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不知道,主人身体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看样子,主人自己都不知道那神秘东西是啥。

鼎灵又惊又讶,若是它能化为人形,它这会儿的嘴巴一定是合不拢的。

可它也不敢呛声,生怕打断了主人丹田的修复。

此时,叶凌月才从休眠中,渐渐苏醒了过来。她体内的丹田,也归于沉寂。

在叶凌月苏醒的那一刻,她的元神的深处的那一道异光,也随之消失了。

它就好像是过境的流星,一闪而过,没有留下多余的痕迹。

“嘤嘤,主人,你吓死小鼎了。”

叶凌月睁开眼时,就见了乾鼎跟一团旋风似的,飞扑了过来。

“放心,我死不了。”

叶凌月也很意外,自己的元神居然没有遭遇重创。

那五名暗黑方尊呢?

叶凌月看了看四周,这一看,连叶凌月自己都不由一愣。

密室内,血池已经损毁,那血符也早已不知所踪。

那几名暗黑方尊的尸体……

“怎么会这样?”

叶凌月看着地上,近乎风干的方尊的尸体。

她再看看时辰,现自己只不过休眠了大概半个时辰,可就是在这半个时辰里,生了什么事。

“主人……这些都是你做的。”

鼎灵迟疑了下,还是决定把刚才的所见所闻都如实告诉叶凌月。

听说自己居然和符剑那样,吸食了生命力,叶凌月不由大惊。

她快走了几步,打开了密室的门,室外的情景,也让她大惊失色。

密室外,是一个寂静的庭院。

南幽古族是妖界为数不多的,少受煞气影响的地方。

这里地处一处山谷内,冬暖夏凉。

夕仲为了便于夕颜养伤,让她居住的这一处庭院,可谓是整个南幽古族里最美的一处庭院。

庭院里原本有小桥流水,鸟兽虫鱼,原本很是雅致。

可这时,庭院里的所有的植物乃至是动物,全都已经没了生命力。

鱼翻着肚白,浮在了水上。

草木枯萎,还有几名侍妖族侍卫和侍女,也倒毙在地。

整个小院,除了叶凌月外,死气沉沉,毫无生机可言。

一股寒气,从叶凌月的脊梁上腾起。

这些人和生灵,都是她害的?

她吸干了他们身上的生命力。

她怎么会……叶凌月再审视着自己的元神。

元神和早前丹田自爆前相比,非但没有衰弱,反倒变得更加强盛,就连她体内那一颗本该碎裂的丹田,也好好地在那里。

丹田里,还多了一股充裕的元力,想来,是那几名方尊的生命力都被自己吸食了的缘故。

叶凌月浑身冰冷,如果鼎灵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她的体内,到底是什么?

那玩意,甚至比符剑更加霸道歹毒。

“主人,对于恶人,以杀止杀,并没有什么不对,你也不需要太自责了。”

鼎灵出声安慰着叶凌月。

南幽古族的这场浩劫,说来也都是因果报应。

若非是夕仲歹毒,想用符剑击杀赤太后,就不会有今日叶凌月的“自爆丹田”,叶凌月体内的那神秘存在,怕也不会立刻显出行踪来。

叶凌月再审视了下,元神内,并无异常,也找不到任何鼎灵所说的神秘存在。

“罢了,事已至此,再想挽回也无济于事了。血池已经损毁了一个,想来血池符阵也已经损毁了。既然到了南幽古族,不妨在这里探一探,也许还能现一些信息。”

叶凌月叹了一口气一声,走出了密室。

这一座小院,本就是族长栖息之地,夕仲离开后,那七名方尊奉命守护这里。

平日,除了三餐送饭的时间,南幽古族的人是不敢轻易进来的。

这倒也方便了叶凌月在小院里搜索。

小院不大,叶凌月很快就走了个大概。

中途,她还现了的一间类似于书房的地方。书房里,她还现了一个俺格,格子里,有一些曜晶和一些妖丹,叶凌月也一并收走了。

离开了书房后,叶凌月走进了了一间房里,房中,还残留着脂粉香味。

那是夕颜花粉的香气,叶凌月记得,夕颜妖后身上也有这种花粉的香气。

听说夕颜妖后独爱夕颜花,她成为妖后后,就下令南幽都上下,只有她一人可使用夕颜花香。

想来,这间房不久前还是夕颜妖后居住的。

叶凌月在房内,找到了一些书信。

看着署名,是战痕妖帝写给夕颜妖后的。

信中,战痕妖帝的宠爱之意,跃然纸上。

可看样子,夕颜妖后并没有回信。

看来这对帝后的感情,并不是很深。

夕颜妖后,还是对帝莘不死心。

叶凌月撇撇嘴,将信丢到了一旁。

“这是?”

除了书信外,叶凌月还在夕颜妖后的榻上现了几瓶丹药。

她打开了丹药闻了闻,这一闻,叶凌月的眉头微微一挑,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

这几瓶丹药,都是养胎的药。

而且看着药效和配方,应该是刚怀孕不久,最多不过两个月。

夕颜妖后有身孕了。

这些丹药,透露出来的,可不仅仅是这些讯息。

产妇本身,应该是常年小产,导致母体受损,很容易滑胎。

堂堂妖后,为什么会习惯性小产。

战痕和夕颜成亲多年,一个子嗣都没有。

战痕深爱夕颜妖后,自然不可能让夕颜妖后多次滑胎,唯一的可能,就是夕颜妖后不愿意替战痕生孩子。

但是常年小产,夕颜妖后的身子已经亏损的厉害。

她这次若是再不生下孩子,以后怕再也不能有身孕了。

所以夕颜不得不要、留下这孩子。

叶凌月心神一动,想了起来。

两个月前,夕颜还在通天部落,还受了唐雷的侮(辱)。

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不是战痕妖帝的。

堂堂的南幽都的妖后,居然坏了人族的血脉,这件事要传出去,战痕妖帝的这一顶绿帽子可是戴牢实了。

届时夕颜妖后在妖界,只怕也站不住脚了。

难怪夕仲族长会丢下血池符阵这么重要的事,亲自护送夕颜妖后。

只是,这么一来,夕仲绝不能将夕颜妖后送到战痕的身旁。

父女俩又会去哪里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