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明月不由倒退了几步,她虽靠着合欢功吸食了陈鸿儒了修为,也得到了陈鸿儒的一部分记忆。

可她可没有掌握陈鸿儒的那一身医术,面对了这样的毒物,她还有几分惧怕的。

还有眼前的玉手毒尊,阴阳怪气的,那一身丑陋的皮肤,一看就是修炼了什么邪门的武学后导致的。

这女人,是神妃兰楚楚请来的。

早前兰楚楚险些难缠,也是亏了这女人出手,才抱住了小公主。

此女药毒双修,浑身冒着邪气,很是厉害。

但是此人也危险的很,早前关押在神帝天牢里的。

在玉手毒尊冷漠的目光下,洪明月心憷着,下意识地推开了几步,似乎被玉手毒尊多看几眼,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会有生命危险。

洪明月心有不甘地看了眼井,她早已将玉手毒尊看成了兰楚楚的人。

玉手毒尊不偏不倚,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不用说,怪物的事一定和她和兰楚楚有关。

走着瞧!

洪明月恨恨地瞪了眼玉手毒尊,很是不甘地走开了。

玉手毒尊目送着洪明月离开。

这北境神宫也是个怪地,连头女人不多,可个个都不简单啊。

玉手毒尊摇了摇头。

那女人,年纪轻轻,面容绝美,可那双眼看着就不是心术不正之人,白生了一副好皮囊。

还有她修炼的功法,也古怪的很,想来是出自哪个邪派。

真不知赫赫威名的神界战神奚九夜,怎么就找了这么两个棘手的女人。

神妃兰楚楚对上这个洪明月,北境神宫早晚会出事。

玉手毒尊踱回了古井旁站了片刻。

“出来吧。”

玉手毒尊话毕,一个黑影从井下掠出。

许是鲜少在白天外出,在乍见了阳光时,那黑影禁不住抬起了手掌,遮了遮光。

他戒备着,盯着玉手毒尊,嘴里出了类似于人有类似于兽的声音。

“你?”

玉手毒尊看清了那怪物的模样时,也不禁怔住了。

她活了数百年,从九洲到神界,阅历过人,可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物种。

从身形看,玉手毒尊可以肯定,他是人,但他这一身怪异的容貌还有浑身的煞气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抬起手来,想要替那怪物仔细检查清楚。

哪知才一抬手,那怪物的掌忽的一挥,满是戾气的元力从他掌间释放出。

玉手毒尊大惊,身子暴退了数尺。

只见她原本所站之处,地面已经多了一个数尺宽的坑洞。

这怪物,好惊人的修为。

玉手毒尊气息微窒。

“你别怕,我没害你的意思,我和你一样。”

玉手毒尊想了想,摘去了自己的斗篷,毫无避讳地将自己那张刻满了妖纹的脸,暴露在怪物的面前。

那张足以让很多人退避三舍的脸,反倒让怪物放松了几分。

“一样……你……我”

怪物开了口,他的声音和他的外形不同,沙哑结巴。

他边说话,边盯着玉手毒尊的嘴,努力明白她说话,学着她说的话。

怪物的眼神依然戒备,不过态度上有所好转。

除了兰楚楚,几乎没和外人交流过。

怪物的内心是寂寞的,他迫切需要伙伴。

虽然不知玉手毒尊的来历,可她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看到自己没有放声尖叫,没有流露出惊吓表情的人。

她的眼中,甚至有一些温暖。

那温暖,在玉手毒尊看来,只是同情。

可对于怪物而言,那一点点温暖,却足以融化他心底的坚冰。

“你一直住在下面?只有你一个……人?你爹爹和娘亲哪里去了?他们不要你了?”

玉手毒尊姑且当他是个人。

怪物听到了爹娘的字眼时,神态生了变化。

他知道爹和娘的意思。

他一出生,就没看过爹。

但他知道,每个孩子,哪怕是一头野兽,都是有爹有娘的。

有几次,他偷偷去找“食物”时,看到人家一家三口,父慈母爱的场面,他很羡慕。

在刚替娘亲“办事”的那几天,娘亲的心情很好。

他还偷偷询问过爹的事。

哪知娘亲一听,就立刻变了脸色,她狠狠将他骂了一顿,还说,他没有爹爹。

他这么丑,是怪物,他爹爹不可能会认他。

从那以后,怪物不敢再问爹爹的事了。

他生怕,娘亲会一气之下,再也不来看他。

“我有……娘……娘……会来看。”

他歪着丑陋的脑袋,想了想,伸出了五个手指。

“五……天来看。”

他努力想要证明,他也是有家人的。

“五天来看你一次?你娘是不是兰楚楚?”

怪物吓得连退了几步。

“娘……不是……她……不是”

娘秦曾经说过,他不可以出现在任何人面前。

也绝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他是她的孩子。

否则,她一辈子都不会再来看他。

他爱娘亲,不能让娘亲生气,他想娘亲能够来看看他,抱抱他。

怪物的激烈反应,反倒让玉手毒尊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皱起了眉。

她早就觉得怪物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她想起了什么,但是没有立刻下定论。

玉手毒尊在替兰楚楚接生时,意外现,兰楚楚并非是第一胎。

她应该早前已经生过一个孩子。

但看她身体的症状,那孩子已经成型,而且是顺利生产下来的。

可不知为何,她从未在兰楚楚的宫中,看到过另外的孩子。

那些侍女也都说,小公主是兰楚楚唯一的孩子。

可如今看到了怪物,玉手毒尊明白了。

这怪物,应该就是兰楚楚和北境神尊的亲骨肉。

这一点,从怪物天生强横的神力就可以看得出。

但他长得丑陋,兰楚楚一定是担心北境神尊嫌弃,所以将他藏在了梅园里。

但藏归藏,她居然还指使心性单纯的怪物替她去装神弄鬼,吓洪明月,还险些被洪明月识破。

如此的行径,压根不够资格为人母。

“孩子,你别激动。我不问你娘是谁了。但是你为什么要吓刚才的女人?若是你被现了,会被当成怪物杀死的。”

玉手毒尊不想再折磨这可怜的小怪物。

他虽看着身形高大,可智商充其量就是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若是无人指导,他必定误入歧途。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