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笼罩,梅园里,梅花怒放。

一阵风吹过,梅枝上堆砌的雪,纷纷扬扬地落下,仿佛下了一场雪泪。

梅树下,那口古井,没了声息。

一个鬼魅的影子,到了井边。

背对着雪地,黑影的脸露了出来,正是玉手毒尊。

看到了井上的禁制时,玉手毒尊并不意外。

掌力击穿了禁制,古井里,毒烟渐渐散去。

玉手毒尊飞身,落到了井底。

井下,那小怪物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他丑陋的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水。

玉手毒尊叹了一声,用手摸了摸小怪物的鼻息。

气息全无,身子已没了温度,一切看上去,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当真是个蛇蝎妇,亲骨肉都不肯放过。”

玉手毒尊检查了下小怪物的身子。

旋即,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瓶子,那瓶子和早前她送给兰楚楚的那个瓶子,看上去颜色一模一样。

玉手毒尊将那瓶子打开,放在了小怪物的鼻子下,一股红色的烟雾钻入了小怪物的鼻子里。

红烟入体后没多久,小怪物已经僵的身子,渐渐又有了温度。

他的腿动了动,眼皮子睁开了。

在睁开眼的一刹那,小怪物一跃而起。

所有的委屈,愤怒化成了一声咆哮。

他如一头饿狼,拳脚并用,滔天的神力,如骤雨般,击向了玉手毒尊。

玉手毒尊早就有所戒备,她脚下一跨,身子化成了残影。

愣是躲过了小怪物的致命一击。

“知恩不报,你和你那冷血的娘亲一样,不配为人。”

玉手毒尊的话,掷地有声。

小怪物倏然收拳,他狗搂着过份高大的身子,那双眼里,弥漫起了猩色。

这一刻,他当真如畜生般,脑中,充斥着杀戮。

他砰地一声,跪在了地上,喉咙滚动,出了困兽般的隐呜声。

“哭出来吧,孩子,这样你才像是个人。”

玉手毒尊的手,落在了小怪物的头上。

那只手,虽然不如娘亲的手那般美丽无瑕,可却很温暖。

在这寒冷的夜里,玉手毒尊掌心的那一点温暖,让小怪物放声痛哭了出来。

小怪物垮下了肩,从隐呜到嚎啕大哭,鼻涕眼泪全都出来了。

玉手毒尊没有动,直到小怪物哭累了,她才取出了一大块生肉。

小怪物迟疑了下,接过了那块肉,大口啃食了起来。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明日一早,这口古井就会被填平。”

玉手毒尊和小怪物算是一见如故。

今日兰楚楚向她索要剧毒之物时,玉手毒尊就怀疑兰楚楚居心妥测,要害的对象就是小怪物。

那毒烟并非剧毒之物,它只会让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进入假死状态。

玉手毒尊将计就计,把她送给了兰楚楚。

想不到,兰楚楚果真对小怪物下手。

如若不是她有所戒备,小怪物就算是不死,明日也会被活埋。

兰楚楚,还真是个表里不一的蛇蝎妇。

小怪物啃着生肉,如同嚼蜡。

他也不知该何去何从,娘亲打算杀了他。

他很难过,可他也不愿意报复娘亲。

他并不恨娘亲,他相信,娘亲也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想不想有朝一日,像个正常人那样生活?”

思量了许久,玉手毒尊还是开了口。

扑通一声。

小怪物手中的生肉落到了地上。

他扑到了玉手毒尊身前,眼带惊色。

“能救……救我……”

他不笨,玉手毒尊是个很厉害的人。

她甚至能解开娘亲的毒烟。

小怪物一直以为,自己这么丑,是天生的。

可他现在才知道,他还可以和常人一样。

如果他恢复如常,娘亲是不是就不会讨厌他了。

他是不是也可以像正常的孩子那样,有自己的娘亲,自己的爹爹,享受天伦之乐。

“可以,只是我没法子帮你,你想要和常人一样,必须离开北境神宫,即便如此,你也愿意嘛?”

玉手毒尊望着一脸期盼的小怪物,心软了。

她这一世,虽然也曾有过爱人,在大6上呼风唤雨,可到了如今,身旁连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

这小怪物,杀人如麻,可他却是玉手毒尊见过,最赤诚的人。

方才,她已经替他检查过身子。

如她所料,小怪物成这副模样,并非偶然,而是因为他的体内,有黑色鼎息。

那黑色鼎息对人原本有致命的危害,早前,它一直寄生在天罡竹里。

恰好那时候,兰楚楚怀有身孕,她天天住在有天罡竹的坏境里,不知不觉就吸收了很多天罡竹里的黑色鼎息。

若是按照常理说,黑色鼎息会让兰楚楚的身子日益衰弱,肚子里的孩子会成为死胎。

但是那时,兰楚楚一心觊觎着夜凌月的血肉炼制而成的神丹。

奚九夜为了替兰楚楚保胎,用自己的血肉炼制成丹。

那几颗神丹,也的确有神效,让兰楚楚身子没有衰败,肚子里的胎儿也侥幸活了下来。

但是胎儿虽然成活,却成了畸形。

又因为他是神尊血脉的缘故,虽是畸形丑陋,却拥有无法估量的神力。

这就是玉手毒尊所有的推测,也是小怪物的身世之谜。

玉手毒尊唯一猜不透的,就是兰楚楚的寝宫里的那些天罡竹,到底是什么人动了手脚。

那人是否又是九洲鼎片的有缘人。

但玉手毒尊可以肯定,那人既然可以在天罡竹里留下黑色鼎息,她自然也就能治疗小怪物的畸形。

只是玉手毒尊并不知道,自己的那位传人,如今到底在何处。

听说要离开北境神宫,小怪物还有些犹豫。

他生于斯长于斯,从来没离开过北境神宫。

外面的世界,对他而言,充满了未知。

可想成为普通人的念头,还是战胜了一切。

更何况,娘亲已经不要他了,他留着,只会让娘亲更加厌恶。

他笨拙地点了点头。

“很好,这里有一块鼎片,它叫做九洲鼎耳。你离开北境后,它会带着你去寻找能治疗你的身子的人。”

玉手毒尊说着,取出了一块鼎片,郑重其事地交给了小怪物。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