来的,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妖术。

这是战族的一种特殊的妖术,在极端的时间里,能够燃烧一部分的生命力转化为妖力了。

但是这种妖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刻钟左右,而且副作用很大。

若非是今天战痕真的被气疯了,他绝不会贸然使用这种妖术。

在妖术的作用下,战痕锐不可挡。

他冷峻的脸上,弥漫起了一片疯狂之色。

逼退了数名地煞君主后,战痕疾掠而出,迅雷般,挥起了一掌,朝着叶凌月霹去。

战痕是恨极了叶凌月,恨不得将“他”当场击毙。

听得掌风猎猎,叶凌月就知道这一掌非同小可。

她心神一动。

那把妖符剑突刺而出。

战痕已经尝过了那妖符剑的厉害,不敢硬拼,被逼退了几步。

战痕数次进攻,都被叶凌月用妖符剑逼退。

这时,天边已经渐亮。

战痕体表的妖纹也渐渐黯淡,他心知自己无法久战,可对方手下的地煞君主和那把妖符剑轮番出手,他根本没有法子击杀对方。

“妖帝陛下。”

正是这时,一只南幽军队赶至。

战痕也知无力再战,迅在这些妖兵的掩护下,朝着城外撤去。

几经波折,那一只妖兵队伍又折损了一半。

战痕才在妖兵的掩护下,逃成了城门口。

出了城门,战痕已经是精疲力尽,他回头去看千狱城。

想起昨日,自己金盔铁甲,带了数万精兵,占领了千狱城。

可是一夜之间,他就丢盔弃甲,灰溜溜从千狱城逃出。

再想起了夕颜的背叛,战痕身躯一震,再也忍不住,喷出了一口血。

“妖帝陛下!快,护送妖帝陛下离开。”

妖兵们惊呼着,慌忙扶着气得吐血的战痕,急急逃离了千狱城。

城楼上,叶凌月脱下了头盔,迎着晨风,看着战痕和他的妖兵一路狼狈地逃离,她的唇不由扬了起来。

她没有命人去追战痕,穷寇莫追这道理,叶凌月还是懂的,更何况,在叶凌月看来,眼下还不是战痕死的时候,否则就白白浪费她策划的那一出出好戏了。

战痕败退之后,虎纹猫趁着南幽军撤退之际,临走前,再见了一次叶凌月,将弦玉的那块晶石交给了叶凌月。

“主人,你要这玩意想要干什么?”

虎纹猫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好奇心杀死猫,虎纹猫半路上,没忍住,偷偷查看了下这块晶石里的东西。

现这里面,居然是一段影像。

影像里,正是战痕和弦玉时的场景,有生有色,简直就是活春宫嘛。

说来,主人似乎还没嫁人,她拿这种东西干什么,不会是想留着自己看吧?

虎纹猫脸上有些红。

“你说这块晶石?可不要小看了这块晶石,这玩意是我从南幽古族里顺手拿过来的,叫做时曜晶。一小块时曜晶,就可以记载一段影象。你想,若是这么一块时曜晶落到了夕颜妖后的手中,她会是什么感想。再或者说,南幽都的那些妖王妖将们,得知自己的妖帝,因为女色,丢失了千狱城,你觉得,他们又会有什么感想?”

叶凌月自是猜到了里面的影像,她冲着虎纹猫眨了眨眼。

虎纹猫笑不出来了。

他终于明白,叶凌月为何没有在千狱城直接置战痕于死地。

可以预见,战痕逃离了千狱城后,等待他的将会是比死更要痛苦百倍的折磨。

古人诚不欺我,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虎纹猫突然同情起战痕妖帝来。

“怎么,觉得我很歹毒?”

叶凌月挑挑眉。

“不敢,主人所做的一切都有主人自己的道理。”

虎纹猫跟随叶凌月的时间并不长,但他能肯定,叶凌月是一个赏罚分明的人。

“严格上说,战痕和我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战痕曾经害过一个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我不杀战痕,是因为我知道那人,更喜欢自己手刃了仇人。我教训战痕,则是因为我想替那人讨回一点彩头而已。”

叶凌月将那块晶石收好了,这才放出了一头方鹤,前去通知赤太后等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