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的雷闪呼啸而至,那张牙舞爪的紫色电龙扑杀到了小女孩的头顶。

看似无畏无惧的小女孩,身子止不住颤了颤。

“天灵灵地灵灵,月儿不是坏人,一定不要劈死我。嘤嘤,爹爹娘亲,还有干娘干爹,你们一定要保佑月儿。”

终归还是个小女娃,说是不怕那是假的。

七岁大的夜凌月这时,心底也怕的紧。

可是一想到紫紫若是被霹中了,就会死,她的心底又生产了一股勇气来。

她骤然张开了手臂。

就在雷闪呼啸而至时,小女孩的体内,忽然出了一道光亮。

那光亮,就如一个巨大的八卦。

那光亮一下子冲入了天际,和那道威力惊人的紫色电龙撞击在一起。

白夜如昼,两股不可思议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就如火星撞地球那般,威力惊人。

光亮如潮水般,扩散开。

周遭的一起,树木、岩石,全都在两股力量的冲击下,化为了灰烬。

小女孩的身子,也被两股冲力重重地掀翻。

那两股力量,太过强大,小女孩一度昏厥了过去。

她瘦小的身子飞得老高,眼看就要落到了地上。

她这么小,这么弱,若是从如此的距离摔下,必定会身异处。

叶凌月的心,像是被一只手捏住了。

脚下不自觉往前跨了几步,伸出了手,想要接住那个犹如秋日落叶一般的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只会是徒劳。

可就在那时,一双手叠在了叶凌月的手上。

那是一双近乎透明色的手,白皙,没有一丝毛孔,修长的指,属于少年的一双手。

那双手,稳稳地接住了跌落的小女孩。

叶凌月愣了愣,抬起头来,她看到了一抹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紫衣,一头银色短的少年。

少年长得很是俊美,他有一双忧郁的近乎多情的紫眸,鬼斧神工雕琢而成的容貌。

在他如玉一般的额头上,有一抹金色的印记。

他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

“你是?”

叶凌月倒吸了一口气,有些魔怔地望着少年。

尽管眼前的面庞还很稚嫩,但是只是一眼,叶凌月就认出了这个少年。

师父紫!

这位被小女孩叫做紫紫的少年,竟然就是少年时的师父紫。

看到蜷缩着,浑身满是伤口的小女孩,嘴角还流淌着一抹淡淡的血迹,少年师父紫的眉心蹙成了一个“川”子。

他单手托举着小女孩,另一只手按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抽疼,一点点的,像是一根针在扎着。

“菩提本无心,为何会疼?”

少年师父紫恍若叹息般,呢喃了一句。

小女孩出了微弱的呻(吟)声,看到她痛苦的模样,少年师父紫的脸绷紧,他犹豫了下,将小女孩抱在了怀里。

他的动作很生疏,看上去鲜少与人亲近。

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少年师父紫挥了挥手,只见周遭,一片树藤生长了起来,遮挡住了雨水。

他不知如何是好,想了想,只能是抱着小女孩。

她的身子,在一点点的变冷。

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也跟着越来越疼了。

“爹爹,娘亲,月儿好冷……”

小女孩无意识地说着。

少年师父紫紫眸的颜色,越来越深沉。

他想了想,俯下了身来。

唇如同羽毛般,轻轻落在了小女孩的额头。

柔软而又温暖的唇碰触到小女孩冰冷光滑的额头时,小女孩和少年紫的身子都微微一颤。

一股怪异的感觉,蹿入了少年的身子。

叶凌月看到,少年师父紫的嘴里,有什么东西,钻入了小女孩的额头。

紧接着,小女孩原本已经苍白的脸色,慢慢又恢复了红润。

怀里的那具小小的软软的身子,一点点变得柔软,温热了起来。

少年师父紫眼底的沉郁之色,也渐渐散去。

他有些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唇。

望着怀里的那个小小的人儿。

“以后,换紫紫来保护你。”

少年的声音,低缓而又有力,像是一曲亘古不变的誓言。

远方,一阵阵呼唤声传来。

少年师父紫犹豫了片刻,渐渐消失了。

“月儿!”

看到了女儿躺在了荒芜的地上时,云笙和夜北溟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们飞奔而来。

云笙心疼着将女儿抱在了怀中,看着她的小脸惨白一片。

“月儿不怕,娘亲这就带着你回去。”

云笙自责不已,暗骂自己是个不负责任的娘亲。

当她想要将女儿抱起来时,却现女儿的一只手,居然还紧紧拽着那一棵紫叶菩提的枝桠。

就好像抱住的不是一棵树,而是她的生命,她的全部。

云笙心疼极了,和夜北溟费了不小的力气,两人才让女儿松开了手。

夫妇俩抱着小女孩匆匆离去。

天上,昼夜不停的雷闪渐渐散去了。

那一棵紫叶菩提在了风中,悄然屹立着,一直到了第二天,雨过天晴,天空挂着一抹绚丽的彩虹。

自那一日后,好几日,小女孩都没有出现。

叶凌月知道,那是因为小女孩重伤恢复后,被生气的云笙夫妇禁足了。

这一禁足,就过去了足足三个月。

紫叶菩提树虽然躲过了天劫,却也遭遇重创,树木呈现了枯败之势,一点点枯萎了下去。

等到云笙夫妇终于消了气,小女孩趁着爹娘忙于政务,偷偷溜了出来。

她看到的,却是一棵已经彻底枯萎的紫叶菩提。

小女孩看到这一幕时,哭得很是伤心。

从白天到黑夜,她哭得双眼红肿。

“月儿,你不要哭了,这棵树死了,娘亲再给你种一棵树怎么样?”

云笙和夜北溟来寻女儿时,看着精神萎靡的女儿,很是心疼。

“不要,我只要紫紫,它是独一无二的。还有紫紫没有死,它只是冬眠了。等到来年春天,它就会重新活过来的。”

小女孩不依不饶着。

云笙和夜北溟无奈,只能任由小女孩等候在枯萎的树旁。

以后的每一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小女孩从七岁长到了八岁、九岁、十岁……

思园里的树木开花了,结果了,落叶了,枯萎了,一茬又是一茬,可始终有那么一抹影子,时不时会出现在那一棵枯萎了的树旁,日复一日的等待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