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帐内,云笙已经从小吱哟他们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大概。

尽管和云笙不过见了几次,但是小吱哟莫名相信,这位大美人不是坏人。

小乌丫虽然也有些小嫉妒云笙的美貌,但半神兽的直觉让她觉得,云笙是可以信任的。

因为云笙提起自家老大时,眼底会闪动着一种异样的柔光。

这种柔和的光,小乌丫在自家娘亲冰凰眼中也看到过。

她想,云笙对于自家老大一定是有很深厚的感情的。

更何况,若非是她,今晚小吱哟和小乌丫怕是要遭受念无方尊的暗算了。

两小家伙虽然都是天赋异禀,可终归是涉世未深。

“一个如此,两个也是如此,真是不让人省心。”

云笙一打听,已经猜测出夜凌光的也早就已经混在了凌月身旁好久了。

那混小子,竟还打扮成了女人的模样。

要是让她遇到了,一定把这小子五花大绑,拖回神界去。

“大美人姐姐,你在说谁一个两个的?”

小乌丫见云笙一会儿笑靥如花,一会儿磨牙霍霍,变脸跟小娃娃似的,很是好奇。

“噗,小丫头,我已经五百多岁了,你管我叫阿姨才对。更何况,我是你家老大娘亲辈的人物,你们以后若是喜欢,可以叫我笙姨。”

云笙可不愿意和自家女儿乱了辈分。

“笙姨,你是不是在担心老大,其实我也很担心老大,不如你去追老大。有你在,老大在妖界会安全很多,她离开才没多久。”

小乌丫乖巧道。

云笙沉吟了下,再看看小吱哟和小乌丫。

她是召唤师,对于灵兽神兽都有过人的见地,小乌丫和小吱哟天性纯良,而且血统高,若是培养得当,将来的成就绝不会下于神界的四大神兽。

“不了,人各有命,我的身份也不适合出现在妖界。倒是你们俩,留在九洲大本营并不安全,接下来的几日里,我留下来保护你们。”

云笙摇了摇头。

云笙相信叶凌月,一定有完全的对策,才会去妖界。

她若是到了妖界,难免会暴露身份,她又不能和叶凌月相认,索性就先留在人界,只可惜她在人界逗留的日子也不宜太久。

念无方尊虽然死了,可小吱哟和小乌丫依旧不安全。

“云姨,你不用担心我和小乌丫,我有自保的能力。那些妖蛇还有那个念无方尊,我还是能对付的。”

小吱哟挺了挺胸脯,在美人面前,他不免要头脑热一番。

“小家伙,人小志气倒是不小。你若是能完成继承鬼餮大帝的传承,也许是能保护你的小情人,只可惜,现在的你还不够格呢。”

云笙赞赏地冲着小吱哟点点头,眼底有些许的遗憾。

“咦,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继承传承?我也纳闷了好久,为什么我吞食了森罗鬼果王后,没有完全变身鬼餮大帝呢。”

小吱哟的牛皮一下子被云笙捅破,摸了摸脑袋,很是不好意思。

其实小吱哟自己也很纳闷。

明明鬼餮大帝说的,鬼畜一族的传承是很厉害的,可他除了个头长高了一点,体内的鬼力浓郁一点点外,和以前也没啥分别。

“因为你食用的森罗鬼果王并不完全,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森罗鬼果王里被人动过手脚。不过我倒是有些法子,可以让你们俩的修为更上一层。届时就算是我离开了,你们的能力也足以自保。”

云笙曾经是异界屈一指的神级召唤师,又在神界呆了数百年,见过无数的神兽。

以小乌丫为例,她本就是朱雀后裔,云笙和朱雀神兽也有些交情,只需要教会小乌丫一两个神技即可。

至于小吱哟,它早前曾经获得过夜北溟的一滴麒麟王血。

但夜北溟当时也没有时间悉心教导,云笙倒是可以让小吱哟身上的这一滴麒麟血的效用最大化。

小吱哟和小乌丫听了,都是大喜。

云笙见天色不早了,叫两小家伙先行休息,自己则是若有所思着。

她可没忘记,她在就击杀念无方尊时,念无方尊最后喊了“盟主”两字。

看来,念无方尊背后的人,正是九洲盟的盟主。

念无方尊一死,九州盟主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她得想想法子了。

念无方尊驱蛇偷袭“叶凌月”的事,宁缺确实是知情的。

黄泉代表队在天地双榜上表现出色,声望大涨,宁缺隐隐已经有些不安。

趁着这一次叶凌月怀孕,他就像先除掉叶凌月,大不了事后让念无方尊当替死鬼。

可是一夜过去了,念无方尊依旧杳无音讯,也没有关于九洲大本营里有人遭遇蛇袭的消息传来。

宁缺有些不安。

他命人一查,现念无方尊彻夜未归,连他的侍从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再一打听,“叶凌月”的营帐安然无恙。

宁缺已经知道事情不妙,他当即以寻找念无方尊为借口,在九洲大本营里搜查了起来。

一名目击者声称,曾经看到念无方尊出现在黄泉代表队队长的营帐旁。

宁缺当即就带了人去找“叶凌月”。

哪知刚到了营帐外,就见一名陌生的女子从营帐里走了出来。

那女子面若玉盘,一双眸水光灵灵,只是往那一站,就犹如磁铁般,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就是宁缺这样的人物,也免不得吞了一口口水,好半晌才回过了神来。

“你是何人?怎么会出现在黄泉代表队的营帐里。”

“在下云笙,是叶凌月的姨娘,听说我家月儿怀孕了,昨夜专程赶来照顾的。”

云笙笑了笑,那笑容,又是炫瞎了一干人的眼。

“昨夜来的?你有没有看到一名方士?”

宁缺盟主迟疑了下,再问道。

“我一个人都没看到。”

云笙眨了眨眼,宁缺老脸一红,眼珠子都不知往哪里摆。

“盟主,龙方尊来禀告,说在营帐外一里处,现了念无方尊的衣物,看样子已经被妖蛇给啃食一空了。不仅如此,最近附近的妖兽蠢蠢欲动,大规模聚集在大本营附近,形势很是危险。”

一名侍卫来报。

宁缺一听,顿时变了脸色,忙匆匆带人前去查看。

云笙倚在了营帐口,手中把玩着那根召唤骨杖。

“老匹夫,你以为这样就算了么,敢害我的月儿,我就让你整个九洲大本营都不得安生。”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