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九的声音骤变,只见石碑下,猛地出现了一个“卍”字形的火阵。

神隐火从火阵中冒了出来,那声势,比起早前叶凌月和小九念遇到的还要猛烈。

火转瞬就吞没了整个石碑,阎九被淹没在了火中。

石碑被火苗吞没,尽管阎九忍耐里极高,可那火焰无疑是一种酷刑。

“爹爹!”

小九念一见,吓得小脸青,他顾不上自己还在和阎九置气,扑了上去,想要灭火。

“九念,离开!”

阎九忍着剧烈的痛楚,这些日子,他每日都要忍受这火阵的折磨。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随着火的吞噬一点点流失。

他很感谢叶凌月能在他彻底灰飞烟灭之前,带着小九念来看他一眼。

能听到小九念喊一声“爹爹”,与他相认,阎九心头的一块大石,总算是可以落下了。

他最后的遗憾,就是没能再看一眼蓝彩儿。

女子娇俏的容颜,那含嗔带怒的模样,至今仍栩栩如生,烙在了他的脑海中。

“神隐火?”

叶凌月见了“卍”字火阵,再看那火势,脑海中灵光一闪。

想来隐藏在阎九石碑下的神隐火,就是混元老祖早前所说的神隐火的本源火了。

世间异火,生生不息,但是只要能控制住本源火,就能彻底驯化或者是消灭。

神隐火也是异火,她早前既能吞噬了好几种异火,那眼前这一种,想来也没什么问题。

而且看样子,这神隐火很是厉害,也许能够进一步提升灰火的品质。

说做就做,叶凌月凝聚起了精神力,只见她玉笋般的指间,跳动着一抹灰色的火。

指间一弹,那灰火就落到了“卍”字火阵上。

灰火刚一落到火阵上,看上去毫不起眼,眼看就要被霸道无比的神隐火吞噬。

可随着火势的持续,灰火开始蚕食神隐火。

先是吞食一点,再是一簇,融合了多种异火的灰火,很快就反客为主,开始大规模吞食神隐火。

可怜那神隐火的本源火种,从最初的燎原之势,节节败退,最终变得只有拳头大小,瑟缩在角落里。

灰火一路高奏凯歌,到了最后,“嗷呜”一口,将神隐火彻底给吞食了。

被神隐火折磨着的阎九,也现了神隐火的变化,原本连石碑都能熔化的神隐火渐渐变得温和了起来,到了最后,彻底消失了。

吞食了神隐火后,灰火就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回到了叶凌月的掌间。

叶凌月稍一观察,现灰火的颜色有现了变化。

从以前的灰蒙蒙,变成了更加通透,而且只要她精神力一动,灰火就会变色隐匿,这样的灰火,用来偷袭埋伏,杀人越货,绝对是一杀一个准。

阎九诧异之余,不由心生震撼。

几年不见,叶凌月的实力更加惊人。

先不说她早前突破了神隐火的禁制,如今连神隐火都给吞食了,南幽古族那老鬼若是知道了自己的宝贝异火被吞噬了,只怕气得要吐血了。

见神隐火消失了,小九念再也忍不住,他跑到了石碑面前,抱着石碑放声大哭了起来。

阎九也是一阵心酸。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混元老祖和赤赤赶了过来。

原来神隐火被叶凌月的灰火吞噬后,这一带的禁制也跟着消失了。

见小九念大哭,赤赤不知所措,也跟着哭了起来。

一个喊着爹爹,一个喊着母后。

叶凌月安抚了好阵子,两小家伙才平静了下来。

夜色渐渐降临,两小家伙接连几天赶路,也是精疲力尽,都睡了过去。

叶凌月生了篝火,让混元老祖在四下巡逻着,这才和阎九畅谈了起来。

叶凌月告诉了阎九,当年他离开后,自己因为机缘巧合,想法子让妖祖重生,取名帝莘。

帝莘的外貌和脾气,和当初的巫重凤莘很相似,他如今也到了妖界,只因为某些缘故,没能来救阎九。

“你说你替妖祖取名帝莘?”

阎九倒是不好奇,叶凌月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让妖祖重生的。

他身上有一部分的妖祖魂魄,他能够感到,妖祖一定是重生了。

只是他没想到,叶凌月居然替妖祖取名“帝莘”。

“怎么?这名字有问题?”

叶凌月纳闷。

“没什么,只是前一世,妖祖的名字也叫作帝莘。我只是觉得,事情凑巧了些。”

阎九寻思着,若是巧合,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不过名字而已,也不是眼下两人关心的重点。

从阎九口中,叶凌月才知道,阎九化身为石碑,是因为战痕的暗算,中了南幽古族的一道上古妖符。

就连早前一直折磨阎九的“万”字火阵,也是南幽古族的族长夕仲在一个多月前布置的。

“南幽古族的老族长,乃是夕颜的父亲。他也是妖界为数不多的中级符师。此人老奸巨猾,当年妖祖的死就与他有关。我中的那一道妖符,也和他脱不了关系。至于夕颜,她是我和帝莘的旧识。”

阎九生怕叶凌月会误会,小心翼翼着向叶凌月解释夕颜和帝莘的关系。

“我知道夕颜是谁,她早前出现在通天部落,帝莘也与她见过了。你方才说的妖符,可是早前北狱帝赤烨中的那一种?”

叶凌月于是将同通天部落生的事,也讲了个大概。

得知战痕和夕颜都出现在古九洲,而且夕颜还惨遭人族*这件事还是让阎九很是意外的。

“战痕那种人,目睹了夕颜被辱,居然只是退回了妖界,这事有些不简单,”阎九沉吟道,“对了,你说赤烨那家伙也中了妖符?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被人暗算的?”

阎九听到这个消息,很不厚道地幸灾乐祸了起来。

好你个赤烨,早前你还嘲笑我,现世报了吧,这下子可轮到你了。

不过连赤烨都中招了,那如今的妖界,势必是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说起妖符,你中的妖符到底是什么模样,不妨让我看看。我早前学了一些灵纹,也许对破除妖符有一些帮助。”

叶凌月听得了妖符的厉害,不由对妖符生出了兴趣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