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本以为,这一条路线只是道路曲折,路线最长,防守应该会比甲路线松很多,可没想到,南幽都的人会在这里重兵把守。

叶凌月并不知道,就在过去的三天里,战痕得到了有人族猎妖者前往妖十三陵的消息,他认定了帝莘很可能就在其中。

战痕打算尽快攻下千狱城,防止帝莘等人有异动。

战痕御驾亲征,兵临千狱城城下,手下的两大妖王,各自拥军,占据了远近两条主要路线。

叶凌月和小九念早前没有因为阎九的事耽搁了,选额乙路线,反倒是最安全的。

可若是如此,阎九只怕也早已被神隐火折磨的查不多了。

一切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叶凌月凝视着前方的军营,反复思量着。

若是只有她和混元老祖两人,突破军营还不算难,但是她们身边还带着两个小家伙,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得闯过,是不可能的。

“混元老祖,你想法子去打听下,看看前方的事哪位妖王麾下的军团,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叶凌月命令道。

哪知不等混元老祖离开,小九念扯了扯叶凌月的衣袖,轻声道。

“干娘,如果是前方的军团,就不用调查了,我想我是知道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南幽阎部的军队,阎部的妖王,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亲爷爷阎立。”

小九念聪明的很,他在北狱司跟随赤太后学习各种妖法的同时,还涉猎了赤太后的书房里的大量书籍典故。

尤其是南幽都的各大势力,小九念都记得一清二楚。

其中就有关于南幽阎部的记载。

据说曾经阎部是妖界的著名军部,其实力和作战能力位列赤狱军和战族的“战狼营”之后,号称第三大军团。

只不过,那时候的小九念并不知道,自己是阎九的儿子,更不知道自己乃是阎族子弟。

“哦?居然是你爷爷的军团?”

叶凌月听小九念这么一说,再凝神看去,果然遥遥看到了一面军旗,军旗上,写着个“阎”字。

“呀,既然是小九念的爷爷,那就好办了,我们直接上门求见,看在小九念的份上,对方一定会网开一面,放我们过去的。”

赤赤一听,眉开眼笑,拉起了小九念,撒腿就往军团方向跑去。

“回来,你们这两个小家伙。”

叶凌月忙追了上去。

“主人,这法子虽然莽撞了些,可未尝不是个法子,骨肉亲情浓于水,不过最好还是私底下拜访比较好。”

混元老祖倒是觉得赤赤小公主的做法没什么不妥。

叶凌月也忐忑着,不知道妖王阎立是否会接受九念。

说话间,小九念和赤赤已经到了军团前。

军团的大门口,设了哨卡。

阎部的妖兵身形魁梧,目光炯炯。

看到了前方有声响,还以为是敌袭,哪知仔细一看,就见两个小不点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

“哪来的小鬼,前方是营部军营,擅入者死。”

那妖兵雷霆般的一声怒喝。

居然敢对她吼!

赤赤怒了,她小身板一挺,指着那名妖兵大骂。

“混账,居然敢这样对本公主说话,你可知道本公主是……”赤赤差点没咬掉舌头,差点忘了,眼前这些可是敌军,她连忙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你可知他是谁!他可是你们家家妖王的亲孙子,你们将来的少族长,阎九念!”

说着赤赤把小九念往前一推,送到了那几名妖兵的面前。

妖王的孙子!

妖兵们早就得了吩咐,这几日如果有人冒认妖王的孙子,那就乱箭射死。

妖兵正欲作,可再低头一看。

只见小九念长得粉嫩可爱,一双眼大大的,水汪汪的,而且身上还散出一股矜贵的气质,嘿,你别说,看上去还真有一副妖族贵族少族长的气质。

小九念虽觉得赤赤的做法有些不稳妥,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迎视着那些妖兵的上下打量。

小九念心中还是很期盼能看到自家爷爷的。

同样身为武将,爷爷会不会和外公一样喜欢他,还是会看不起他妖人混血的身份。

见小九念不卑不亢,小小年纪就颇有大将之风,妖兵们要犯起了迷糊。

他们相互使了个眼色,一人匆匆进军营去禀告妖王阎立。

“启禀妖王,外头有两小孩求见,自称是你的孙子。”

妖兵进去时,阎立正和手下部署着怎样逼宫千狱城。

听到了这话,阎立眉毛倒竖,拍案而起。

“奶奶(的),一个不够,还一下子来了俩,你们都把本王的话当耳边风不成,来一个,给我射一个,老子连儿子都要没了,还孙子嘞!再不照做,老子把你们给射了!”

那妖兵还想说,其中一个看上去和王妃有点像呢,被阎立这么一喝,一个字也不敢多说,灰溜溜就滚了出去。

小九念和赤赤在军营外等候,来回走动着。

哪知妖兵一出来,忽地变了脸色,一声厉喝。

“妖王说了,他没有孙子,敢冒充妖王孙嗣,乱箭射杀。”

小九念一听,面色白,赤赤也傻眼了。

顿时数百把冷弓,瞄准了小九念和赤赤。

“快走。”

两小家伙还在愣,好在叶凌月在暗处听得分明,和混元老祖忙抱起了两小家伙迅后退。

好在那些妖兵也没真的有心射杀,追踪了几步后,就迅退回了军营。

四人退回暗处后,小九念一脸的难过。

爷爷竟然不认他。

“小九念,你别难过啊,那老头有眼无珠,不认你,等到以后赤烨哥哥回来了,我一定让他带兵把那老头抓起来,狠狠修理一顿。”

赤赤后悔了,都怪她,不该出馊主意。

谁知道那妖王阎立会连自家的孙子都不认。

“九念,这件事你不用太难过,我若是阎立,儿子失踪了几百年,突然冒出个孙子,而且还是这种非常时期,也不会轻易相信。”

叶凌月拍了拍九念的小脑袋。

九念点了点头,有些遗憾道。

“干娘,我没什么,只是这样一来,我们要去千狱城就更难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