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符和灵纹相去甚远,阎九并不以为,叶凌月有这个能耐,能化解自己的妖符,但他也不愿泼叶凌月冷水。

“妖符就在石碑的背后。”

阎九告诉叶凌月后,叶凌月绕到了石碑后。

果然,石碑的背面,有大量特殊的符文纹理。

这些符文的字迹很是怪异,和叶凌月认识的灵纹截然不同。

见叶凌月半晌不语,阎九道。

“凌月,你不用太勉强,南幽古族是妖族最古老的妖族之一,他们的妖符恐怕是上古传承下来的,有些妖符,只怕连夕仲本身都无法破解。若非如此,赤烨与我也不会都找了妖符的道。”

也正是因为避讳南幽古族的妖符,哪怕是妖神卫最鼎盛的时期,帝莘和阎九也没有和南幽部落撕破脸。

直到夕仲强迫帝莘娶夕颜为妻,帝莘才彻底和南幽古族决裂。

阎九甚至怀疑,当初帝莘会被伏击,也是夕仲那老鬼出的主意。

“可我总觉得,这妖符我在什么地方见过。”

叶凌月摩挲着下巴,借着昏暗的篝火光芒,反复观察着石碑背面的文字。

灵光乍现,叶凌月想起了什么。

“鼎灵,把从唐家得来的第六块鼎片先吐出来。”

叶凌月总觉得那妖符的纹路似曾相似,她有过目不忘的惊人天赋,见过的东西,绝不会记错。

用神识和鼎灵稍作交流后,鼎灵就将第六块鼎片,也就是九洲鼎廓吐了出来。

这一片鼎片落到叶凌月的手中,也有大半个月了。

由于早前鼎片上有莫名的煞气,叶凌月就让鼎灵尽力去炼去上面的煞气。

只可惜,都过了大半个月了,鼎廓碎片上的煞气依旧没有消失。

不过经过了炼化,鼎廓碎片看上去干净了许多,上面的纹路也清晰可见。

叶凌月这一看,就现,鼎廓碎片上的纹路和南幽古族的所谓妖符,居然有不少异曲同工的地方。

难道说,这块鼎片会和南幽古族有关系?

“阎九大哥,关于南幽古族你知道多少,这块碎片上的纹路,你有没有印象?”

叶凌月索性将鼎廓碎片递给阎九过目。

“这不是南幽古族帝陵上的图腾嘛?又好像不对,这似乎是一个类似于古妖族图腾的图案,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阎九看了几眼后,吃惊道。

“你说的帝陵,难道是妖十三陵?”

叶凌月没想到,鼎廓碎片会和妖十三陵有所关联。

阎九所在的阎族,也是妖界古老的妖族部落之一。

他是天妖古族,是为数不多的能进入帝陵参拜祭司的人。

类似的图案,他确实在妖十三陵看到过。

但确切是哪一座帝陵上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叶凌月听罢,陷入了深思中,唐家的人只说过,碎片上的纹路是玉手毒尊后来雕刻上去的。

难道说,玉手毒尊也到过妖界,甚至于妖十三陵?

妖十三陵里究竟有什么?

是九洲鼎碎片,亦或者是其他关于鸿蒙方仙安危的线索?

叶凌月原本不打算去妖十三陵,如今看来,她在完成了北狱司的事后,有必要去一趟妖十三陵,希望届时还来得及和帝莘会合。

“阎九大哥,很抱歉,我恐怕暂时不能帮你恢复自由身。不过你放心,帝莘已经去妖十三陵了,也许他会比我更快找到帮你恢复自由的法子。”

叶凌月一脸的歉意。

“你说帝莘去了妖十三陵?”

阎九的声音高了几分。

“不错,难道妖十三陵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叶凌月奇道。

“倒也没什么,只是妖十三陵是帝莘的生父禁制他进入的地方。以前每次祭祀,由于血统的缘故,帝莘都会被隔绝在外,我常常会偷一些祭品给他吃。”

阎九回忆起了当年的时光,还有几分缅怀之意。

“赤烨不在,北狱司必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明日一早,你们就启程出吧。还有,我当初收集了三分之一帝莘的魂魄碎片,你也一并带走吧。”

阎九保管着帝莘的魂魄碎片这件事,也不知怎么就被南幽族长夕仲现了。

夕仲为了逼迫阎九交出魂魄碎片,就在这里布置下了神隐火和禁制,每日折磨阎九。

若非是叶凌月及时出现,那三分之一的魂魄碎片,迟早会落到夕仲的手中。

阎九说罢,石碑里,一团光球飞了出来,光球被叶凌月收了起来。

天明前后,叶凌月带着小九念和赤赤等人离开。

离开时,小九念咬了咬唇,他快走了几步,骤然回过头来。

“负心爹,你一定要挺住,等着我来救你,娘亲……她一直等着你回去。”

说罢,小九念忍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大踏步朝着北狱司的方向走去。

叶凌月看了眼石碑,叹了一声。

风声中,似有人回答。

“我等着你。”

叶凌月与阎九告别后没多久,就见了天边有一朵青云疾驰而来。

那青云落到了地上,却是一名青衣长者,不正是南幽古族的族长夕仲嘛。

夕仲今日一早,忽觉一阵心烦意乱,推卦一算,现大事不妙。

赶到了这一带时,才察觉这一带的禁制完全消失了。

神隐火也不见了!

再看阎九所化的石碑,好好的矗在了那里。

“夕仲老族长,好久不见了。”

阎九见夕仲黑着一张老脸,心情那叫一个愉快啊。

夕仲再用神识一扫,现阎九身上那一股属于妖族的妖力波动也随之消失了。

“是谁,究竟是谁!收走了我的异火?难道说,帝莘来过了!”

夕仲阴沉着脸,一脸恼怒地瞪着阎九。

“你问我,我问谁去?”

阎九装傻充愣。

“岂有此理,阎九,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夕仲一怒之下,只见他手掌瞬时凝聚起了一团黑气,黑气迅强盛起来,散出了暴戾无比的气息。

但见他手起掌落,那黑气翻涌着,嘭的一声,落到了石碑上。

既然帝莘的魂魄碎片不在,留着阎九又有何用!

夕仲的修为何等惊人,这一击却是用上了七八成的功力,定是狠心要置阎九于死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