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神界,洪明月还以为神界至少比古九洲那种地方好很多。

可哪知道北境冰天雪地,千里冰封,绿树繁花都很难看到。

这里终年吹着森寒刺骨的罡风,和她想象得很有些出入。

在这种地方安胎?

洪明月心里直犯嘀咕,可一想到这里终究是神界,她也有机会成神,洪明月就将心底的不满压了下去。

当站在冰雪雕砌的巍峨神宫前,洪明月的心说不出的澎湃。

不愧是神尊的宫殿,气势恢宏,别说是当年的侯府,就连大夏皇宫与北境的神宫比起来,都不足其十分之一。

直到陪同的神将让她在宫外等候,先行进去通报神妃时,洪明月才意识到,这座神宫的女主人另有其人时,洪明月才回过了些神来。

关于这位北境的神妃,洪明月早前在接近奚九夜时,南幽后也是做过一番调查的。

据说这位神妃乃是一名神帝的私生女,人神混血,性格温柔,和奚九夜很是恩爱。

想来奚九夜最喜欢性子,也就如这位神妃,所以洪明月才掩饰了本性,追随在奚九夜身旁时,一副低眉顺目的品性,果然得手。

虽说是神妃,可在洪明月看来,对方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上位的小三。

自己未必就不如她。

想着这些,洪明月裹紧了身上御寒的裘衣,等在了神宫外。

北境神宫内,兰楚楚躺在了美人榻前。

许是第一胎流血过多的缘故,兰楚楚怀这一胎时,明显比早前辛苦很多。

“九夜哥哥的信?”

兰楚楚还有些奇怪,奚九夜自从离开了北境后,一般是一个月写一封信回来。

这才多久,又来信了,想来他一定很牵挂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了这里,兰楚楚不禁有些黯然。

她抚了抚七个月大的肚子,暗道,若是这孩子是九夜哥哥的亲骨肉该多好。

可恨那相思欲的毒还有兰苍那家伙,阴魂不散,让她日夜难安,希望玉手毒尊来了后,能化解她身上的毒。

兰楚楚懒洋洋道,她身子不方便,这阵子乏得很。

“把信念一念。”

身旁的侍女忙打开了信件,看了几眼,这一看,那侍女吓得噤声,不敢吭气。

“信中写了什么?呈上来给本宫。”

兰楚楚见侍女神情不对,接过了信一看。

一看之下,兰楚楚差点没厥过去。

奚九夜居然有了其他女人!

而且那女人还有了他的骨肉,这会儿人就在神宫外!

兰楚楚气得浑身抖。

“奚九夜,你对得起我!”

兰楚楚的声音,犹如地狱的恶鬼,冷得让人憷。

她的胸膛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烧,五脏六腑全都疼得厉害。

兰楚楚没想到,奚九夜竟会有其他女人。

五百年了,除了夜凌月那个贱人外,奚九夜从未对其他女人稍加颜色。

她以为他对自己的情意,坚不可摧。

哪知道一句“意乱情迷,做错了事,”奚九夜就想将她打了。

奚九夜竟还在信中信誓旦旦,说他并不爱那个叫做洪明月的女人。

只要她一生下孩子,他就会将她送回人界。

至于她的孩子,无论是男是女,都会养在兰楚楚名下。

谁要替一个人族贱人养孩子。

“神妃娘娘,你千万不要动怒。神尊大人还没回来,不如你趁着这个机会,将那女人收拾了?”

侍女见了,小声提醒道。

奚九夜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过侍妾,但最多宠幸不过一个月。

只要过了一个月,兰楚楚怕他生出感情来,都会暗中处理掉。

“收拾?她可不是那些下等的侍妾,能勾引到九夜哥哥,还有本事有了身孕,这女人不简单。九夜哥哥子嗣单薄,他想要那个孩子。若是这女人有个三长两短,九夜哥哥必定会对我心生嫌隙。”

兰楚楚虽是怒极,可是稍作思考,怒火稍减。

对于奚九夜,兰楚楚始终是心中有鬼的。

她和兰苍私通在先,又隐瞒了奚九夜那么大的秘密,奚九夜这些年对她也的确是一心一意。

可即便是如此,也不代表,兰楚楚可以和其他女人共享奚九夜。

她表面良善,实则城府极深,否则当年也不会冒名顶替夜凌月,占了奚九夜救命恩人的名头。

奚九夜与她同床共枕那么多年,也是完全被她蒙在了鼓里,否则也不会将洪明月送了过来,还妄想两女能够和平共处。

“来人,替本宫慢慢梳妆打扮。本宫过会儿倒是想看看,那贱人长了一副什么狐媚样,竟能爬上了九夜哥哥的床。”

兰楚楚精心修饰了容貌后,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才由侍女搀扶着,慢慢步出了神宫。

北境神宫外,洪明月也等了一个时辰有余。

她怀了身孕,又刚到北境,即便是有元力护体,也觉得遍体生寒。

等到兰楚楚出来时,洪明月已经冻僵了。

“神妃娘娘到。”

洪明月忙做乖巧状,颔低眉,只见前方有一阵香风扑面而来。

“大胆,见了神妃娘娘还不下跪。”

一名侍女呵斥道。

洪明月心中不悦,但也只能是缓缓跪了下来。

“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

洪明月听到了一个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清甜嗓音,她缓缓抬起头来,恰好与兰楚楚正面对上了眼。

只见一张楚楚动人的娇颜映入眼中,洪明月正欲细看,却现对方刹那间变了脸色。

兰楚楚倒吸了一口冷气。

“夜凌月!怎么是你!”

洪明月不由摸了摸脸,想起了自己这张脸和北境女军神很是相似。

“神妃娘娘,民女洪明月,并非是什么夜凌月。”

“大胆,本宫让你回话了嘛?来人啊,给我掌嘴!”

兰楚楚一看到洪明月那张和夜凌月相似的脸,什么理智,什么温柔大方,全都在那一刹那崩分瓦解。

夜凌月!

她又回来了!

那个阴魂不散的女人,她害死了自己和九夜哥哥的第一个孩子之后,又阴魂不散地回来了。

兰楚楚只觉得天旋地转,忽然间,她的肚子里一阵剧烈的疼痛,她觉得身下热热的,有什么东西,从腿上流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