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谁许你动她。”

帝莘对奚九夜早就提防着紧,奚九夜才是一出手,帝莘已经是一掌拍向了奚九夜的背后。

奚九夜的手指,碰触到了叶凌月的纱巾,只觉得身后一股元力,如山洪般,他若是不回身,必定会重伤。

奚九夜面色变幻,骤然转身。

“帝莘,你当真是找死!”

奚九夜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这一趟到人界,遇到了几名女子。

除了洪明月,无论是那地煞女君主,还是眼前这位和夜凌月很是神似舞女,竟都是帝莘的双修伴侣。

这种虎口夺食的滋味,对于素来冷傲的奚九夜而言,可不好受。

他已经起了杀机,哪怕是动用神力,也要杀了帝莘。

只见奚九夜化指为掌,嘭的一声,正中帝莘的肩部。

可就在奚九夜动用神力的一瞬,帝莘的身影溃散开,犹如烟雾般。

元神!

奚九夜目光一凝,怎么也没想到,帝莘居然在这种紧要的关头,瞬息化成了元神。

他上当了。

奚九夜正欲折身。

可这时,帝莘破碎开的元神,竟是一下子化成了一个残影。

奚九夜身子一滞,身形一下子迟缓了许多。

再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影子旁,居然多了一个诡异的人影。

那人影就如一名孔武有力的巨汉,将奚九夜的身子牢牢扼住,让他难以动弹。

这又是什么妖法?

这小子,竟是将妖法和元神分身融合在了一起!

而此时,帝莘的真身已经出现在了叶凌月的身前。

帝莘将叶凌月往怀里一揽,霸道之意,不言而喻。

那男人,居然想碰洗妇儿。

他若是敢碰一下,帝莘准保会卸下他的爪子。

“洗妇儿,不用担心,有为夫在,这些狂蜂浪蝶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一双我捏死一双。”

叶凌月也看得一乍一乍的,怎么也没想到,帝莘居然能在元神之法的基础上,用这样的法子,控制住奚九夜。

帝莘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来,旁若无人的刮了刮叶凌月的鼻尖。

他这般亲密无间的举动,让一旁的夕颜妖后的神情,瞬息万变。

她犹如遭了一记重击。

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前人后,判若两人的,就是帝莘。

而且,帝莘居然会对一个女子,如此袒护。

夕颜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

可帝莘那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的眼神,还有他与叶凌月的亲昵举动,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

仿佛他已经做了无数次,那只有亲密爱人之间,才会有的举动,夕颜也曾在战痕身上看到过。

只是,她不是叶凌月,战痕对她的亲昵,她素来都是不冷不淡。

依偎在帝莘怀里的叶凌月,面上的神情却很是受用。

这一切,都犹如针扎一般,刺疼了夕颜的眼睛。

这还是她认识的帝莘嘛?

她宁可,他一直是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帝莘,也不愿意相信他居然会和一个凡人那样,喜欢上一个女人。

“帝莘,你不记得我了嘛,我是夕颜啊?”

夕颜妖后忍着心底刀割般的疼痛。

“夕颜妖后,我劝你死心吧,那小子压根就不记得你了。别说是你,他连我这个死对头都不记得了。”

赤烨在旁冷眼旁观着。

他也没想到,寿宴上会出现如此的一幕。

说来也是讥讽,通天妖王苦心经营,夕颜妖后甚至动用了罕见的妖符,可没想到,到了最后,却不敌这些人族的猎妖者,甚至连神界的神尊都出现了。

不过如此一来,场面混乱,倒是替赤烨解了围。

只不过,对于赤烨而言,危机还没有彻底化解。

夕颜妖后在此出现,以赤烨对南幽帝的了解,战痕必定会赶来。

若是战痕来了,场面会更加失控。

赤烨再看了眼身上的妖符,那妖符已经到了脖颈位置,赤烨在心底咒骂了一声。

也不知赤狱军的人,有没有把那小女人安全送出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务之急,必须立刻返回北狱司,也许母后知道一些关于上古妖符的事。

赤烨萌生了退意,也不再管眼前的混乱局面,提起了所剩不多的妖力,抽身就离开了寿宴。

赤烨一掠而出,竟是无人相拦。

可就在赤烨离开了寿宴的会场没多久。

忽听到一阵汹汹的厮杀声。

“击杀妖族!片甲不留!”

金大少带着金家代表队的队员们,一脸的傲然,他振臂一呼,那些被仇恨染红了眼的战俘们扑杀而上。

赤烨凝目一看,就见通天部落里已经是血流成河。

原来是奚九夜在混入寿宴时,就已经命令洪明月、金大少、月沐白等人,放出了战俘营的人。

被关押在通天部落的战俘营的人,少说也有上万,这些人被妖族折磨,对妖族痛恨不已,对上那些身中了泄元香的妖族,顿时士气冲天,如割麦般,一番厮杀。

可就在通天部落里血流成河之时,又是一阵杀声震耳欲聋。

在通天部落的东北、西南两处,大量的金角部落的妖族如脱笼而出的猛兽,冲了出来。

为的,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许久的金家妖王!

“妖族听令,吾乃金角妖王,人族犯我中原地区,今日归顺我金角部落者,既为我族民。我金家誓要一统中原地区,击杀人族猎妖者!”

金角妖王原本是埋伏着,准备得到了叶凌月的信号后,一举拿下通天部落。

哪知奚九夜等人的加入,让计划临时生变。

恰好这时叶凌月也放出了信号,金角妖王忙跳出来。

“那人也是妖族,他是寿宴方向过来的,一定是妖族的贵族!”

月沐白看到了赤烨,他见赤烨气势不俗,但一身的妖力不稳,料定了对方必定受了重伤。

月沐白当仁不让,冲了上来,就要击杀赤烨。

“该死!”

赤烨咬了咬牙,试图凝聚起妖力来,可他如今的妖力,居然连帝王妖战神戟都无法凝聚。

“月沐白,你趁人之危,算什么英雄好汉!”

只听得一声娇叱,舞悦不知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她奋不顾身,拦在了赤烨的身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