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天边的最后一丝光亮,也被暮色吞没。

洪明月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漠的笑。

“兰楚楚,我如果真的疯了,你就满意了吧?只可惜,我绝不会如你所愿。”

洪明月一改早前暴怒、疯癫的模样。

原来,她这些日子的反常,全都是在演戏。

早在怪物出现之后,洪明月就已经对兰楚楚起了疑心。

这些日子,她留意到,四周都有人密切监视她。

洪明月现,兰楚楚当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她没在饮食上下手,因为她知道,她生下了女儿,若是洪明月肚子里的孩子不保,奚九夜第一个不满的就是她。

所以,她在精神上折磨洪明月。

她要让所有人都以为洪明月是疯子,这样一来,生完孩子之后,洪明月就再无利用价值了。

只是,兰楚楚严重低估了洪明月。

她以为,洪明月和那些不知廉耻的女人一样,只有姿色,没有大脑。

她没想到的是,洪明月也是身经百战。

她这些年的经历,已经让她的心变得麻木不仁,别说是吃人的怪物,就是让她吃人,洪明月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洪明月识破兰楚楚的计谋后,也不揭破。

她深知自己在北境神宫里势单力薄,奚九夜也不爱她。

如此的情况下,她只能委曲求全,只求自保。

写信、暴怒全都是她的掩饰手段。

只是奚九夜的冷淡,让她愈心冷。

“想要这样逼疯我,做梦,我就不信会一直找不出那怪物来。”

洪明月走到了窗旁。

窗外,寒梅怒放,终年不融的积雪上没有一丝痕迹。

洪明月眼底,寒芒一闪而过,随手就将窗关上了。

深夜,北境神宫一片死寂。

窗外,只有偶尔的雪从梅枝上落下的声响。

这时,有一个影子一闪落到了窗旁。

只是一推,窗就被打开了。

那影子身下,挟持着一具刚宰杀的人尸,尸体上的热气还没散,血却已经凝固了。

闪着幽光的眼,瞪着床榻上微微隆起的被褥。

一阵撕裂骨肉的声响,床榻上的人猛然坐起。

“谁!”

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着,洪明月披头散着,迅点亮了灯。

她喊了几声,没有一名侍女应答。

那些贱蹄子,洪明月啐骂道。

她翻身下了床榻,屋内,一切如常,窗户也关得好好的。

如非是那股子浓郁的血腥味,所有人都会觉得那是一场噩梦。

洪明月走到了窗旁,用力推开了窗户。

雪地上,依旧是一片平整,完全不像是有人走过的痕迹。

洪明月冷笑了两声,天蒙蒙有些亮了。

这时,洁白无瑕的雪地上,却突然出现了一条暗黄色的线。

那条线,穿过了梅林,朝着前方蔓延开。

洪明月衣袖一挥,房内的灯熄灭了,接着朦胧的晨曦,洪明月追着那脚印朝着梅园的深处走去。

窗外的这片雪,并不是普通的雪,上面撒了洪明月从北青丹宫继承过来的独门神踪粉。

神踪粉,看似无色无味,但是只要有人从上面经过,即便是不碰触到雪,也会留下痕迹。

这种痕迹,最初不会显露,需要在一个时辰后,才会渐渐显现。

这也是为什么洪明月会在等候片刻后,再行跟踪的缘故。

洪明月朝着梅园深处疾行而去。

梅园很大,洪明月住的屋舍只是偏安一隅。

她早前也没留意过梅园的其他地方,一路走来,穿过了层层叠叠的梅花林,那一条暗黄色的线最终厅在了一口井前。

那口井看上去已经荒废已久,上面压着几块足有百斤重的重石。

石头没有搬动过的痕迹,四周长满了青苔,一点都不像是有人藏匿的样子。

洪明月也不禁狐疑了起来。

难道说神踪粉出错了。

洪明月不确定着。

就在这时,洪明月眼睛一窒,在井口的一块石头上,她看到了一缕破布。

那是人的衣服!

洪明月嘴角的冷笑,越扩越大。

“我倒是要看看,井里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洪明月的手掌,落到了一块巨石上,体内的元力一震,那几块石头,顿时化成了粉末。

石头被清除后,井口袒露在空气里。

从井里,透出了一股潮湿又腥臭的气息。

洪明月不禁皱了皱眉。

顺着井口往下看,井很深,看不清下面的情景。

但是这种地方,真的能藏人?

不会真的是什么怪物把?

洪明月嫌恶地扭过头去,可终归是抵不过心底的好奇。

她打算进入井里,一探究竟。

可就在洪明月打算下去时,一只手,骤然抓住了她的肩膀。

“什么人!”

洪明月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就见一名披着斗篷的女方士。

借着晨光,洪明月看清了她的脸,顿时吓了一跳。

“你是何人,,居然敢拦着我。”

洪明月一看来人的衣着,料定了她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正喝斥着,一眼就看到了女人的脸。

那女人的脸上,密密麻麻布满了丑陋的纹路,整张脸,就如癞蛤蟆般。

洪明月吃了一惊,飞身一跃,躲开了那名女人的束缚。

“在下玉手毒尊,是神妃娘娘请来的方士。这位姑娘,那井下养了本尊的几只毒兽,姑娘身怀六甲,只怕会对你体内的孩子不利。”

玉手毒尊淡淡地说道。

兰楚楚想要玉手毒尊替自己解除相思欲的毒,就以产后体虚,需要养身子的名义,将玉手毒尊留了下来。

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法子,说服了风谷神帝。

玉手毒尊喜欢僻静,她的住处就被安排在梅园附近的一座院落里。

平日无事时,玉手毒尊都回到梅园采雪,用来炼制丹药。

玉手毒尊在北境神宫呆的久了,对宫内的事或多或少有所耳闻。

眼前这位身怀六甲的女子的身份,玉手毒尊也是知道的。

“毒兽?”

洪明月有几分不信。

玉手毒尊却是嘴里出了一阵短哨声。

只见古井下,有什么东西爬了出来。

细细一看,那是只四脚蜥蜴,那蜥蜴颜色火红,皮肤邹巴巴的,一看就有剧毒。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