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缺的脚边,是一块令牌。

令牌上,刻有“中原”两字。

是中原侯,居然是中原侯。

他没有死,他又回到了古九洲。

方才那小鬼说,中原侯是叶凌月的师傅。

原来,那女人真的有靠山。

而且是中原侯这座屹立了多年不倒的大靠山。

宁缺跪倒在地,狗爬到了紫堂宿的面前。

“中原侯,求你饶过小的。小的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

宁缺偷眼去看紫堂宿,对方的眼底,一片冰冷。

他回想起了自己这些日子来,对叶凌月做的一切。

中原侯的那双眼,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

宁缺只觉得浑身僵硬,求饶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他咬了咬牙。

“小的愿以死谢罪。”

宁缺抬起了手掌,一掌击向了身前。

体内的元丹应声而裂,宁缺的面色白,身子晃了晃,无力地倒毙在地。

小乌丫和小吱哟等都满脸的震惊。

两小家伙没想到,宁缺会如此干脆地自裁。

云笙在旁看着,柳眉挑了挑,眼底隐隐有暗芒闪动,却也没有多说。

面对宁缺的尸体,紫堂宿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他走到了宁缺的尸体前,紫色的眸里,闪动着讥讽之色。

“死不足惜。”

一簇黑色的火,落到了宁缺的身上。

“难道紫堂尊上还要毁尸灭迹不成?”

云笙诧道,看不出,看着风轻云淡的紫堂宿还是赶尽杀绝之辈。

火碰到宁缺的尸体时,宁缺尸体上,一缕萤火虫光似的元神钻了出来。

“中原侯饶命,饶命啊!”

一声声惨叫,原来宁缺很是狡猾。

他也知中原侯一倒,自己平时的所作所为,中原侯一定不会饶过他。

他就狠下了心肠,索性施了苦肉计。

丹田碎裂,自裁谢罪,虽然会让他修为尽丧,但是至少能保证他的元神能得以保留下来。

以宁缺的老奸巨猾,只要元神不灭,就可以夺体重生,假以时日,必定又要兴风作乱。

他打得一手好算盘,以为“假死”即可瞒天过海,哪知还是一眼被识破了。

黑火点燃了元神,宁缺的叫声渐渐消失,彻底魂飞魄散了。

至于他的尸身,也被紫堂宿一把火清理干净了。

天渐渐亮起。

黎明后的天空,显得分外明亮。

“中原侯有令,九洲盟上下,退出中原地区。”

一时之间,古九洲和中原地区的天际,有一道低沉的声音,迅扩散开,清晰地落到了每个人的耳里。

那些还在激战的妖兵和猎妖者抬起了头来。

天空,只有晴空白云,哪里有中原侯的踪影。

可那声音,仿佛有神秘的力量,又如某种梵音,听到了声音的人,放下了手中武器,内心有一股力量,驱使着他们放弃纷争,战事终歇。

妖界入口,小吱哟和小乌丫都目瞪口呆着。

那黑色的火,好厉害。

连元神都能一下子化为了灰烬。

虽然早就听说孤月海的这位紫堂祖上乃是罕见的黑火拥有者,可真正见他用黑火杀人,还是很吓人的。

可偏这个人,长得犹如谪仙般,玉骨冰肌,杀了人后,看上去还是那般的圣洁无瑕。

云笙方才也是看出了宁缺元神未灭,即便是紫堂宿不出手,她最终也会收拾了宁缺。

只是她没想到,紫堂宿也现了。

而且那黑火……云笙唇动了动。

“你……是那个地方的人?”

紫堂宿长睫微颤,就如扇动的蝶翅,没有说话。

沉默是最好的答案。

小吱哟和小乌丫瞅瞅紫堂宿。

那个地方,是哪个地方?

紫堂尊上,不就是孤月海的人嘛?

“请你离月儿远一点,你们这样的人,只会害了她……她经不起第二次伤害了。”

云笙以一个母亲的语气恳求着,语气却又很强硬。

“迟了。”

紫堂宿吐出了两个字后,抿紧了唇。

“迟了是什么意思?月儿的事,我自会处理,无需外人插手,还请你离开。”

云笙说罢,转身就欲走向妖界。

她已经动用了神力,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去妖界寻月儿。

可刚走到了妖界入口,云笙神情骤变。

前方,妖界入口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云笙快走几步,想要制止妖界入口的消失。

可她才一碰触到那结界,就觉一股斥力扑面而来,她不由往后退了数步,直到妖界入口完全消失,她再难靠近。

“盟约,破了。”

紫堂宿的紫眸,越深沉,没有人看得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紫堂尊上,你说的是什么九州盟和中原地区的盟约?这关妖界入口什么事,入口没了,我们怎么进入妖界,老大怎么出来啊?”

小吱哟和小乌丫一脸的紧张,抓着紫堂宿的衣袖不放。

“盟约错了。”

紫堂宿摇了摇头。

世人都以为,所谓的盟约指得是他主持下的,九洲盟和中原地区的盟约。

可事实上,当年与他立下盟约的,并非是中原地区。

即便是两大妖帝,也还不够资格,和他定下盟约。

有人,已经闯入了那里……那里的人,终于要醒了吧。

想起了那一日,预见的那一幕,紫堂宿的手指不由收紧。

紫堂宿的话,让小吱哟和小乌丫更加不解。

“不用求他,他那样的人,根本没有心,只怕收了凌月为徒,也是别有用心。我会想法子,重新开辟妖界入口,不过,我要先离开这里一趟,你们在这里等着我。”

云笙一脸戒备着,将两个小家伙拽了过来。

紫堂宿没有动怒,也没有说话。

对他而言,旁人的责备、褒奖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小吱哟和小乌丫都感觉到了,平日看着笑眯眯的云姨,好像很讨厌紫堂尊上。

不过紫堂尊上的确怪怪的,话说的惊人,跟木头似的,白长了张这么好看的脸哎。

“云姨,你真有办法?”

小乌丫紧张兮兮着。

云笙点了点头了,抚了抚两小家伙的脑袋。

“你们不用担心,你们老大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我先送你们回金角部落,短则半月,多则两个月,我一定会想法子重新开启妖界入口。”

云笙说罢,很是不善地抱着两小家伙,迅离开,留下了紫堂宿和三界鹰。

~作者君:最近卡文了,大芙得理一下稿子,然并卵,即便这样大芙也要讨月票,万字更好久了,爪子好疼

读者众:你脸皮肿么这么厚

作者君:咦,你们不就是喜欢刀枪不入的厚脸皮芙么

师父紫:死不足惜

作者君:怒!造反你丫,活该美娘亲不待见你,不懂得讨好丈母娘的活该没老婆

帝莘:哇咔咔,级受待见的本尊出现了

作者君:先搞定了你家狐狸丈人再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