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明月怀了身孕后本就浅眠,那声响,让她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只见窗户大开,寒冷的风从外呼呼灌了进来。

黑暗中,洪明月仿佛看到了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珠子,一个突兀的黑影,窜了进来。

它有马匹大小,面目丑陋,身上的皮肤满是鳞片,和人一样,能直立行走。

它挟着一具人尸,盯着洪明月,将那人尸撕裂,啃食了起来。

洪明月惊呼了一声,守在外头的侍女忙走了进来,点亮了灯。

“有妖怪!”

洪明月衣衫尽湿,身子微微抖。

“没人啊,明月姑娘,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那几名侍女纳闷着,内室里,什么都没有。

窗户还关得好好的,除了洪明月和几名侍女外,什么人都没有。

洪明月一怔,难道说她真的了噩梦?

“可能我真的看错了,没你们的事了,都退下去吧。”

洪明月一场虚惊,再看看那几名宫女的脸色,嘟嚷了一句,打了几人下去。

她有些心虚,她这些年,坏事没少做,那些死于她手的男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

她早前也不是没做过噩梦,但是从未像这一次这样的真实。

这一夜,洪明月翻来覆去,始终没有睡好。

到了第二夜,依旧是三更前后,同样的场景再次出现。

“来人!来人!”

洪明月惊叫道。

那些侍女进来时,内室依旧空无一人,

侍女们连着被骚扰了两晚,看洪明月的神色愈不善,也就懒得再安慰她,只是将门窗检查了一遍,就不再理睬洪明月了。

洪明月这一次,没有贸然睡下,她独坐在床头,一宿未曾合眼。

如此两个夜晚,洪明月那张看着千娇百媚的脸上,也不免憔悴了几分,可她一想到早前宫女房里的简陋,愣是咬牙没有搬。

兰楚楚终究是小看了洪明月,洪明月是什么人,她连人都吃过,这般的场景,足以吓坏每一个女人,可唯独洪明月不怕。

最初的时候,洪明月也以为自己是在做噩梦。

可她终归是杀过人吃过人的,房间里的那一丝血腥味是绝对真实的。

这证明,她的房中的确有人闯入过。

洪明月眼下只想弄清楚,那怪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洪明月强打起精神来,仔细检查着。

她意外现,窗户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而且在窗外的雪地上,也有细微的足迹。

只是那足迹,并不像是人的足迹。

“无论你是人还是怪物,到底是谁派来的,这个孩子,我无论如何也要生下来。我洪明月要的,谁也夺不走。”

洪明月阴测测地笑着,望着梅园重重梅树之上,那一座兰楚楚所住的巍峨的宫殿。

明月“做噩梦”的消息传到了兰楚楚那时,兰楚楚正躺着了贵妃榻上,身旁的侍女替她捶着腿。

“娘娘,那个下贱的人族女子听说这几夜都连着做噩梦,我看她肚子里的孩子,早晚被吓没掉。这种人怎么配得上神尊大人。”

侍女在旁数落道,言语间,带着一股羡慕的意味。

北境神尊在神界,可是有无数的爱慕者,多少神女想要与他结缘,奈何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居然让一个人族占了先,神宫里的侍女们暗地里都是嫉妒的紧。

“她不配,难道你就配嘛?”

兰楚楚不冷不热地说道,眼在那名侍女身上逗留了片刻。

这些狐媚子,别以为她不知道,背地里议论着,说是她生不出儿子,神尊大人为此不悦,迟迟不肯回宫。

早晚,她要把这些搬弄是非的侍女们,一个个都喂了那怪物。

“奴婢不敢。”

那侍女见兰楚楚目露凶光,吓得连忙跪倒在地。

自打神妃生下了小公主,北境神尊没有回信,神妃娘娘的脾气就时好时坏,手下的侍女都遭了秧,好几个侍女都莫名其妙失踪了,听说是被神妃娘娘赶出宫去了。

北境如今的境况并不好,多地闹雪灾,在神宫里还能衣食无忧,若是离了这里,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妹妹,谁又惹你生气了。”

兰苍走了进来。

看到地上的侍女瑟瑟抖,他随口说道。

看到了兰苍,兰楚楚一脸的不悦,挥了挥手,让那侍女退下。

“你怎么又来了。”

见四下无人,兰苍挨了过来。

“自然是想你和我们的宝贝女儿了。”

“闭嘴。兰苍,你不要命了不成,我早就和你说过,那孩子无论是男是女,和你都没半点关系,那是我和九夜哥哥的骨肉。”

兰楚楚冷着脸,怒视着兰苍。

“啧啧,你这是有了女儿忘了爹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担心梅园里的那女人生下儿子来,夺了你的九夜哥哥。我们俩都生了一个孩子了,你心里还只有奚九夜一个男人?”

兰苍说着,用力一扯,就将兰楚楚搂在了怀里,大掌游离在她的胸前,她刚生完孩子,身子丰满了许多,比起早前,更有诱惑力。

“兰苍,你再无礼,小心我喊人进来。”

兰楚楚和兰苍扭打了起来,可不知为何,兰苍那双肮脏的手在她身上划过,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了起来,身子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气力来。

她知道,那是她体内的相思欲起得作用。

兰苍大笑着,抱起了兰楚楚,两人一起跌倒在了床榻上。

一番欢(爱)后,兰楚楚面色绯红,她咬了咬唇,用背对着兰苍,不愿多说一个字。

兰苍起身穿好了衣物,一脸的靥足。

“兰楚楚,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好,没有我,你一辈子也生不出儿子来。”

兰苍走后,兰楚楚气得不轻。

这时,恰好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兰楚楚走到了一旁的摇篮旁,望着里面的女婴,眼底闪着怨毒之光。

“兰苍,我早晚有一天,要亲手送你和这个贱种上西天。”

兰楚楚心中明白,她只能等。

只有玉手毒尊早一日研制出她体内的相思鱼的毒,她才能彻底摆脱兰苍的纠缠。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