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虎纹猫这一代,赤族的血统已经单薄到了只有数十分之一的地步,如果不是遇到叶凌月的话,虎纹猫连化形都不能,他哪敢对外说自己是赤族的后裔。

“哦?还有这么巧的事,虎纹猫,你让我看看。”

叶凌月好奇着,用鼎息替虎纹猫检查身子。

这一检查,现虎纹猫体内,赤族的血统竟然高达二分之一,难怪他能形成“王”纹。

难道说,这也是因为喝了浓缩版黄泉水的缘故?

叶凌月啧啧称奇着。

“这么说来,你们还真是同宗。虎纹猫,既然你们都是同宗,我问你,你可愿意帮助赤赤小公主和赤族?”

叶凌月知道妖族和人不同。

对于妖族而言,同宗大过天。

虎纹猫一愣,他旋即明白叶凌月的意思。

若是以前,虎纹猫自然是很乐意投靠赤族的,可如今北狱司的形势,日薄西山,一不留神,就可能被灭国。

虎纹猫的顾虑叶凌月并非看不出来。

“虎纹猫,你毕竟是赤族的后裔,在南幽都是不可能得到真正的重用的。但北狱司不同,赤烨妖帝随时都可能回来,若是你在这时候立下大功,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况且,我也不是要你做什么力不能及的事,我只想混进千狱城。对于战狼军的你而言,这并不是难事。作为奖励,这颗妖元丹归你了,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一颗同级别的妖元丹。”

叶凌月说着,取出了一颗妖元丹丢给了虎纹猫。

虎纹猫接过了那颗妖元丹,还有几分犹豫。

叶凌月说的是实话,在战狼军中,他的实力其实排在前列,可每次出秘密任务时,队长都不会带他去,如此一来,他战功积累就比其他人逊色许多。

只因为每一名战狼军的妖兵,都有显赫的家世,像他这种血统微薄,且是外族的兵士,几乎是不可能成为战痕真正的心腹。

可若是转而帮助北狱司,似乎也讨不到多大的好处,虎纹猫迟疑着,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妖元丹,这一看,现这居然一颗妖将妖丹炼制的妖元丹!

早前叶凌月从舞悦那得了通天妖王的妖丹,受委托替五姐炼制解药。

在炼制的途中,叶凌月还顺手将通天部落的几名妖将的妖丹也练成了妖元丹。

她的本意是,将这些妖元丹给帝莘服用。

可帝莘却告诉叶凌月,他最近刚突破到大神通境,妖将级别的妖元丹对他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叶凌月再次被帝莘的逆天修炼能力打击到了,这几颗妖元丹也就送不出去了,叶凌月索性就来了个顺水人情,收买虎纹猫了。

帝莘看不上眼的妖元丹,可在虎纹猫眼中,无疑是至宝。

这颗妖元丹,无论是成色还是品质,都远过了南幽都那些方尊炼制的。

若是真能得到两颗妖将级别的妖元丹,虎纹猫的实力无疑会更进一步,比起战狼军的队长,也是相差无几。

更何况,叶凌月随手就能送出妖将级别的妖元丹,证明她的实力远在妖将甚至是妖王之上。

再一结合叶凌月早前的黄泉水,虎纹猫摇摆的心,终于坚定了起来。

“小的愿意为大人和北狱司效力。”

虎纹猫郑重其事说道。

他说的是为叶凌月和北狱司效命,显然是先叶凌月再北狱司。

显然,在虎纹猫的心目中,叶凌月的地位凌驾于北狱司之上。

不过赤赤小公主这会儿倒不在意,在她看来,叶凌月是小九念的干娘,将来大伙儿都是一家人。

再说了,叶凌月的男人是妖祖,她是妖族的女人,好歹也算是半个妖。

虎纹猫的加入,让叶凌月这些日子面临的难题,顿时迎刃而解。

她召回了混元老祖,一番商量之后,叶凌月和混元老祖决定混入战狼军。

至于小九念和赤赤,则是先委屈着,暂时被叶凌月装入了生命乾坤袋。

“对了,虎纹猫,我听说战狼军隶属于战痕本人,难道说,战痕也在这附近?”

叶凌月好奇道。

“回禀大人,战痕妖帝并不在附近。早几日,听说他去了南幽古族,似乎是去接夕颜妖后去了。他临行前,突然让战狼军到这一带驻扎,似乎是有什么秘密行动。”

虎纹猫在战狼军中的地位并不高,所以一些最机密的事,他并不知情。

不过战狼军的队长一定是知情的,只不过那队长对虎纹猫有些避讳,处处提防着他。

“既是如此,我们先去战狼营,伺机而动。”

叶凌月也知问不出什么,打算先混进战狼军再说。

混入战狼军的计划进行起来并不困难,战狼军个个都是戴着狼头盔,又全身重铠,容貌根本看不清,只要叶凌月和混元老祖不出手,谁也看不出她们是奸细。

虎纹猫用了些手段,就击杀了两名战狼妖兵,叶凌月和混元老祖换好了盔甲后,随着虎纹猫一同会战狼军的营地。

虎纹猫到了战狼军的营地时,已经是傍晚前后。

“虎纹猫,正找你,这几日来投奔的方士人数不少,接待的人手都不够了。你们俩,也一起跟上。”

虎纹猫刚回到了自己的营帐,打算安顿好叶凌月和混元老祖,一名战狼妖兵走了过来。

“最近怎么那么多方士,而且都是北狱司的方士?”

虎纹猫见了,只得带着叶凌月两人一起往外走,边走边询问着。

“是妖帝陛下下的命令,具体的用意我们这些小喽喽哪里能明白。”

带路的妖兵说道。

就在十日之前,战痕突然宣布,重金官位招募方尊以上的方士,北狱司境内,一些知名的方尊和方士得知消息后,纷纷投奔南幽军。

就连北狱司的好几个宫廷方尊都叛逃了,这时候,要真赤太后出了什么事,只怕身边连个疗伤的方尊都没有了。

更不用说,北狱司的军队中的伤员,根本得不到应有的治疗。

“战痕太卑鄙了。”

叶凌月在旁听着,不由暗骂战痕是个卑鄙小人,他如此行径,无疑会逼得北狱司内忧外患,形势更加危急。

~最近求月票求到长口腔溃疡了,大芙疼得嘶嘶叫,叫完继续求,当天满1oo月票加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