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没有,黄泉代表队的队长向九洲代表队的副队长挑战,约战风云台呢。”

“九洲代表队?不就是现在九洲荒狩上第一名,黄泉代表队好像没听过,该不会是什么三流代表队吧?”

因为是宁盟主和长老会亲自选派命名的代表队,九洲代表队在九洲大本营的地位斐然,一直被视为宁盟主的私人卫队。

想不到居然有人胆敢冒犯宁盟主的权威。

而且对方还是只没名气的代表队。

“孤陋寡闻了吧,黄泉代表队是刚崛起的黑马,听说他们就在今早之前,还是一只三流代表队,可就在半个时辰前,一跃成为了九洲荒狩第三名,和金家并驾齐驱呢。”

“真的假的?那至少也得好几百万的功勋值吧。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

叶凌月约战岳梅的消息,就如一场飓风,很快就席卷了整个九洲大本营。

只是消息传出去后,不知怎么的,就成了黄泉代表队和九洲代表队之间的较量了。

消息传到金家代表队时,洪明月看了眼奚九夜。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今日一早,奚九夜回来后,就没说过什么话。

可从眼神看,他很不高兴,连金暮邀他一起去主帐他都断然拒绝了。

“不去。”

奚九夜薄唇一抿,蹦出了两个字来。

那女人,即便是死了,那也是活该,帝莘说什么,她就信什么,把自己的一番心意,全都当成驴肝肺。

再说了,她那般的性子,只有算计别人的份,会出什么事。

奚九夜嘴上不愿意去,可心绪却乱糟糟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大人,府里送了信过来。”

北境十三骑的一名侍卫走了进来,递上了一封信。

按照奚九夜早前的命令,停留在人界时,神界送来的信,一律被称为府里。

这阵子,兰楚楚来信比以前频繁,看得出,对神尊大人思念得很。

洪明月站在了一旁,迅看了眼那封信,信封上是几个娟秀的小篆,那字迹,一看就是女子写来的。

洪明月知道,那是奚九夜的妻子写来的。

她一直知道,奚九夜在神界有个神妃。

但洪明月也知道,那女子只是个妃子,并非是北境的神后,这就意味着,她还有机会。

但奚九夜鲜少提起来,洪明月还想再看,却见奚九夜冷喝了一声。

“出去。”

洪明月咬了咬唇,还是走了出去,走到营帐口时,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心中暗暗期许着,老天能多眷顾她一些。

信是兰楚楚寄来的。

两人分别近半年多,兰楚楚已经恢复了昔日温柔如水的模样,信中字里行间,都是对奚九夜的思念,她询问着奚九夜的归期,一副小女人的娇态跃然纸上。

奚九夜看了信后,早前因为那地煞女君主而不快的心情舒缓了许多。

“还是兰儿最贴心,来人,研墨。”

算算日子,再过两个多月,兰楚楚的产期也快到了。

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骨肉,奚九夜还是很重视的。

九洲鼎的寻找并不顺利,奚九夜只能是暂缓这个计划,他留在古九洲的最后目标,就是太虚墓境。

种种迹象表明,太虚墓境并不在古九洲或者是中原地区。

奚九夜眼下怀疑,太虚墓境很可能在妖界。

这次的盟主任务,金暮已经转告了他。

恰好可以进入妖界,寻找太虚墓境。

至于妖祖的帝王妖脉,奚九夜并没有放在心上。

只要从太虚墓境里得了神印,他就返回神界。

兰楚楚产后虚弱,得了神印后,就能成为神体,奚九夜打算将神印作为给兰楚楚的礼物。

只是在得了神印后……奚九夜的笔一顿,一滴墨汁溅在了上好的宣纸上。

那滴墨汁从一个小黑点,迅扩大,在白净的纸上显得尤其碍眼。

那黑点,就像是那个女人,无端端出现,又牢牢占据了他的脑海。

该死,他想那女人做什么。

奚九夜的眸间有怒色翻滚,思绪就如脱缰的马,止不住就往那女人身上飘。

他有些撒气,将已经写了大半的纸一把扯下,揉成一团,丢在了一旁。

“大人?”

在旁伺候着的神将不知奚九夜为何无端端动怒。

北境十三骑跟随奚九夜多年,只觉得这阵子的神尊大人脾气阴晴不定。

奚九夜也不多说,迅又写了一封信。

“把信送回北境。”

神将领命,刚走出了几步。

“慢着,送信时有经过风云台的话……看一看那边的情况……罢了,我自己去。”

奚九夜起了身,丢下了目瞪口呆的神将。

“神尊大人这阵子不大对劲?”

那名神将看看手中的信,信封上,大人的字迹很是潦草,看得出有些漫不经心。

这可是给神妃娘娘的信,神妃娘娘一直都是神尊大人心尖上的人。

可最近,神尊大人对神妃娘娘似乎不那么上心了。

“岂止是最近,神尊大人已经好阵子不大对头了。”

另外一名神将努嘴,嘲笑同伴迟钝。

“难道是因为那个洪明月的缘故?”

“你傻啊,神尊大人要真是对洪明月上心,又怎会让她喝事后药。我倒是觉得,神尊大人对黄泉代表队的那个女队长非比寻常,神尊的心中,只怕有了其他女人了。”

“不是吧,那女人长得和神妃也差太多了,大人要真看上了,这得多重口啊。”

“你懂什么,男人看女人,又不是全凭长相,负责那个叫做帝莘的,又怎么会对那女队长死心塌地。”

“啧啧,没准这次我们回去后,北境神宫就要多一个新的女主人了。”

那两名神将边讨论着,边将信送回了北境。

寒冷的北境神宫内。

兰楚楚腆着个大肚子,她的肚子已经有近六个多月了。

“神妃娘娘,神尊大人回信了。”

从宫女手中接过了信后,兰楚楚仔细看着信,信上没有几行字,只是叮嘱兰楚楚注意身子,信的末尾,奚九夜写着,再过两个月,他就会返回北境。

看到这一行字时,兰楚楚面色一变,从榻上坐了起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