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打斗声渐远。

叶凌月疾行了一阵后,战狼队长紧追而来,可没几下,前方忽然没有了那女子的身影。

就在战狼队长纳闷人跑哪里去了时,身后的树丛里蹿出了一名战狼兵士。

“队长,大事不好,小公主和赤太后逃走了。”

“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战狼队长骂骂咧咧了一句。

转身之时,那战狼队长想起了什么。

“你不是虎纹猫吗……你怎么会这里?”

队长话音才落,虎纹猫一拳骤出……

半个时辰之后,虎纹猫浑身浴血,他的身前不远处,战狼队队长的尸身已经没了温度。

“干得好。”

叶凌月一脸悠哉,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她看了眼倒毙在地的战狼队长,嘴角扯开了一抹冷弧,蹲下身,将战狼队长的身上的两个城玺搜了出来。

想了想,将其中一个城玺丢给了虎纹猫,同时又丢给了他第二颗妖元丹。

“带着这具尸体还有的城玺回去,告诉战痕,说赤太后重伤频危。小公主等人被南幽都的妖王所救。”

虎纹猫领命,他看了眼地上的战狼队长,迟疑了下。

“大人,你真的完全信任小的?”

他终究是妖。

“疑人不用,我看中的人,绝不会让我失望。我相信你是聪明人。”

叶凌月说罢,信步而去。

战狼军少了队长,加之南幽都的援兵随后赶到,最后只得撤退。

叶凌月赶回来时,赤赤抱着赤太后的身子。

有混元老祖的保护,赤赤等人没有受伤,可赤太后的情况看上去很糟。

赤赤紧紧抱着赤太后,双眼红肿的如核桃,她的身旁是手足无措的小九念。

他们都说,母后不行了。

看到了叶凌月,赤赤一下子回过神来。

“凌月姐姐,你救救我母后。小九念说过,你的医术很高明,你一定有法子的,只要你能救活母后,我誓,我这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高傲的赤赤,说着就跪了下来,冲着叶凌月磕了几个结结实实的响头。

叶凌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小九念这家伙,卖得一手好队友。

其实就算是赤赤不求,她也会尽力救赤太后的。

毕竟赤太后的存亡,关系到北狱司的整个战况。

叶凌月扶起了赤赤,白色鼎息游走在替赤太后的体内,认真检查了起来。

这一检查,叶凌月现,赤太后的情况比她想象得要糟糕得多。

她身上最严重的伤并非是自爆带来的伤害,而是她的体内有一股怪异的妖力。

这股妖力,连白色的鼎息都没法子清除。

叶凌月询问了一番后,才知道早前赤太后中了一枚怪异的符剑。

那符剑想来才是最难对付的。

叶凌月一时也没法救活赤太后,只能是用白色鼎息勉强保住了赤太后的气息不断。

“赤赤,我们先回千狱城。我需要仔细调查那种符剑的来历。”

叶凌月面色凝重。

见叶凌月也救不了母后,赤赤愈难过,只能是随着南幽军和叶凌月等人,先行返回千狱城。

虎纹猫带着队长的尸体和赤太后重伤频死的消息返回了营地。

次日,战痕妖帝就返回了营地。

战痕是独自一人回来的,他到了南幽部落时,没有遇到夕颜父女。

战痕费尽心思攻打南幽都,也是为了得到夕颜的赞赏,“假公主”的事若能顺利进行,赤太后必定非死即伤,届时千狱城就彻底成为了一盘散沙。

他也知夕颜这次被*身心受损,若是能接她回来,在她面前亲自攻下千狱城,兴许能博得爱妻一笑。

哪知他到了南幽古族,却被告知夕颜父女外出了。

战痕质问两人去了何处时,族民支支吾吾,不肯多说,战痕自然怀疑,再三逼问,对方才说老族长送夕颜去了妖十三陵。

战痕一听,愈觉得不对,好好的去妖十三陵干什么。

可他又有军务在身,不便直接赶去妖十三陵,心中就盘算着,等到攻下了北狱司,就立刻去妖十三陵,接夕颜回来。

战狼队长的死,让战痕很是吃惊。

不过想想赤太后和对方的妖王亲临,赤太后有身中符剑,己方只折损了一员大将,倒也不亏。

看到虎纹猫遍体鳞伤,但却拼命带回了一块城玺,战痕也是龙颜大悦,他看虎纹猫实力不错,又询问了几句,现他文韬武略,颇有一番见地,虽然是外族出身,但血统稀薄,想来不会与赤族亲近。

“你这一次,做得很不错,就暂时顶替队长之职,掌管战狼军,待到北狱司攻破之后,再回南幽都封赏。”

虎纹猫当即叩头谢恩。

叶凌月和赤赤等人,还未赶回北狱司,关于赤太后重伤的这个消息,经有心人士传播。

在一天之内,如暴风骤雨,传遍了北狱司的各大军营。

不过两日内,北狱司就有数座城池投降,从千狱城逃出的子民和兵士的数量也陡然上升。

一时之间,千狱城摇摇欲坠,整个北狱司的战况变得更加岌岌可危。

千狱殿里,所剩不多的方士都被请来了。

他们轮番替赤太后诊断。

可是每个方士查看后,都是摇了摇头,无人敢出手治疗。

“赤赤,你吃点东西吧。你守在师父身边,已经两天两夜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子根本吃不消。干娘和我,都已经在努力想法子救师父了。”

小九念劝着赤赤,赤赤勉强喝了一点水,却不愿意吃东西。

凌月姐姐说了,母后昏迷不醒,并非是因为伤势,而是因为中了南幽族的妖符。

又是妖符。

赤赤咬牙切齿着。

赤烨哥哥失踪,是因为妖符,母后生死未卜,也是因为妖符。

赤赤只恨自己没用。

若是她也懂得一些妖符,再或者说,她能再快一点赶到,母后就不用受这些苦了。

叶凌月推门走了进来,她面露疲态,这几日,她也一直在北狱司的御书房里,寻找关于南幽古族的妖符,只是一直没有头绪。

她走到了床榻边,想看下赤太后的情况有没有恶化,可当她看清病榻上,赤太后的模样时,不由一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