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痕大惊,他忙紧急传唤宫内的方尊。

哪知方尊方士如流水般都来了一遍,查看之后,个个都是面如纸色。

“说!妖后到底怎么样了!”

战痕抱着夕颜瘦弱的身子,心底又是愤怒又是恐慌。

“陛下,妖后娘娘的身子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虚弱了些,但是她精神萎靡,乃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小的们也是毫无法子啊。”

那些方尊个个直冒冷汗,苦着脸。

这一次妖后和妖帝一起外出,回来后,妖后就成了这样子。

最糟的是,妖帝还不需他们多问,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对症下药,更别说开导妖后娘娘了。

“难道你们这么多人,连一个法子都想不出来?”

战痕见了夕颜瘦得不成人形的样子,心如刀割。

“为今之计,只有带妖后娘娘会南幽古族,陛下你也知道,南幽族长妖力通天,又精通巫蛊之术,也许可以找出娘娘的心结,救治妖后娘娘。”

战痕听罢,想了想,抱起了夕颜,心火燎燎,就往南幽古族赶去。

当年夕颜被帝莘拒绝,心神欲碎时,其父劝夕颜和战痕成亲。

当时的南幽部落比战族强大许多,战痕算是高攀了。

南幽族长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新建立的帝国必须以南幽部落之名冠名,权力分给夕颜一半。

战痕那时对夕颜用情极深,欣然答应,两人设计害死了帝莘后,一起建立了南幽都。

南幽族长见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就功成身退,昔日的南幽部落就退出了妖族的视野。

夕颜的父亲夕仲也就是南幽古族的族长,这几百年来一直隐居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幽谷里,侍奉他的,也只有几十名南幽部落的老族人。

战痕日夜跋涉,只用了一夜,就赶到了南幽古族。

夕仲看到了战痕怀里的夕颜时,容颜憔悴,紧闭双目,也是吃了一惊。

他询问了事情的经过,当即就命战痕等候在外,带着夕颜进了里屋。

夕仲进了里屋,却见里面有一阁巨大的血池。

那血池里,也不知浇灌了什么,赤红色的液体翻滚个不停。

在池子的正中,浮动着大大小小的骷髅头,其中有兽,也有人的头颅,大大小小的骷髅头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张骨床。

只见夕仲凌空而起,将夕颜置放在了那张骨床上。

夕仲凝聚起了精神力,以指为笔,虚空画下了一张怪异的符箓。

那张符箓,悬在了骨床上。

原本毫无动静的骷髅头,忽然松动了牙关,口中喷出了一道道黑色的煞气。

那些煞气,钻入了夕颜的天灵盖内。

若是战痕在此看到了如此的情景,必定会知道,真碍事妖族中所谓的妖力灌顶。

就连战痕也无法做到这一地步。

那些妖力煞气入体越多,夕颜的面色生的变化也就越大。

原本憔悴不堪的夕颜,面色有白转为了红润,枯黄没有光泽的也变得乌黑大量,唇色映红,气若游丝的呼吸也渐渐恢复如常。

只是早前颜色赤红的池里的液体,渐渐失去了颜色,变得清澈起来。

夕仲额头也冒出了大量的汗水,显然催动这一池的煞气和那张神秘的妖符,需要耗费大量的气力。

约莫是半个时辰之后,当夕颜紧闭了数日的眼,微微颤动,倏然张开时,夕仲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衣袖一挥,那张妖符没入了他的宽大的衣袍里。

再看那一张有无数骷髅头积攒而成的骨床,出了一阵脆响,轰然倒塌了。

夕颜坐了起来,当看到父亲慈爱的目光时,夕颜忍不住哭了起来。

“父亲,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丢尽了南幽古族的脸,再也没有颜面活在了世上。”

“颜儿,为父是怎么教导你的,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这么感情用事。不过是一个帝莘,你为了他,到底要自甘堕落到什么时候!”

夕仲好不容易才救回了女儿,哪知道夕颜一开口,就要寻死觅活,夕仲面色一沉,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帝莘,就是颜儿的劫数。

“父亲,女儿又何尝想这样,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以为我早就已经放下了,可是一看到他,我才现,我爱他爱得狂。可他为什么这么残忍,他居然生生看着我被一名人族猎妖者凌(辱),他……他爱上了其他女人。”

夕颜这些日子,满脑子都是自己被唐雷压在身下凌(辱)的场景,再就是帝莘在旁冷眼旁观,身旁还站着那名妖娆的鲛女,这些画面,就像是一把把磨得亮的刀子,刺得夕颜的心,千疮百孔。

“你说帝莘爱上了其他女人?这不可能,那小子根本就不懂得爱人。”

夕仲一听,惊诧之余,断然否定。

帝莘连他的宝贝女儿夕颜都看不上,试问世间,还有什么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女儿原本也这么认为,可是这一切都是女儿亲眼所见。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他从未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女儿。”夕颜哭得肝肠寸断。

夕颜也曾经以为,帝莘不会爱人。

可当她看到帝莘对那名鲛女的宠爱有加的样子时,她动摇了。

那样的眼神,分明就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就和战痕看她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只有在父亲的面前,她才能毫无保留地袒露自己的心迹。

夕仲看到了女儿这般模样,摇头不止。

情之一字,最是误人。

夕颜对帝莘,从来就没有放下过。

他这做父亲的,当年制止过一次,如今看来,却是再也制止不了。

想了想,夕仲最终还是松了口。

“颜儿,你休要再胡闹,帝莘那种人,残忍无情,当初若非是考虑到妖神卫的军心,他都未必会去救你。你已经和战痕成了亲,就应该一心一意和他过日子。我听说,北狱帝赤烨已经多日没有上朝了。这次,是你们吞并北狱司的最好机会。至于帝莘,你放心,你若是真的放不下他,待到妖界统一之后,我自有法子,让他回到你身边。”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