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念被拒绝后,接下来的两日里,四人多次尝试突破阎部军营,但是阎立治军果然有些手段。

叶凌月等人突破了几次,都被拦了回来。

在混战中,混元老祖还因为保护赤赤受了伤。

“阎部果然名不虚传,我们眼下人少,若是硬碰硬,只怕永远没法子赶到千狱城了。”

叶凌月分析道,对付阎立这种人,只能是智取。

在被困的这几日里,叶凌月也暗中观察了阎立。

阎九的这位父亲,作风正派,修为高深,阎部上下也对他忠心耿耿,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可言。

可叶凌月并没有死心,人无完人,她相信,阎立一定是有弱点的。

就在叶凌月观察了数日之后,她忽然现了一件事。

阎立尽管人在军营,可几乎每一天都会收信写信。

信是固定从南幽都的某个族落送来的。

叶凌月费了些手段,截下了中间的几封信,现信是阎立的妻子,闵清王妃送来的。

这闵清王妃,也就是小九念的奶奶,阎九的娘,也是当初当过一阵子帝莘奶妈的人。

听上去,闵清王妃应该是个贤良淑德的人,可事实恰好相反,闵清王妃的脾气相当彪悍,据说连阎立都怕她。

不过即便是如此,她和阎立可算是妖界的难得可贵的忠贞夫妻,和妖界的其他五大妖王相比,阎立前前后后就一名王妃,子嗣也就只有阎九一个,可见夫妇俩的感情很是深厚。

叶凌月顿时就有了眉目。

她当即改变了主意,当即决定,四人改道前去阎族,寻找机会接近闵清王妃。

却说叶凌月和小九念因故没法子前往千狱城,另一方面,南幽古族的族长夕仲在失了神隐火和妖祖魂魄碎片后,怒气匆匆,回到了南幽古族。

“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夕颜这个把月在南幽古族,疗伤的同时,心情也好了许多。

她见父亲的右手受了伤,有黑着一张脸,很是奇怪。

“还能怎么了,还不都是帝莘那小子惹的祸。那小子的三分之一的魂魄碎片被人取走了。”

夕仲没好气道。

“帝莘!他在什么地方?”

夕颜一听,也不顾父亲的伤势,急巴巴询问着。

“颜儿,你怎么到现在还这么不懂事,我说过,帝莘不是良配,战痕才是统一妖界的正统妖皇。”

夕仲一听,训斥着。

夕颜不吭声,可眼底的执着之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一次再见帝莘,虽然他对她冷漠无情,可夕颜却如同鬼迷心窍般,对帝莘的爱意不褪反增。

她人在南幽古族,可这些日子里,一直偷偷让人去打听帝莘的消息。

得知帝莘已经进入妖界,夕颜更是高兴地几日合不拢眼。

这样的夕颜,让夕仲很是不安。

“罢了罢了,你这性子,也都是我自小骄纵坏了。你的身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如今战痕兵临千狱城城下,你身为妖后,应当陪伴在他身边,我明日就把你送到战痕身边。”

“父亲,我不回去。”

夕颜一听夕仲要送她回去,面色骤变。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那事并非你自愿的,战痕不会计较。你回去后,抓紧和战痕生个孩子,把心定一定,至于帝莘的事,我和其他几个古族族长自有定度。”

无论拿走三分之一灵魂碎片的究竟是什么人,但必定是帝莘的同伙。

如此一来,帝莘手中拥有了三分之二的魂魄碎片。

余下的就只有战痕手下的那三分之一,一定要在帝莘的魂魄全部齐全前,捉住他甚至是击杀。

说罢,夕仲挥挥手,不愿和夕颜再多说。

“父亲……”

夕颜还欲多说,可这时,她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恶心之感直冲上了咽喉。

她忍不住捂住了嘴,干呕了几声。

看到了夕颜的模样,夕仲也不由动容。

他忙上前,替夕颜号脉,这一看,夕仲的面色铁青一片。

夕颜也预感到了什么,她回想起来,自己已经有一阵子没来月事了,算算日子……她抓住了夕仲的手,急道。

“父亲,我难道是……”

夕仲的沉默,间接回答了夕颜。

“不!我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有有身孕。这贱种,我不要它。”

夕颜了疯似的,捶打着自己的肚子。

夕颜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一晚的噩梦。

那肮脏的人族男子,爬在了她的身上,做着最无耻的事。

夕颜和战痕行房,自从流过两个孩子后,一直都有服用事后药。

唯独在通天部落的那一晚,她受尽打击,忘记了这事。

被带回妖界后,她浑噩度日,也忘了服药,一直到被送到了南幽古族,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了。

她不仅被玷污了身子,还有了这贱种。

她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人前她一直高高在上,如果,她被人知道了有了这个野种,她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帝莘。

“颜儿,你冷静些。好在现的时日还早,没人知道你怀了孩子。我替你再仔细检查一番,想法子打到它,没有人会现的。”

夕仲见夕颜情绪激动,生怕她再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好不容易才让她情绪恢复了稳定。

夕仲替夕颜仔细检查了一番,可这一检查,却现了一个大问题。

“这孩子,必须得留下。”

夕仲忽然改变了主意,不愿意打掉夕颜的孩子。

“为什么?父亲,这孩子不能留……只要它在,女儿就永远没法子……”

夕颜双目圆瞪,瞪着自己的肚子,仿佛要将里面都贱种,活活剜出来。

“你已经多次打胎,身子比一般人难受孕,若是这一次再不想法子保住这孩子,从今往后,你恐怕再不能怀孕了。你身为妖后,一直无所出,你觉得,南幽都的臣子们会怎么看?”

夕仲也是检查后,才现这一点的。

是药三分毒,夕颜也是自食其果,她这么多年,一直服用事后药,身子早已不易受孕,这个孩子,很可能会是她唯一的骨血。

考虑到这一点,夕仲不愿意打掉那孩子。

夕颜听罢,瘫坐在了床榻上。

~新的一周,求月票推荐票,满1oo月票加更,另外今日开始在公众号连载凌月一家五口的一系列免费番外,记得要来支持大芙子哦。收看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通过手机qq,搜索(公众号)-ms芙子-关注-查看历史消息,另外一种是通过微信公众号,步骤和手机qq一样,大芙不定时会在两个号上些红包和个人独家动态,记得要关注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