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唐家和玉手毒尊的关系,就不得不说玉手毒尊的一些陈年往事。

却说叶凌月从秋林废墟得了鼎铭,鼎铭中记载了玉手毒尊丢失了九洲鼎,又得知了鸿蒙方仙被神界方仙陷害的事。

玉手毒尊当时后悔莫及,心寄着神界的鸿蒙方仙的安危,就匆匆离开了秋林废墟。

玉手毒尊原本打算去神界寻找鸿蒙方仙。

哪知神界之路,千难万难。

玉手毒尊又是暗黑方士,虽然一身修为不俗,但是一直无法获得神印,无法正式前往神界。

她只能算是在距离神界最近的古九洲大6住了下来。

那时的玉手毒尊孤苦无依,身子又因为被偷袭之后,大不如前,她一边寻找着九洲鼎碎片的下落,一边找寻前往神界之法。

有一次,在寻找鼎片的途中,她在一头妖兽的口中救下了一名孤儿。

那名孤儿,就是唐家的先祖。

玉手毒尊就收养了那名孤儿,并且将自己最得意的毒术交给了那名唐姓后人,她甚至打算了,若是她至死也没能找到前往神界之法,她的遗愿,就将由唐家先祖以及其子孙来完成。

玉手毒尊在古九洲逗留了二十余载,在她的帮助下,唐家的先祖在古九洲站稳了脚跟。

也是在那二十余年里,玉手毒尊找到另外一块鼎片,也就是后来唐家手中的鼎廓碎片。

再后来,玉手毒尊不知因为什么缘故,决定离开古九洲。

她考虑到唐家的根基不稳,就将那一块鼎廓碎片留给了唐家先祖,之后,飘然离开。

唐家先祖顾念玉手毒尊的恩情,其后一直让后人以玉手毒尊的仆从的身份自居,先祖离世时,叮嘱后人,若是有机会再遇玉手毒尊或者她和鸿蒙方仙的后人,一定要奉其为主,所有唐家后人不得忤逆此命令。

最初的唐家人,都是以毒术为主,直到有一代唐家家主意外开启了鼎中天,才替唐家开创了一条不同的修炼之路。

但是在历任唐家家主中,依旧有对毒术修炼不俗的人,唐家老祖就是其中之一。

也是因为拥有登峰造极的毒术,唐老祖才会那么早将鼎中天传给了唐雷。

哪知道,也是因为鼎中天,才害得唐雷太过沉迷,最终炼“噬魂变”最终迷失了本性,变得如畜生一般,不认六亲。

唐老祖更没想到,“杀害”唐雷的居然会是唐家等候了数百年的恩人的唯一传人。

“老夫真是罪该万死,没想到会遇到主人,还请主人见谅。”

唐老祖说罢,带着一干唐家人跪下。

“老祖快请起,什么唯一传人,我不过是恰好得了玉手毒尊老前辈的真传。”

叶凌月很是尴尬。

早一刻她还在和唐老祖生死恶斗,下一刻唐老祖就俯称臣,他的年龄比自家外公还大,叶凌月还真是很不好意思。

叶凌月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唐凌波和唐天颂了。

还有那些早前等着看好戏的围观群众们,也都是一头的云里雾里。

“洗妇儿,你没事吧?”

帝莘此时已经赶到,看到了一地的尸体,他原本还很紧张。

好在看到了洗妇儿安然无恙,俏生生地站在那里,还和唐老祖一副冰释前嫌,有说有笑的样子,这才放了心。

“没事,只是误会,都是自己人。”

叶凌月笑了笑。

帝莘一脸的呆滞,这是唱得哪一出,早一刻还喊打喊杀的,现在就成了自己人了。

唐老祖已经命人把唐凌波和唐天颂的父母都松开了。

“爹爹,难道雷儿父子俩的仇记这么算了?”

唐雷的娘亲依旧不依不饶着。

“放肆,玉手毒尊对我唐家有再造之恩,别说是两条性命,就算是唐家上下做牛做马,也是毫无怨言。”

唐老主瞪了她一眼。

“爷爷,唐雷的死和黄泉代表队没有关系,唐雷是被南幽帝战痕所杀。”

唐凌波看到唐老祖和叶凌月冰释前嫌,心下也松了口气,连忙将唐雷的事,告诉了唐老祖。

唐雷之死,叶凌月早前也只是和唐凌波说了个大概。

哪怕那会儿叶凌月不出手,唐雷也是势必死在了南幽帝的手下,所以叶凌月索性就让唐凌波误会唐雷乃是死于南幽帝战痕之手,反正除了脑袋被砍的伤是叶凌月造成的,唐雷身上的其他伤,的确是南幽帝所伤。

得知唐雷居然侮辱南幽后,被南幽帝击杀,唐家上下震惊之余,都是一阵后怕。

好在南幽帝战痕被击退,否则只怕整个唐家都会因为唐雷的愚蠢行径,遭受灭顶之灾,甚至于整个古九洲都会因此祸殃池鱼。

“唐雷那小畜生,居然做出了如此胆大妄为之事,看来早前真是属下污蔑了主人,还请主人饶恕。”

唐老祖一脸的愧疚。

“咳咳,老祖无需自责,这事说来全都是因为鼎廓碎片……”

叶凌月正欲告诉唐老祖,唐雷变成那副样子,是因为受了鼎廓碎片上的煞气影响的缘故。

她还想询问,鼎廓碎片上的那些神秘纹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哪知这时,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却见奚九夜快步赶来,看到了叶凌月安然无事时,奚九夜的面色一弛。

就在奚九夜赶来的同时,宁盟主和念无方尊也是姗姗来迟。

宁盟主本以为过来时,会看到叶凌月和黄泉代表队非死即伤的场面,哪知道看到叶凌月还好好地站在那儿,宁盟主那张伪善的脸上,先是一愣,旋即又摆出了一副关心的面孔来。

“唐老祖,叶队长,你们没事就好。唐雷的死,我想一定另有隐情,我一定会彻查此事,还唐家和黄泉代表队一个公道。”

见了宁盟主那副惺惺作态的虚伪面孔,叶凌月和帝莘都在心中暗暗唾弃。

真等你主持公道,黄泉代表队的人早就死绝了。

“宁盟主,此事已经解决了,这只是个误会,唐雷那小子罪孽深重,老夫已经决定将他从唐家族谱上除名。此外,从今往后,唐家上下都归叶队长管辖。”

唐家老祖这话一出口,宁盟主和念无方尊一下子都愣住了。

~谢谢狐狸和未死的枯草的大红包,以及无数的小红包,大芙的女人病来了,那啥今天的月票加更如果我还有力气写,会尽力加的,双倍月票记得投,都是动力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