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幽帝战痕抬眼望向了天空,此时已经是深夜。

天空寒星寥寥,星光折射之下,一个孤傲的身影,出现在了夜空中。

那身影,看上去如此的庞大,仿佛能笼罩住整个天空。

比高处的风更凛冽,比云更飘渺。

中原侯!

古九洲上,除了昔日天火燎原的中原侯,又有何人能让南幽帝战痕生出这种感觉来。

明明身后,有五万精兵,战痕却觉手脚冰冷。

这种感觉,战痕不知有多久未曾经历过了。

当年,只有一人,曾让战痕生出如此的感觉来。

那人死后,战痕以为,他不会再有这种感觉。

洪明月也感受到了那股虚无缥缈,但又无处不在的可怕威压。

她偷眼望去,在看到了星空之上的那一抹身影时,她娇躯一颤,险些把持不住。

那背影,为何那般的熟悉。

是他,难道是他?

洪明月几乎难以自持,那背影除了紫堂宿又还会是谁。

紫堂宿怎么会到这里来,他不是该留在孤月海的嘛?

难道说,紫堂宿是为了叶凌月来的?

这个念头,让洪明月的一颗心险些没被嫉妒焚出了一个洞来,痛得难以呼吸。

“阁下可是中原侯?在下南幽帝战痕,今日前来,并非是有意撕毁盟约,本座今日前来,是为了接回妻子。”

战痕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说话的能力。

他没想到,中原侯竟还真的活着。

若是早就知道,哪怕只有一点点风声,战痕都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地进入了中原地区。

战痕当了几百年的妖帝,反应亦不慢,他这话也是语带双关。

只要中原侯活着一天,那盟约就不可破。

这意味着,战痕不可侵犯古九洲的领地,相同的只要战痕和两大妖王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入侵古九洲,中原侯也不能对妖族亲自出手。

“一个人,一个时辰,滚。”

战痕才刚说罢,天空之上,那人影只是丢下了寥寥八个字。

管你是妖帝还是什么,在那人眼中,分文不值。

一个人?

战痕皱了皱眉,他也是心思机敏之辈,稍作思考,就悟了过来。

中原侯的意思,是只允许他一个人进入通天部落,他一救回夕颜,就必须立可带她离开。

这回答,还真是简单粗暴的紧。

战痕被当着五万妖兵的面,这么打了,可战痕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他一挥手。

“众将士听令,后撤三十里,一个时辰后,撤回妖界。”

说罢,战痕也不敢多问,身影一逝,就往通天部落去了。

一想到夕颜遇到了帝莘,战痕的心中就七上八下的。

过去了这么多年,哪怕他成了妖帝。

可是一对上帝莘,战痕所有的自信和骄傲,都化为了子虚乌有。

那男人,天生就是克他的。

妖兵得了军令,迅后撤。

五万的精锐妖兵,不说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如退潮般,消失了一干二净。

漆黑的夜色下,只剩了洪明月一人。

高处的寒风吹过,洪明月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她怎么没想到,战痕竟直接丢下她一人。

虚空之上,那犹如巍峨的高山的身影依旧在那。

洪明月如坐针毡,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一方面,她惧怕紫堂宿,知道自己这会儿最好是悄无声息的离开。

可另一方面,洪明月内心又渴望着紫堂宿能看她一眼,哪怕只是一眼,她也是心甘情愿了。

看她一眼?

洪明月忽地想起了什么,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脸。

既然奚九夜都能错将她当成了叶凌月。

倘若是紫堂宿真的喜欢叶凌月,那看到她这张和叶凌月又几分相似的脸,他是不是也会被迷惑。

“紫堂尊上,你……你就是中原侯?”

洪明月壮起了胆子,她刚欲说话,身前骤然多了一人……还有一鸟。

紫堂宿和三界鹰凌空而立。

三界鹰见了洪明月,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咕咕叫了两声,眼底流露出了纳闷之色。

这女人咋和叶徒弟那么像。

“你瞎,别说话。”

紫堂宿斜眼,瞪了眼三界鹰。

三界鹰那双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主人越来越过分了,居然说它瞎?!

想它可是上天入地,难得一见的鹏坤鹰,视力可是能穿天入地的好伐。

紫堂宿懒得理会闹小情绪的三界鹰了。

哪里像了,比宝贝徒弟丑那么多。

眼睛没宝贝徒弟大,皮肤没宝贝徒弟白,腿也没宝贝徒弟长,身上一股骚狐狸的臭味,东施效颦,丑,死,了。

真想一把火,把这女人烧得干干净净

紫堂宿只觉得,这女人在自己多逗留一瞬,都很不舒服。

这时,紫堂宿忽是察觉到了什么。

他竟在洪明月的身上,现了一丝丝微弱的神力。

洪明月是人,又得了妖族炼化的肉身,她身上怎么可能有神力。

而且这神力,非同小可。

紫堂宿目光微敛,想起了什么。

这缕神力,来自奚九夜。

是奚九夜和洪明月那一夜时,不慎进入洪明月的身体的。

那男人,五百年过去了,依旧那么蠢。

紫堂宿紫眸微沉,就凭这一缕神力,眼前这女人就还不能死。

此女命带奸邪,乃是噩星转世,命中带煞,尤其是同性缘极差。

与她相交之女性,非死既伤。

洪明月见紫堂宿忽地凝视着自己,那张谪仙般的脸上,似有波澜闪动。

洪明月心下狂喜,只当是紫堂宿真地看上了自己。

“尊上……”

洪明月娇羞状。

紫堂宿忽地抬起了手来,不等指碰触到洪明月,一簇黑黝黝的火,犹如扑翅的飞蛾,一下子没入了洪明月的眉心中。

“尊上,饶命!”

洪明月美眸睁开,吓得三魂没了七魄,她也知紫堂宿的黑火的厉害,以为紫堂宿要击杀自己。

可那黑火没入了她的眉心后,一下子就消失了。

除了洪明月打了个激灵之外,什么事都没生。

洪明月再睁开眼时,紫堂宿已经消失不见了。

因为紫堂宿的消失,漫天的星光也一瞬黯淡了许多。

洪明月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想了想,迅朝着通天部落的方向掠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