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赤狱军的将士们一走,小赤赤小脸一垮,吐了吐舌头。

“小九念,你太厉害了。那些家伙,居然真把事情说出来了,他们可是连母后都没告诉呢。我这就去告诉母后!”

原来,小赤赤和小九念刚才到赤太后殿中请安,见赤太后愁眉不展,小赤赤又许久不见赤烨,心里就起了疑心。

她见从母后口中问不出什么,很是郁闷,恰好出来时看到了赤狱军的几人在那里嘀嘀咕咕。

她隐约听到了什么人族女子,什么妖帝不让说,小赤赤人小鬼大,立刻就想上前逼问。

好在小九念制止了她,九念出身将门,虽然年纪小,但是用兵之道和用人之道,却比这些有几百年道行的妖祖要通透的多。

他也知贸然去问,赤狱军一定不会坦白真相,索性就假装他们已经听到了真相,再也赤太后当挡箭牌,赤狱军果然上当。

“赤赤,你先不要冲动。这件事,我觉得,不宜告诉赤太后。”

小九念拦住了赤赤。

“为什么?既然知道了大哥是为了一个女人才出的事,那就必须顺藤摸瓜,也许那女人知道大哥的下落呢。”

小赤赤一提起那女人,就不禁两眼光,她已经认定了,大哥的失踪一定和那女奸细有关。

大哥也太逊了,万年王老五,居然会一朝中了美人计,而且还是被迷得晕头转向。

她到是很好奇,能治得了大哥的是怎样的奇女子!

额,不对,是怎样的狐狸精!

“赤赤,你太天真了,你没留意到,赤狱军和师父的神情都很紧张嘛。赤烨妖帝在北狱司威望很高,他失踪,一定会引来很大的风波。赤太后只有一个儿子,她明知赤烨妖帝可能有危险,却依旧不肯外出寻找,想来是考虑到南幽都的那些人会有异动。”

小九念在北狱司也呆了几个月了。

这几个月里,赤太后对他,可是精心调教,一心想要把小九念训练成能和赤烨“打对台”存在,可谓是不遗余力。

小九念也是不负众望,他就如一块海绵,在短短的时间内,文韬武略,学习的很是齐全。

他如今对妖界的形势的了解,比起赤赤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也很清楚,南幽都和北狱司两者之间,多年来都会水火不容的局面。

如今作为妖界咽喉的中原地区平衡被打破,北狱帝失踪,南幽帝必定会带兵进攻北狱司。

这种情况下,北狱司只有赤太后一人坐镇,她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北狱司。

赤赤这会儿去说,只会让赤太后分神,影响赤太后接下来的布局。

赤赤听小九念这么一分析,似懂非懂,但小九念的主意历来比她多,他说不能告诉母后,就一定不能说。

“那怎么办?”

“你想不想找到赤烨妖帝?”

小九念反问道。

“想啊,我很担心大哥。他虽然看上去很凶,实力也很高,其实从小到大,他都特别笨,一旦是他亲近的人,他就容易被骗,否则这些年,他也不会被母后和我吃的死死的。我这个做妹子的,要不去找他,他没准就被坏女人骗得连一根毛都不剩了。”

小赤赤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小九念嘴角抽了抽,要是赤烨妖帝知道,在自家宝贝妹妹心目中,自己就是这么个评价,只怕要气得翻躺尸了。

“那就成了,赤太后不能去,那就换我们去找赤烨妖帝。我猜,他应该还在古九洲,也许我们能在通天部落里找到一些线索。”

小九念说道。

他其实也是存了私心的。

前往通天部落的妖路,恰好有经过土地公公被封印的地方,他很久没见到了他了,想要去看看他,哪怕只是偷偷看一眼也成。

“可是,就凭我们两个,在妖界还好,若是去了人界,会不会有大麻烦啊?”

赤赤可没忘记,自己外出历练时被人族抓住,如果不是运气好,刚好落到了小九念的手上,她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听说人族对待妖族可残忍了,抽筋剥皮,还会挖出内丹。

“不用怕,我的干娘叶凌月就在古九洲,她是个很厉害的人。上一次,我已经写信联系过她了,她还给我回信了,说她就在九洲大本营,那里距离通天部落不远。我们只要找到了一些线索,就能取投奔我干娘,她不讨厌妖族,一定会想法子找到赤烨妖帝的。再说了,我也学了一些简单的妖术,应该足以自保。”

小九念一提起叶凌月,一脸的崇拜。

“你说的好像也有那么些道理。娘亲和赤烨哥哥一直说我小,不让我出去,这一次,我一定要一鸣惊人。你等等,我去再拿出一些妖丹弹子带上,路上真遇到了什么厉害的对手,我就用弹弓杀了他们。”

小赤赤和小九念一合计,决定趁着赤太后忙得焦头烂额之际,无瑕顾及他们的这段时间里,偷偷溜出去。

赤赤上一次偷溜出宫,就现过一条密道,这一次原路出宫。

两人移除了宫,恰好就遇上了一辆军备兽车要离开千狱城,就连忙摸上了马车,两小家伙昼夜赶路,就这样偷溜了出去。

却说赤赤和小九念正四处寻找着赤烨的下落。

而此时的赤烨,正在九洲大本营里。

自打赤烨因为上古妖符的缘故,身受重伤,变成了白虎原型后,这厮的日子就过得生不如死。

先不说每天都要在帝莘那厮的眼皮子底下,战战兢兢,生怕被那家伙给认了出来。

对赤烨而言,最折磨的还要属夜晚。

由于舞悦一直觉得,小白虎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对小白虎很是关爱。

先不说这几天,老是变着法子给赤烨灌各种难吃的药,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舞悦更是抱着小白虎入睡。

可对于赤烨而言,这却是一种折磨。

它就窝在了舞悦的胸口,隔着单薄的寝衣,赤烨能清楚地感觉到舞悦身前的两团柔软,它的鼻间一热,鼻血再次很不争气地冲了出来,赤烨只得是努力挣脱了舞悦的怀抱,朝着外头飞一般的跑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