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宴之上,夕颜望着帝莘,花容惨淡。

“帝莘,你怎么能不记得我?我们自小亲梅竹马,在我十六岁之前,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你忘了,你陪着我一起练剑,一起读书写字,我们还一起建立了妖神卫。”

夕颜说着,眼底泪水泛滥,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是个男人见了,都要忍不住怜惜一番。

夕颜说这话时,凝视着帝莘,可眼角的余光,却不忘带过叶凌月,隐隐带着示威的意思。

双修伴侣又如何,你知道帝莘的过去嘛?

她对帝莘的了解,远过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双修伴侣。

论姿色,论权势还有身份地位,她夕颜从没有输过任何人。

叶凌月努努嘴,心机婊,大写的不要脸。

若非是她已经从金角妖王那里知道了帝莘的死,全都是眼前这女人一手促成的,她还真以为,帝莘有那么个亲亲小青梅呢。

“这位姑娘……不对,你已经嫁人了,没准孩子都生了十个八个,怎么得也该叫你一声大婶。这位大婶,你和帝莘很熟?”

叶凌月实在是看不下夕颜那副矫揉造作的模样了。

帝莘的嘴角却止不住扬了起来。

这架势,洗妇儿……吃醋了。

难得啊,许是当了十几年傻子的缘故,虽然帝莘和叶凌月也曾亲密无间过,可他一直在自家洗妇儿身上,看不到恋爱中的女人的太多痕迹。

反倒是帝莘隔三岔五,就要想法子清除在自家洗妇儿身旁飞来舞去的狂蜂浪蝶。

为这事,帝莘早前还愁过一阵子,开始质疑自个儿的魅力。

他原本就没想搭理夕颜妖后,可洗妇儿突然威,帝莘倒是来了兴致。

他也不插嘴,乖乖往自家洗妇儿身后一站,嗯,肉体和精神上绝对支持。

这一声大婶,险些没让夕颜气炸了。

“你算什么东西,帝莘也是你叫的?我和帝莘在一起时,你还没出生呢。”

夕颜抿紧了唇,一双美目,怒火中烧。

“帝莘这名字都是我取的,我怎么就叫不得了。帝莘,你说是吧?”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同时也有些吃惊,帝莘的名字是她打小帝莘被炼化出来后随口取下的,本意是取鬼帝之帝,凤莘之莘,听夕颜妖后这么一说,帝莘在是妖祖时就叫帝莘?

这未免太机缘巧合了些吧。

叶凌月有些嫌弃地瞅瞅帝莘。

要是帝莘这会儿有以前的记忆就好了,自己就可以问个清楚。

“叫得,以后只准你一个人叫。”

帝莘一脸的宠溺,再又抬起了头来,只剩了一片冰冷之色,他极快得扫夕颜一眼。

“大婶,你方才说自小与我练剑写字?可我的记忆中,陪我一起练剑写字,吃饭睡觉洗澡的自始至终,都只有我洗妇儿一个人。”

叶凌月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可再一品味,不对啊,练剑写字还凑合,什么睡觉洗澡,听上去咋那么暧昧啊,这是唱得哪一出,不是摆明了制造暧昧吗。

叶凌月急了,瞪了眼帝莘。

帝莘眨眨眼。

他就恨不得在自己洗妇儿身上,从头到脚都带上“帝莘专属”的烙印了。

要误会,更好。

果不其然,帝莘这么一说,奚九夜和夕颜的面色骤变。

尤其是奚九夜,他冷眼看两人站在一起。

两人无论是外形气质,都很是匹配,倒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这个念头,让奚九夜的心,重重一刺,说不出的憋屈难受。

他有种冲动,冲上前去,无论用什么法子,也要让两人分开。

夕颜妖后犹不死心,她敛去了眼底的泪光,瞬时换成了一副冷艳高贵的面孔。

“那你还记得阎九嘛,帝莘,你不会连你最好的兄弟阎九都不记得了?”

“阎九?”

帝莘蹙眉,叶凌月也紧张了起来。

夕颜妖后知道阎九的下落?

他们一直在寻找救出阎九的法子,但是一直没有任何线索。

“他在什么地方?”

提起阎九时,帝莘的心底,生出了一丝波动。

阎九,在他残缺的记忆里,被他定义为好兄弟。

他们俩,同样都是吃阎夫人的奶水长大的。

有一阵子,两个人几乎是睡一个被窝,穿一条裤衩,那是男人间,最真挚的友情。

“你想要知道他的下落?那你走过来,我就告诉你一个人。”

夕颜妖后柔声说道。

“你这女人,少玩花样。”

帝莘不悦。

尽管不记得什么,可对于夕颜,帝莘很反感。

“怎么,怕了?放心,我也中了毒,妖力不济。我只是想和帝莘说几句话而已,还是你们想眼睁睁看着阎九死?可怜的阎九,还一直期望着他的好兄弟去救他呢。”

夕颜妖后故意叹息道。

“洗妇儿?”

帝莘迟疑了下,瞅瞅叶凌月。

“为了阎九大哥,你姑且听听,她说些什么。”

叶凌月又何尝乐意帝莘和夕颜那种女人走在一起。

那女人长得太妖太美,有几个男人可以抵得住她的诱惑。

帝莘听罢,很不情愿地踱了过去。

走到了夕颜身前两三步时,夕颜面上一喜,哪知帝莘倏然顿住了步伐。

“阎九到底在哪里?”

“帝莘,我身子有些软,你扶着我可好?”

夕颜目光含春,她就不信,帝莘对她一点点记忆都没有。

“!”

可下一刻,夕颜妖后面色瞬间惨白一片,帝莘单手就掐住了她的咽喉。

他的目光,冰冷到了让人浑身僵硬的地步,那目光,让夕颜可以肯定,只要她稍有出言不逊,帝莘就会杀了她。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他到底在哪里?”

“帝莘,你掐的我没法子呼吸了。我说……阎九就在……你先松开手……”

夕颜妖后的脸色,似乎真要窒息了。

帝莘略一思索,手下稍松开了几分力。

哪知夕颜忽的一咬牙,猛地缠住了帝莘的脖颈,红唇就要压在了帝莘的唇上。

没有半分迟疑,帝莘一手按在了夕颜妖后的脸上,就像是拍苍蝇似的,一巴掌把她甩开了。

夕颜妖后,不偏不倚,就落在了通天妖王所在的方向。

~继续求双倍月票,苹果手机不能投票的,登,搜本书就能投票啦,大芙继续去写加更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