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楚楚听罢,要了那种毒烟,但是至于什么用,她没有告诉玉手毒尊。

入夜后,兰楚楚命奶娘抱走了小公主,自己通过密道,再次到了梅园。

今晚,是她和小怪物约定好的,每五天见一次的日子。

兰楚楚确定了四下无人后,在井口轻轻叩了三声。

这是她和小怪物约定的暗号。

井下也传来了三声叩动的声响。

兰楚楚取出了一根绳索,攀爬下了古井。

看到了兰楚楚时,小怪物的脸上露出了欢喜的样子。

古井里,已经收拾过了。

小怪物知道,兰楚楚很讨厌古井里有血腥味,所以每次兰楚楚来,他都会收拾一番。

“娘……”

小怪物刚喊了一声。

“啪”的一声,兰楚楚扇了他一个耳光。

“我问你,你是不是被洪明月那小贱人现了?你是不是告诉了她什么?我差点被你害死了!”

兰楚楚瞪着他,一脸的怨毒。

小怪物吓得一跳,他红着眼,像是一个巨型的大孩子,出了隐隐呜呜的哭声。

“没说……娘……什么都没说。”

兰楚楚听罢,神情稍缓。

“罢了,那女人我会解决。你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娘找一个侍卫过来?”

怪物摇了摇头。

他知道,其实娘亲很讨厌他吃人。

娘亲今天很生气,他不能再惹娘亲讨厌自己了。

兰楚楚叹了一声。

她忽地抬起了手,摸了摸小怪物被自己打得微微红的脸,眼里有几分爱怜之色。

“娘刚刚是不是打疼你了?”

小怪物惊呆了,娘从未用这么慈爱的语气和他说过话。

他忙不迭的摇摇头。

“不疼……娘……手疼?”

虽然相貌丑陋,可他的眼里,却满是赤诚,就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大孩子。

望着那双眼,兰楚楚气息一窒,鼻间有些酸。

她想起了自己怀里的毒烟,有种冲动,想要逃离这里。

可一想到,这怪物只要活着,就有可能会被现。

他会毁了自己如今拥有的一切。

兰楚楚硬下了心肠。

“娘方才太冲动了。娘是担心你被人现后有危险。孩子,你过来,让娘抱抱你。”

兰楚楚声音柔和,她温柔的嗓音,对小怪物而言就如天籁一般。

他最初还有些不适应,但终究没法子抵挡娘亲最温暖的怀抱,小心翼翼着,抱住了兰楚楚。

“娘给你唱个摇篮曲怎么样?你长这么大,娘都没给你唱过歌,哄你睡过觉。”

兰楚楚说着,哼起了一歌。

那歌声,在古井底回荡着,优美而又动听。

小怪物眼皮子,一点点沉了下来。

他渴望这样的怀抱,已经很久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可以的在这样的歌声中睡着。

他闭着眼,没有看到,兰楚楚在哼着歌曲的同时,脸色是那么的狰狞。

等到小怪物出了轻微的鼾声,兰楚楚迅抽离了自己的手臂。

她站起身来,最后看了小怪物一眼,迅攀上了吊绳。

出了古井口后,兰楚楚取出了那个装着毒烟的瓶子,她将瓶子打开,一股绿色的烟,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舌,钻了出来。

兰楚楚将瓶子往古井里一丢。

随后她取出了一个禁制,封死在了古井上。

做完了这一切后,她说了一句。

“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是个怪物。”

兰楚楚绝尘而去。

古井底下,小怪物听到了古井口的声响后,立刻惊醒了过来。

他摸了摸身旁,现娘亲已经离开了。

他心底有些失落,他还没来得及和娘亲多说几句话,玉手毒尊的事,他也没说。

那女人果然是坏人,想要挑拨他和娘亲的关系。

娘亲是爱他的,否则她怎么会唱歌给他听呢。

这时,只听到“哐当”一声。

不知什么东西,从上面落下。

再接着,古井上的光亮彻底消失了。

井口被封起来了。

小怪物一惊,他的视力,即便是彻底没有光线,也目可视物,他很快就现了落下的是一个瓶子。

瓶子了,有绿色的烟雾正在涌出来。

那烟雾越来越浓,古井里狭隘的空间,不过一会儿,烟雾就迅扩散开。

小怪物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昏,四肢一阵阵的无力。

本能的,他意识到那烟雾有毒。

“娘……娘”

小怪物激动了起来,他意识到,这瓶子是娘亲扔下来的。

他飞身而起,可是一到了井口,禁制之力将他狠狠地挡了回去。

那禁制,比起早前的禁制,强了足足十倍。

小怪物体内的血液,一下子全都涌上了脑。

他的手脚,一点点冰冷了下来。

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他的脑中。

娘要杀他!

娘要毒死他!

玉手毒尊的话没错,娘根本不爱他。

她在利用他。

她怕他被那坏女人现,供出她,所以她不惜唱歌给他听,让他放松戒备。

就在他沉溺在母爱中,毫无戒备时,娘用毒烟想要杀死他。

小怪物的身子,无力的落到了地上。

在这个黑暗的,潮湿的,阴冷的古井里,眼泪如泛滥的洪水,刹那决堤,再也无法压抑。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他从没想过害人,他也从没想过会供出娘亲。

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想活下来。

只是想让娘亲,多看他一眼。

他多想……多想……

意识,从小怪物的体内剥离,他的心跳停止了跳动,那一张丑陋的脸上,没有了任何表情。

古井口,兰楚楚仿佛听到了古井下那一声声传来的娘的叫唤声。

她捂着脸自己的耳朵,了疯似的逃出了梅园。

到了梅园口,她大口喘着气。

脚下,积雪反光,让神宫的夜亮如白昼。

兰楚楚看了看自己的手,她的手白皙无瑕,可她知道,那双手上,已经染满了鲜血,那是她孩子的血。

兰楚楚失声笑了出来。

“好了,终于好了。死得好,从今往后,再也没人知道这个秘密了。”

她的眼中没有泪水。

回到了寝宫,兰楚楚下令。

“来人,明日一早,找几名侍卫,运一些巨石过来,将梅园的古井彻底填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