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如此,金角妖王还想起了妖界高层之间,流传着的一段往事。

传说被称为妖界第一美女的南幽后夕颜,曾经就是妖祖的爱慕者。

妖后夕颜,金角妖王可是见过的,那容貌、那身段、那气质……再看看眼前的这人族,金角妖王的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

不得不说,妖祖的口味还真重啊。

“你那什么眼神?”叶凌月也看出了金角妖王眼底的异色,很是不满斥道。

“人族……不,祖母大人,小的没啥意思。小的就是想起了一些妖祖的往事。”

金角妖王干笑了几声,可言辞间,对叶凌月已经尊敬了起来。

开玩笑,妖祖的女人啊,若非是当年妖祖陨落,他可是能统一妖界,真要论起来,身份比男幽后还要高贵。

金角妖王既是决定了和叶凌月合作,自然要好好巴结她。

“祖母?”叶凌月一脸的懵逼样,这是什么鬼称呼。

“那主母?”

金角妖王苦着脸,也没人说妖祖的女人该叫啥啊。

“爱怎么叫就怎么叫,把你知道的帝莘的所有事,都告诉我。”

叶凌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主母大人,实不相瞒,当年小的曾经是南幽部落的一名妖将。南幽部落就是妖祖自小出生的部落,也是他父亲所在母族。”

金角妖王斟酌了下,还是决定坦白从宽。

“什么?你是说帝莘他有父亲?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他的父亲还活着?”

叶凌月一脸的震惊。

她一直以为,帝莘是孤儿,否则帝莘为何没有半点关于他父亲的记忆,还有阎九也从未提起过。

况且,若是帝莘的父亲真的健在,为何帝莘生了这么多事,他从未出现过。

“妖祖的人的生父曾经是南幽部落的第一猛将,但在帝莘大人很小的时候,他在一次外出后,生死未卜。”

关于帝莘的生父,南幽部落里鲜少有人提起。

“那他的娘亲呢?”

叶凌月再问道。

“妖祖的生母是谁,这件事一直是个谜团。有人说是个人族战俘,也有人说个混血妖族。他还是婴孩时,被妖祖大人的父亲带了回来,从此以后……就不管不问,直到妖祖的父亲失踪。”

金角妖王迟疑了下,言语里有些惋惜。

妖族是很讲究血统的,以妖族父亲的身份,帝莘在南幽部落里,原本应该是身份很尊贵的。

但正因为他娘亲来历不明,而且妖祖的父亲还不待见他。

所以妖祖在六岁之前,在南幽部落都是很卑贱的存在。

他甚至连奶娘都没有,三个月之前,只能靠羊奶为生,还经常饿肚子。

如果不是妖祖父亲的一名好友阎将的妻子见妖祖可怜,悄悄抱回来,将妖祖和自己刚满一周岁的孩子一起喂养,只怕妖祖小时候就被活活饿死了。

生而不养,那还算是为人父亲嘛。

什么妖族第一猛将,简直是狗屁不通。

叶凌月的神情不断变化着。

尽管知道,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可叶凌月一想到帝莘小时候曾经有那么艰难的一段时间,心就不觉微微抽疼了起来。

她忽然庆幸,帝莘不记得了。

或许对于帝莘而言,忘记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他还有凤莘的一部分记忆。

这一世,他还有疼爱他的父母双亲。

这恐怕,就是上苍给帝莘的补偿吧。

她的帝莘,从今往后,她一定要对他更好,决不让他再孤身一人。

“你说的阎将的妻子,可是后来妖界天妖阎九的娘亲?”

金角妖王点了点头。

“阎将的妻子,一直偷偷养着妖祖到两岁,直到被妖祖大人的父亲现,才被强行带了回去。只是阎将一家人背地里,都偷偷接济妖祖。被带回去的妖祖,据说过得很不好,他的父亲是个很严苛的人,妖祖一直被他斥责为废物。大概在妖祖四岁时,他的父亲失踪,从那以后,妖祖的日子就更难过了。直到妖祖六岁,突然在部落大会上一鸣惊人,被小公主亲自挑中,当了小公主的侍奉。”

叶凌月这才明白,为什么帝莘和阎九的关系为什么打小就这么好。

他们俩是吃同一个娘亲的奶水长大的呀。

“等等,你刚才说小公主?她是谁?还有什么是侍奉?”

叶凌月挑了挑眉,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劲。

帝莘那家伙,还真有小青梅!

“小公主就是南幽部落族长之女,她出生的时节,恰逢夕颜花开的缘故,名叫夕颜。她因貌美和天赋的缘故,很受老族长的喜爱甚至当时有传言,夕颜小公主很可能打破南幽部落的惯例,成为南幽部落第一名女族长。至于侍奉,就是陪着小公主一起学习文韬武略的人,除了贴身陪伴小公主以外,在某些场合,甚至可以为小公主奉献出生命。”

对于整个南幽部落而言,能成为小公主侍奉都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贴身陪伴,还奉献生命?

叶凌月差点没咬碎一口的银牙。

帝莘那混账,青梅就罢了,还是重量级的青梅,看她明天一早不掐死他。

这女人一嫉妒,早前信誓旦旦要对帝莘好的话,全都成了过眼云烟了。

见叶凌月的黑脸比原本又黑了几分,金角妖王也知说错了话,可绝不能低估了女人的嫉妒心,他连忙说道。

“主母大人,属下话还没说完呢,虽然被选中当侍奉,可妖祖大人最却拒绝了当侍奉,他只答应陪同小公主读书练武,至于奉献生命再或者是贴身陪伴,妖祖都拒绝了。”

金角妖王说着,不由露出了钦佩之意。

那一场南幽部落的部落大会,至今还是整个妖界的传说。

试想一个六岁大的孩童,没有任何背景和支持,只是靠着一双赤拳,打败了所有的同辈对手。

他身着这破旧的衣裳,可却难掩其面容气质上的绝世风华。

他傲然立在了擂台上,以俾睨之姿,看着老族长。

孩童的声音还有一些稚嫩,但每一字每一句,都犹如珠玉落地,清澈响亮,当着数十万族民的面,和老族长谈条件。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