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了妖潮的起源后,两小家伙也就不再阻拦云笙了。

长千上万的妖兽,就算他们多变几个分身出来,也吃不消。

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云笙可以平息这一次的金角部落危机。

当晚,金角部落内。

这几日妖兽门的异动,不仅让九洲大本营焦头烂额,也让金角妖王很是头疼。

金角妖王刚知道妖潮时,还幸灾乐祸不已。

他以为,九洲盟的猎妖者们,猎妖太多,引来了众怒,遭报应了。

可随着妖潮的进一步扩大,妖兽的不断加入,金角妖王就笑不出来了。

期间,他还不自量力,想去制止妖潮。

哪知道妖潮中的那些妖兽,压根就把他这个新出炉的中原妖王看在眼里。

依旧是我行我素,袭击九洲大本营。

这让金角妖王觉得很没有面子。

更糟的是,金角妖王得知了九洲盟居然倾巢而出,即将讨伐金角部落后,金角妖王差点没骂娘。

因为他现,自己是躺着也中枪,在替人背!黑!锅!。

金角部落的王帐里,彻夜灯火通明。

“岂有此理,要是让本王知道了,到底是哪个混账挑拨离间,坑我们金角部落,我一定把他抽筋剥皮!”

金角妖王一脸的怒容,眼底,燃烧着簇簇怒火。

“妖王,这次妖潮真都不是你暗中策划的?”

金角妖王的部下们询问着。

“当然不是了,要本王真能一次命令成千上万的妖兽有组织有计谋的进攻半个月,还毫无伤,本王还至于窝在中原地区这破地方吗!”

金角妖王悻悻然道。

虽然对那暗中坑人的家伙很是恼火,可金角妖王不得不承认,此人很有些手段。

他很可能也是妖界的人。

而且有如此的手段,实力一定不下于妖帝级别。

但是妖界如今大乱,两大妖帝一个忙于征战,一个下落不明,怎么想怎么不对。

“妖王,那该怎么办?上一次,我们征讨通天部落,已经伤了不少兄弟,这一次九洲盟倾巢而出,听说连对方大神通境的至强者都参与进来了。我们这样,根本是以卵击石。”

金角妖王座下的妖将们一个个忧心忡忡。

“那些人族,当真是贪婪无道,他们难道连盟约都忘记了。”

中原侯的盟约,不仅是针对妖族,也同时是针对人族的。

金角妖王也头疼的很。

他也知道,这次关系到金角部落的生死存亡。

“中原侯消失了那么多年,哪里还有余威,我看那些人族,压根没打算遵守什么盟约。妖王,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妖将们个个手足无措。

“硬碰硬只会损失惨重,我们还能有什么其他法子,只能是想法子躲开这一次的浩劫。下令下去,告知部落的族民,今晚就开始收拾行囊,我们离开中原地区。”

金角妖王也是被逼得没了法子。

如今叶凌月和妖祖都不在,他也无人可商量。

唯一的对策,就是先举族迁移,前往妖界。

妖界,虽处于战火之中,但有妖祖和几大妖帝在,想必九洲盟还不至于那么猖狂。

“妖王,举族搬迁不易。更何况,我们背叛了战痕妖帝,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妖将们个个面露难色,都不赞成迁移。

见诸将议论纷纷,金角妖王也为难了起来。

“你们哪都不用去。”

只听得一个悦耳的女声,就如琴弦拨动,在耳边回荡。

王帐里,忽卷起了一阵风,灯火,一下子熄灭了。

“来人,快点灯!”

金角妖王和妖将们眼前一亮。

却见油灯旁站着一名女子。

女子背影窈窕,右手中握着一根短小的骨杖,不知是武器还是其他,左手尖尖如新笋,拨动着油灯里的灯芯。

那只手,似完全无视火焰。

“猎妖者!”

金角妖王大惊,妖将们也一脸的戒备。

“你们见过我这样的猎妖者?”

女子掸了掸指上的灯油,转过了身来。

这一转身,众妖只觉得呼吸一窒。

整个营帐仿佛都亮了几分,眼前这一位美得如水中的幻月,素衣如雪,眸黑如夜,眼角微微上扬,妩媚入骨。

她说话时,嘴角两个小酒窝,如同蝴蝶蒲扑翅微微颤动。

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猎妖者。

这女人,一定是妖!

如果不是妖,怎么会长的如此迷人。

那一笑一皱眉,都让人不禁魂牵梦萦。

整个营帐里的妖们,浑然不知,他们已经陷入了云笙的天狐魅力之下。

好半晌,金角妖王打了一个激灵。

“大胆!何方贼人!胆敢擅闯金角部落。”

“是无不可对人言,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我,我就来了。”

云笙漫不经心着,把玩着手中的骨杖。

金角妖王一愣,脑子好不容易才转过了弯来,他大喝了一声。

“你!难道就是那个引兽潮的人!”

金角妖王怎么都没法子将眼前的这名娇滴滴的女子,和引妖潮的人联系在一起。

“很抱歉,我当时也没想到,会给金角部落引来这么大的麻烦。”

云笙这一声道歉,却是真心诚意的。

“说得轻松,你可知因为你的整个中原地区带来多大的灾难。”

金角妖王气不打一处。

“我今晚前来,也正是为了化解这一场浩劫。方才你们说的举族搬迁,并不可行。据说所知,宁缺明日就会攻打金角部落。九洲盟的多名堂主,已经把守住了中原地区的几处战略之地。举族搬迁,势必躲不过他们的耳目。更何况,你们的族落中,还有不少老人和小孩。依我之见,你们不能搬走。当然,以你们的兵力,也不足以和九洲盟硬碰硬。”

云笙这么一说,金角妖王再度变了脸色。

“搬迁不行,硬碰硬也不行,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坐以待毙,等着九洲盟压境而来!”

金角妖王愤愤不平道。

“我若是你,知道不能硬碰硬,那就会智取。只有怎么智取,你们只需要听我的吩咐……”

云笙笃定地说道。

“你说听你的,就听你的?不知所谓。”

金角妖王唾了一口。

对方来历不明,是敌是友都还不知道,他可不能把金角部落的命运押在她身上。

可金角妖王话才说完,营帐外就一阵骚动。

~今天十四点,微信和手机qq公众号都会口令红包。领取方式是打开微信,手机qq,添加-搜索-关注-ms芙子,领取后,记得大芙投个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