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后,奚九夜就回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

兰楚楚肚子里的孩子,是奚九夜走后和兰苍苟且才怀上的。

她频繁写信,就是想要试探,奚九夜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

奚九夜身为神界战神,早前也不是远行征战过。

兰楚楚本计划着,最好是十月怀胎届满,她顺利产下孩子,奚九夜再返回,孩子只是差上一两个月,想来奚九夜也就不知道了。

可哪知道,奚九夜会回来陪她待产。

这样一来,她除非是早产,否则孩子的月份上就说不过去了。

兰楚楚面色阴晴不定,手中拿着那封信,就如烫手山芋,不知如何是好。

“都下去吧。”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兰苍走了进来。

奚九夜不在的这些日子,兰苍以照顾姐姐的名义,频繁进出兰楚楚的宫中。

寝宫里的侍女,早就已经换成了兰楚楚和兰苍的人,众侍见了,不敢多说,退了下去。

“你又来做什么。”

兰楚楚见了兰苍,没好气道。

“怎么,当老子的来看看自己的儿子,还不许了?”

兰苍旁若无人,走到了榻边,将兰楚楚强行拉到了怀里。

兰楚楚怀孕后,身子日渐丰盈,被雪白的狐裘一映,那很是诱人,兰苍忍不住揉了一把。

兰楚楚暗恨着,一把将兰苍推开了。

“兰苍,我警告你,九夜哥哥就要回来了。他回来后,你立刻给我滚,你我之间的秘密,你最好烂死在心底,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啧啧,都说最无情,几个月前,是谁天天缠着我索欢无度,有了种后,就翻脸不认人了。兰楚楚,你别想利用完我,就一脚蹬了我,别忘了你身上还有相思欲的毒。这毒可不简单。”

兰苍邪笑着。

他和兰楚楚有了第一次后,兰楚楚没有立刻怀孕,两人之后,又生了数次关系。

他对兰楚楚的身子,很有感觉,舍不得丢了这到嘴的肥肉。

“你说什么?相思欲难道还有其他的副作用!”

兰楚楚一听,那细细的柳叶眉扬了起来。

“相思欲乃是阴阳毒,一阴配一阳,从今往后,你只认我一个男人。奚九夜就算是回来了,也无法改变你是我的女人的事实。”

兰苍不怀好意道。

他看上的女人,岂容其他男人再染指。

就算是奚九夜和她行房,她也只会像死鱼一样,享受不到半点鱼水之欢。

兰楚楚的年龄,正值盛年,没有男人的滋味,她又怎么忍得住。

“兰苍,我杀你!”

兰楚楚煞白着脸,不顾自己笨重的身子,扑上前去,与他厮打了起来。

这畜生,简直就不是人。

他害惨了她,如此一来,她和奚九夜的将来,就全毁了。

兰苍压根没把兰楚楚当一回事,他一把擒住了兰楚楚的手腕,将她制住了。

“我的好妹妹,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万一动了胎气,你就前功尽弃了。我有什么不好,奚九夜不过是比我身份尊贵了些,长得俊俏一些,只要我当了神尊,他能给你的,我全都能给你。你若是再忤逆我,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休怪我把事情的真相全都告诉奚九夜。”

兰苍半威胁半哄劝着。

要不是他爹一直嫌弃他血统不纯,他未必就不如奚九夜。

以他的身份,想继承神帝之位那是不可能了,但捞个神尊当当还是可以的。

再不济,将来弄死了奚九夜,他的儿子当了神尊,他就是神尊的老子,就可以在北境呼风唤雨,当太上皇了。

兰苍的心思,全都落在了兰楚楚的眼底。

兰楚楚气得浑身抖,可稍作考虑之后,她眸间狡光一闪而过。

兰苍是个亡命之徒,他要是疯起来,真的会拼个鱼死网破。

这时候,不宜和他撕破脸。

待到她生下孩子后,再想法子从兰苍那骗到解药,杀了这猪狗不如的东西。

兰楚楚想明白后,一改常态。

“兰苍,你别生气,我不过是说说罢了。我早就是你的人了,又有了你的骨肉,一颗心全都在你身上了。奚九夜来了信,两个月后就会回来。我们的孩子只怕会被怀疑。”

兰楚楚身怀六甲,又常年身处深宫。

身旁的侍女也全都是些不中用的,孩子的事,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法子。

“这有何难,只要我找人替你催生,反正再过两个月,你的肚子也有八个多月了,生下来后,再用神丹妙药养着,不会有什么问题。”

兰苍见兰楚楚说得虔诚,也就信了她的话。

“你竟认识那样的异人?”

兰楚楚诧道。

“寻常的方士哪里懂得这么歹毒的法子,不过我倒是认识一人,那人也许能帮上忙。只不过,要想见到那人,还需要你帮个忙。”

兰苍眼珠子转了转。

事关他宝贝儿子的前程,他可不能怠慢了。

“什么忙?”

兰楚楚狐疑道。

“你给父王写封信,就说你这阵子身虚体弱一查现身中慢性毒,若是医治迟了,只怕胎儿不保,需要天牢里的一名方尊帮忙解毒。”

兰苍说道。

“方尊?你有没有搞错,催生神胎这种事,连方仙级别的方士都未必能行,你居然准备让一名方尊出手帮忙。”

兰楚楚不悦道。

八月催生,本就危险的很。

她上一次生那怪物时,已经流了很多血。

若是再有个不测,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她还要和九夜哥哥白头到老的。

“你看你,就是性急,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嘛。那方尊虽然只是方尊,却不是普通的方尊,修为比起那些所谓的神界方仙也是只高不低,只因为她修炼的是阴毒的毒术,早年又因为重伤了父王手下的一名方仙,这才被关入了牢中。况且对方也是一名女子,帮你催生最合适不过。”

兰苍信誓旦旦道。

“哦?那方尊真有那本事?既是如此,你快告诉我那女人的名字,我好和父王要人。”

兰楚楚急道。

“那女人叫做玉手毒尊,那封信你只需要这样写……”兰苍和兰楚楚窃窃私语了起来。

~加更送上,最后五个小时的双倍月票,还能投票的就投哦,苹果手机的亲们可浏览器登搜本书投票,谢谢所有投票的亲们~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