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怪物接过了那块碎片,翻来覆去地看着,眼底涌动着好奇之色。

鼎片,在小怪物的眼中看来,和石头没什么两样,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将那块碎片收了起来。

这碎片,从今往后,就如他的生命一样重要。

看到了小怪物慎重的模样,玉手毒尊欣慰地点了点头。九洲鼎耳,第七块九洲鼎片,它也是玉手毒尊在继鼎铭、鼎廓后找回的第三块九洲鼎片。

这块鼎片,是玉手毒尊离开古九洲,来到神界后找到的。

也是为了夺回这一块鼎片,玉手毒尊单枪匹马,和风谷神帝座下的一名方仙激战了三天三夜,最终斩落了那名方仙的级,夺下了这块鼎片。

但奈何当时的玉手毒尊也是精疲力尽,被随后赶来的神帝军队给捉了个正着,被关押在神帝天牢里,这一关就是数百年。

百年弹指而过,沧海化为桑田,玉手毒尊也不知道,九洲鼎的其余几片鼎片的下落。

更不知道,有没有人,继承了她的心愿,重新炼化九洲鼎。

若是换成了百年前,玉手毒尊是绝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九洲鼎片,随手送给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小家伙的。

可如今的玉手毒尊,却不再那么在意了。

她在小怪物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很少有人知道,玉手毒尊是个孤儿。

在遇到鸿蒙方仙之前,她无父无母,也没有人管教,她杀人如麻,甚至用人肉人心炼制毒药。

世人对她讳莫如深,就如现在的小怪物。

直到,她遇到了鸿蒙方仙。

那个拥有最温暖的笑容,敞开了怀抱拥抱她的男人。

偌大的北境神宫里,没人能接纳小怪物,可在外面那一片广阔的天地里,小怪物会开始新的生活。

也许,他一辈子都没法子找到那个拥有鼎息的人。

但只要他能找到一个真心接纳他的人,就足够了。

抱着如此的心愿,玉手毒尊将小怪物送到了北境神宫的出口。

“孩子,从北境往南,是神界。北境往北,是人界,你择路而行。这件斗篷,就送给你做护身之用。”

玉手毒尊脱下了身上那件斗篷,这并不是一件普通的斗篷。

它是当年,玉手毒尊到了神界后,猎杀了举天鹏后,用它的羽毛织成的。

穿上它之后,可日行三百里,身法如疾闪,旁人也无法看破他的实力。

小怪物接过了斗篷,他孑然一身,他一步一回,直到彻底看不到玉手毒尊了,小怪物才毅然往前走去。

小怪物穿着斗篷,一直行到了北境的边界雪线处。

雪渐渐融化,温暖的风从了北境的北面吹来。

小怪物从未见过这么温暖的风,他在风里嗅到了花香,嗅到了生命的气息。

北面是人界。

人界,是什么样子的?

他再看看南面。

北境的南面是神界。

神界,广袤无边,那里会有他要找的人嘛?

小怪物左顾右盼着,这时,他带在了身上的那块鼎片,微微一颤。

小怪物摸出了鼎片,那鼎片悬浮在半空,指向了北面人界的方向。

人界?

小怪物一下子振奋了起来,踏步朝着人界走去。

而此人,与人界毗邻的妖界,北狱司和南幽都的战火还在不断地蔓延。

叶凌月和小九念等人,顺利通过了阎立妖王的营地,一路朝着北狱司挺进。

四人沿途,时不时就会看到成群的尸。

每经过一座城池,城池都已经沦陷,南幽都的军队占据的城池,插上了南幽都的帝国军旗。

这让叶凌月等人的行程变得更加艰难,赤赤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可到了千狱城外五十里左右的地方,道路已经彻底被封死。

叶凌月等人数次想混入人群,但都被识破。

叶凌月不得不在原地整顿,想着对策,可两三日过去了,四人还是一筹莫展。

“我等不下去了,我要去看母后。”

情绪瞬间崩溃,赤赤不顾小九念的劝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找到母后,一定要找到母后。

“赤赤,你别冲动,大伙都在想法子了。”

小九念抓住了赤赤多一只胳膊,将她死死拽住。

可狂躁起来的小母老虎,岂是一般人可以制服的。

“赤赤,你清醒点。”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赤赤的脸颊,红肿一片。

小九念也是一愣,看向了叶凌月。

“你!你凭什么打我!”

小赤赤红了眼,这女人居然敢打她。

母后和赤烨哥哥都没打过她!

“就凭我答应过你哥哥,一定会保护好你!”

叶凌月眼珠子一转,心知这时候,只有搬出赤烨这顶大帽子,才能压得住赤赤。

虽然,她也不知道赤烨到底在哪里,是死是活。

这孩子,自小娇生惯养,这一路上,大伙都让着她,她如果一直任性下去,早晚会拖累了大家。

“我哥哥?你撒谎,我哥哥失踪了,他不要我们了。”

赤赤语带哭音,大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

母后深陷囫囵,她举步维艰,如此的绝境下,赤烨哥哥都没有出现。

赤赤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一路的所见所闻,让赤赤意识到,北狱司真的要亡了。

阎立妖王的乌鸦嘴灵验了,南幽帝战痕很快就会攻破北狱司。

凭着她们几个人,是没法子救北狱司的。

北狱司一亡,母后也很难存活下来。

每过一天,千狱司被攻破的危险就增加一分。

她不该离开千狱城,她是北狱司的公主,在这种国破家亡的关头,她应该和母后并肩作战,哪怕是流干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滴血,也要保护北狱司。

“你大哥没有不要你们,他一定会赶过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赤烨回来之前,找到赤太后。哪怕千狱城不在了,可只要你们兄妹在,只要赤太后还活着,北狱司就不会亡。”

叶凌月也深信,赤烨没有死。

一个能和帝莘成为对手的男人,是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

“可是没有赤烨哥哥,北狱司就不是北狱司了,我们连进入北狱司都欧不可能,更不用说是救出母后了。”

赤赤不自信道。

“怎么会没能力,赤赤,你的身份就是最好的能力。你的皇兄不在,母后被围,这时候,正是你这公主挥作用的时候。”

叶凌月说罢,冲着赤赤眨了眨眼。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