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帐里,舞悦脱去了身上的衣物。

她昨夜又是跳舞,又是厮杀,血水汗水混在一起,味道可真不好闻。

一进去,就现营帐里准备了一个浴桶,里面装着热水,水里飘出了药草的香味,想来是叶凌月给舞悦准备的。

有了通天妖王的妖丹后,叶凌月已经答应着手替舞悦准备炼制妖元丹了,只不过妖元丹终究是通天妖王的妖丹,妖力很强,舞悦要服用,还必须增强体质。

所以这阵子,她都必须药浴。

衣裳尽褪,先是修长结实的腿,再是不盈一握的腰,再就是大小适中的两抹柔软,一具美轮美奂的胴体就这样,跳入了小白虎的眼。

小白虎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脚趾一直窜到了耳朵尖上。

它撒腿就想跑出去,可是那四条腿啊,咋就不听使唤呢。

等到小白虎回过神来时,舞悦已经把它抱了起来,一起进了浴桶。

好死不死,正对着两抹殷红。

小白虎只觉得鼻间一热,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

“小白白,你不要乱扑腾,你的毛全脏了,我给你洗洗。”

舞悦笑盈盈着,一把将小白虎按进了水里。

小白虎吃了几口水,一声的毛全都湿哒哒了,这一入水更加了不得。

水下,一派旖旎的风光,该看的不该看的,小白虎全都看了个精光。

它的鼻尖,两道血蚯蚓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小白白,你怎么了?”

舞悦正擦拭着身上的汗珠,听到了动静,只见小白虎四肢并用,死命爬上了浴桶,连滚带爬,就跟见了鬼似的,嗖的一声,钻出了营帐。

舞悦心下担心,忙擦干了身上的水珠,就要去追。

小白虎出了营帐,一身的毛还湿漉漉的,被风一吹,脑子也清醒了过来。

它一身的毛,因为害羞,变得红彤彤的,鼻尖下,还挂着两条可疑的血痕。

呜呜——

小白虎悲呜了一声,用了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

脑子里还没完没了,出现着舞悦的身子。

太丢脸了,他又流鼻血了。

那笨女人,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在男人面前脱光光。

不对,她压根不知道自己就是……

太惨了,他堂堂北狱帝,居然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妖符,成了这副鬼模样,简直就是无法面见北狱司的父老乡亲们啊。

这头小白虎,正如帝莘所料,乃是赤烨所化。

至于他为什么会成为这副样子,都是拜南幽后夕颜所赐。

赤烨中的妖符,很是诡异,它蚕食着赤烨的修为,让赤烨的妖力一朝跌破谷底。

赤烨本以为,自己可以坚持返回北狱司。

那条密道,是赤烨在通天部落视察时现的,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条密道是通天妖王秘密准备的。

赤烨准备偷偷潜回妖界时,现自己的妖力已经是无法支撑了。

他不得已,只得化成了兽形。

哪知化为兽形后,居然直接回归了成了虎崽子的模样。

这一点,也是赤烨始料未及的。

恰好那时候,他现通天妖王也进入了密道,而且舞悦还尾随在后。

看到那女人笨笨的样子,赤烨也不放心,就放弃了离开的打算,返了回来,哪知恰好就遇到了舞悦和通天妖王生死搏斗。

看到舞悦险些被杀,赤烨忍不住还是出了手。

哪知道却莫名其妙,被舞悦带回了黄泉代表队的大本营。

他中途,其实也有逃离的机会。

可是一想到女人紧张的神情,还有柔声安抚自己的模样,他就很是犯贱地留了下来。

只因为他知道,也就只有在这种情况下,那小女人才会对他和颜悦色。

最是郁闷的是,他还和死对头帝莘给碰上了。

赤烨总觉得,帝莘好像看破了他的身份。

赤烨也知道,自己这会儿应该逃离,通天妖王一死,中原地区大乱,妖界势必也会受影响。

他有些担心身在妖界的娘亲还有小赤赤的安危。

可最惨的事,他这会儿连妖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凭他现在的实力,想要通过危机四伏的妖路,返回北狱司,无疑是不可能的。

一想到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很可能都要天天面对那些讨厌的人族,赤烨垂头丧气着,一副生不如死的悲催样。

“哟,这不是舞悦的那头小白虎嘛。”

赤烨脖颈上的毛一紧,被人拎了起来,眼前出现了几个人族的面孔。

其中一个长得美貌如花,一双出挑的狐狸眼,不是光子,又还是谁。

“白虎?光子,你别是开玩笑吧,这家伙长得跟猫崽子似的,比我的拳头还小,居然是老虎。”

秦小川撇嘴。

可别怪秦小川看走眼,实在是如今的赤烨,看上去就跟猫崽子没啥两样。

加之它又刚洗了澡,一身的白毛跟雪绒花似的,毛茸茸的,可爱的不得了。

“你别不信,还真是头老虎,还是头公的,个头小,不过嘛终归是头‘猛’虎。”光子恶趣味着,一把倒拎过小白虎,看到了它身下的……

赤烨刚才看了舞悦洗澡,这会儿身下还有反应,那象征公兽的部分,还真是雄赳赳气昂昂。

“哗,还真是老虎,我听说老虎那玩意很值钱。要不我们趁着五妹没现,偷偷把这小家伙给阉了,用来泡酒,听说乃是大补之物。”

秦小川一说完,小白虎气得一爪子就往他脸上挠。

“哎哟,这小家伙脾气还挺大。”

秦小川大叫了一声。

“四哥,光子姑娘,你们干嘛抓着我的小白白。”

舞悦一出来,就见了小白虎一脸的凶狠样,冲着秦小川出了愤怒的咆哮声。

“哎,五妹,我只不过开了个玩笑而已。这小家伙这么凶,你要不还是不要养它了。”

秦小川刚说完,小白虎吼得更大声了,吓得秦小川缩了缩脖子。

“好了好了,小家伙,我们是开玩笑的。”

光子忍着笑意,拖着秦小川离开了。

“脾气还真的很差,就像是某人似的。”

舞悦斜眼,看了眼小白虎,忽地笑了起来,抱着它喜滋滋地往营帐走去。

~1-7号都是月票双倍哦,求个月票,今天无意外的话会继续月票加更~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