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符剑吸干了赤太后最后的生命力,赤太后就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叶凌月的脚步微移,往前垮了一步。

她才一动,符剑随之一动,剑身嗡嗡作响。

四周,大量的煞气朝着叶凌月涌去。

叶凌月往后一退,那妖煞之气,又迅收了回去。

叶凌月想了想,忽的盘腿坐下,缓慢运起了身上的“神蚕诀。”

叶凌月的神蚕诀,如今也已经炼制了第二重,能够形成一个分身。

叶凌月的真身旁,立时多了一个元神分身。

那把符剑,显然没有提防到,对方会使用元神分身。

叶凌月的肉身坐在那一动不动,迷惑了那把符剑也是一动不动。

趁着这一个障眼法,叶凌月的元神一瞬,就钻进了那一把符剑里。

元神进入了符剑的一瞬,叶凌月就觉冰寒刺骨。

明亮的内殿消失了。

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黑雾。

那团黑雾,和符剑周围的煞气很是相似。

好在叶凌月对煞气本就不畏惧,她行行走走,倒也畅通无阻,很快就穿过了这片迷雾。

前方,听到了一阵咕咕咚咚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沸腾。

叶凌月狐疑着,又往前走了几步,眼前出现了一口池。

池子很大,像是一小口湖。

池中的水,是粘稠的鲜血。

叶凌月可以断定,这不是一般的兽血,而是货真价实的人血。

这么大的一口池,如此多的血,那些鲜血,不停地沸腾着,浓厚的血的气息,让人不禁有种窒息感。

在血池的中间,有一把和符剑长得如出一辙的妖剑。

但妖剑足有十余尺高,在妖剑上,捆绑着一人。

透过厚重的血气,叶凌月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赤太后!”

叶凌月不由脱口而出。

妖剑上,被无数铁链死死困住的那人,不正是赤太后!

确切的说,那是赤太后的元神。

叶凌月万万没想到,赤太后的元神,会被困在妖剑里。

无论是人还是妖,元神就如生命之火,一般人,只有一个元神,一旦元神受重创,轻则致残,重则身死。

难怪叶凌月早前无论怎么救治,赤太后都无法苏醒,而且根本没法子找到缘由。

如果不是叶凌月今日,斗胆一试,亦或者叶凌月根本不懂神蚕诀,无法元神分身,只怕赤太后都是难逃一死。

许是听到了声响,妖剑上,几近昏迷的赤太后的元神,动了动。

她艰难地抬起了头,看向了血池旁的叶凌月。

“你是何人?”

赤太后的元神,已经很虚弱了,身子也近乎透明,看上去随时都会溃散开。

她并不认识叶凌月。

“我是小九念的干娘,也是赤赤的朋友。你重伤后,我和赤赤她们一直在千狱城照顾你。”

叶凌月忙说道。

她知道赤太后眼下很虚弱,应该尽量保持生命力。

“你是叶凌月?本宫早就想见你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相遇。”

赤太后苦笑,她早就听说过叶凌月,见面却是第一次。

“凌月也是久仰赤太后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

叶凌月面对这位在妖界大名鼎鼎的赤太后,也是颇为敬仰,抱拳行了一礼。

换成了其他人,在这样的境况下遇到赤太后,再说这番话,赤太后必定认为她是有心嘲讽,

可叶凌月不同,她话语见,眸子清澈见底,坦诚真挚,这让久在深宫居住的赤太后也不由信了她的话。

“凌月姑娘,赤赤和小九念可都还好,我这个做长辈的,也是无用,连自保都不能。”

赤太后歉意道。

“太后无需自责,这一次,也是战痕和南幽古族卑鄙下作,利用太后的爱女心切,才会着了道。小公主和九念都很好,小公主已经收服了赤狱军和一众臣子,开始谋划北狱司的事务。还有一个消息,赤烨妖帝也尚在人世,只是他和你一样,身中妖符,如今和我的另外几名同伴在一起。”

面对赤太后,叶凌月索性就说出了真相。

“此话当真!那不孝子真的没死?”

赤太后神情激动,那双满是疲惫的美目里,顿时噙满了泪水。

被称为铁血太后的赤太后,早年丧夫,她没有哭。

国家危难当前,她没有哭。

可唯独听到了一双子女都还安全时,她不禁热泪盈眶。

她那副,强撑了多年的肩,在这一刻,终于忍不住,垮了下来。

欣喜、疲乏的泪,肆意横流。

“不好意思,本宫失态了。该死的南幽古族,不仅害了我,还害了赤烨那小子。”

赤太后激动之后,神情又恢复了凝重。

知子莫若母,赤太后对赤烨的脾气很了解。

那小子,若非是真的遇到了千难万难的境况,是绝不会不回来的。

那孩子,只怕眼下也是自身难保。

虽然赤烨没死,她也能勉力支撑,可她自己也经历过符剑的折磨,自从元神被妖剑禁锢之后,赤太后就一直想方设法,想要摆脱。

可她越是努力,身上的生命力消失的越厉害。

她原本还以为,自己会很快就油尽灯枯,被符剑彻底吸干了生命力,魂飞魄散。

可就在赤太后频临绝望时,她忽然现,她日渐减少的生命力,又增长了一些。

她能感觉到有一股潺潺如流水的生命力,每天都在不断的注入她的元神。

尽管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就是靠着那一股特殊的生机,她的元神这些日子以来,虽说是虚弱了很多,可始终没有彻底灰飞湮灭,而是一直苟延残喘着。

否则叶凌月今日,也没有机会能看到赤太后。

听赤太后说完,叶凌月才意识到,赤太后所说的那一股神秘的生命力应该就是叶凌月的白色鼎息。

早前叶凌月还以为,白色鼎息对赤太后没什么好处,可如今看来,倒是她小看了白色鼎息。

这些日子,尽管赤太后药石无医。

可叶凌月始终坚持用白色鼎息替赤太后调理,她无意中的举动,想不到却帮了赤太后大忙。

“难道说,白色鼎息对元神修炼也有好处?”

叶凌月暗暗想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