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角妖王和众妖将走出营帐一看,只见营帐外,金角部落的妖兵们一排排一列列,严阵以待。

那妖兵的数量很是惊人。

从王帐排起,一直蔓延开,一眼看过去,不仅仅是金角部落的妖兵,就连早前通天部落招募过来的妖兵也都在。

数量之多,至少也有十万众。

这些妖兵,就算是金角妖王本人要召集,也很难在夜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聚集在一起。

“军令未出,谁让你们在这里集结的?本王命你们退下!”

金角妖王怒斥。

那些妖将们忙上前,训斥着部下,让他们撤了。

可古怪的是,这些妖兵听了军令后,都一动不动,对金角妖王和妖将们的命令视若无睹。

“没有我的命令,他们谁都不会走。”

身后,云笙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悠然,恍如寒冬腊月里的一盆冷水,将金角妖王浇了个透心凉。

“你的命令?你凭什么命令我的兵士。”

金角妖王纳闷着。

“都退下吧。”

云笙摆摆手,那些妖兵个个目不斜视,收兵撤退,井然有序,不过几个呼吸,就没了踪影。

金角妖王一口气哽在了喉咙里,差点没郁闷死。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事实摆在眼前,金角妖王不得不服软。

“他们听命于你,建立在王权之上,而我的命令,则是本能。你说,到底是王权有用,还是本能有效?”

云笙乃是神兽九尾天狐,又是医佛,即便是她到了人界,压制了自身的修为,可她那一身常年累月积累下来的信仰之力,足以震慑万兽。

无论是袭击九洲大本营的妖兽们,还是金角妖王的数万名妖兵,本能里都对云笙尊敬无比,犹如神明。

云笙的命令,已经凌驾在金角妖王之上。

金角妖王很是泄气,但他也明白,金角部落这一次恐怕真的只能靠这女人了。

她甚至不需要和自己的合作,反正妖兵都不听他的。

“你放心,我对你这妖王的位置没什么兴趣。我只是不想宁缺的阴谋得逞,明日黎明过后,宁缺就会派人来袭击。到时候,你只需开启妖路,带领金角部落的精锐,往妖界入口遁逃。只要将九洲大本营的人引到那里,余下的事,交给我即可。”

云笙简单地叮嘱了一番后,飘然而去。

见对方连妖路的存在都知道,金角妖王只能是依计行事。

天一亮,云笙就和九洲大本营的人会合。

天还未彻底大亮,五六千人,由宁缺的带领下,在黎明的黑暗的掩饰下,一起朝着金角部落的方向飞掠而去。

才刚靠近金角部落的上空,就听到有哨箭射出。

有妖兵大喊。

“人族猎妖者来了!快,护送妖王和族中的老弱病残从妖路离开!”

金角部落的营帐里,顿时乱作一团。

宁缺在高处听得分明,鹰目里戾气如火苗般蹿动。

真是连天都要助他,金角妖王狗急跳墙,居然开启了妖路。

要知这条妖路乃是古九洲通往妖界的一条秘密通道,也是唯一一条,最安全的道路。

只要踏上这条妖路,就能顺利抵达妖界入口。

过去数百年间,九洲盟用尽了法子,都没能打听到这条妖路的行踪。

“传令下去,兵分两路,一路袭击金角部落,一路随着本盟主前去追杀妖族余孽。”

宁缺目可夜视,只见他眸光一凝,只见金角部落的王账里,金角妖王掠了出来。

他衣衫不整,在几名的妖兵的护送下,朝着一条隐秘的小道遁去。

还有上千名老弱妇孺,也全都尾随在后。

宁缺眼见机不可失,身后的队伍顿时一分为二,成了百余名宁缺的亲卫,其余的猎妖者,都尾随着他,踏上了妖路。

宁缺一离开,余下的四五千名猎妖者犹如饿狼扑食,朝着金角部落的营地去。

可就在猎妖者们掠到了低空,扑向了一个个看上去毫无防备的营帐时。

只听得营帐里,无数的飞箭射了出来。

那飞箭锋利无比,只听得“噗噗”数声,竟将数名小神通境的武者的护体罡气直接射穿。

知道那些猎妖者从天空跌落,他们都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在他们的胸口上,插着一枚枚戮神箭。

这些天罡箭,是叶凌月降服了金角妖王后,送给金角部落的见面礼。

早前金角妖王一直舍不得用,这次这些箭却是派上了大用场。

带着天罡之力的戮神箭,连一般的主神不小心都会着了道,更不用说这些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九洲盟的猎妖者们。

箭,就如扑翅的飞蝗,一瞬间就击杀了数百名猎妖者。

可他们的身后,又传来了一阵冲天的杀声。

早已准备好的金角部落的妖兵们,从营帐里冲了出来。

那些猎妖者们眼看形势不对,祭出了身上的护体灵器。

一时之间,金角部落里,各种绚烂的武学功法和灵器漫天飞舞。

金家部落埋伏的妖兵,数量太多,数倍于猎妖者的数量,他们摆明了使用人海战术,猎妖者们渐渐体力不支。

“撤!撤出金角部落!”

猎妖者们眼看形势不对,朝外掠去,可是他们才刚逃到了金角部落的营门口,就听到一阵阵可怕的兽。

广阔无垠的荒原上,大量的妖兽涌现。

猎妖者们的眼中,只剩了绝望。

他们这是被伏击了!

金家部落里生的大逆转,对于正在妖路上追赶金角妖王的宁缺盟主而言,暂不知情。

中原地区的这条妖路,是一条隐蔽的山路。

一路崎岖,就算是宁缺那样的高手,也只能平地而行。

蜿蜿蜒蜒着,足足追出了十余里路后,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拐口,宁缺眼前一亮,前方已经看见金角妖王那帮人的踪影了。

周遭,罡气和煞气的波动也变得尤为强烈,空气扭曲着,天地灵力变得很是稀薄。

宁缺心知,这里已经离妖界入口很近了。

“金角妖王,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宁缺一马当先,冲了出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