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子走开后,叶凌月歪着脑袋,瞥了眼帝莘。

“方才光子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帝莘随意嗯了一声。

“那你坦白从宽,你以前当妖祖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小青梅、小红颜?”叶凌月瞅瞅帝莘。

帝莘无辜说道。

“洗妇儿,你也知道,我还在失忆。不过我誓,现在还是将来。我就只记你一个。”

“那若是有一天你违背了誓言呢?”

叶凌月努嘴。

男人的话要是能信,母猪都能上天。

“要是违背了誓言,就罚我失去我最珍贵的东西。”

帝莘笑道。

他此生最珍贵的,就是自家洗妇儿了。

“那晚你的动作那么熟练!你说你是不是以前和人那个那个过?”

叶凌月的声音高了八度,一提到那一晚的事,她又面红耳赤了起来。

那一晚的她就如着了魔似的,差点就沦陷了。

这厮一定不是第一次!

叶凌月气惨了,冷着脸,不理会帝莘。

帝莘这可急了。

“那些事……咳咳,其实是章全送的小册子上教的。我还专门研读了一个晚上。”

帝莘说着,摸出了一本小图册。

叶凌月瞟了眼,就跟长了针眼似的,呸了一句。

“快丢掉,该死的章全,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以后不准和他走得太近。”

“哦。”

帝莘“很乖”地应了一声,把册子一丢,心中默默说,反正他都已经记住了。

嗯,以后和洗妇儿成亲后,一定要每一种姿势都试试。

想到了这些,帝莘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他轻咳了几声,再瞅瞅自家洗妇儿。

“光子阿姐的故事,你听了真没感觉?”

“那是因为,光子的姐姐一定不够爱奚九夜。或者是她把多年的感情当成了爱情。倘若光子的姐姐真的爱奚九夜,又怎么那能忍受和其他女人共侍一夫。换成了你,我就……”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

“换了是我?你要怎么样?”

帝莘追问。

“换成了是你,用毒毒得你不举,然后再把你养在身边,找十个八个比你英俊的男人,每天秀恩爱给你看,气死你。”

叶凌月本想说一刀子抹脖子杀了,可又一想,好像有点点舍不得。

“不许!你敢找其他男人试试,我立马让他们成太监。”

帝莘说着,霸道十足地将自家的小女人搂在了怀里。

他只知道,即便是她真找了其他男人,他也舍不得伤她分毫。

两人说到这里,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自家洗妇儿貌美如花,医术高,喜欢她的男人都够围几桌了。

不过这些人全都算在一起,也不及奚九夜给帝莘的压力大,只因为前世的夜凌月爱过奚九夜,可如今看来,洗妇儿已经不爱他了,帝莘心中顿时舒坦了许多。

搂着叶凌月玲珑有致的身子,少女的幽香阵阵扑来。

帝莘有些心猿意马,不禁腹下热,想起了洗妇儿那天晚上,柔软的手……

前世加今生,他憋了那么久,那一晚尝到了点甜头后,就食髓知味,一不可收拾上了瘾,恨不得将洗妇儿生吞了,但又怕吓到了她。

“我先回营帐了,你给我的地形图我还需给五姐看看,距离通天妖王的寿辰没有多少日子了,我们得想法子混进去。”

帝莘说罢,就匆匆离开了。

叶凌月莞尔一笑,想起了还得替唐凌波复诊。

唐凌波“死而复生”的事,暂时还是机密。

叶凌月将她藏在了黄泉代表队用来置放杂物的一个小营帐里,打算等到唐凌波彻底恢复后,再让她以黄泉代表队队员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

叶凌月进去时,唐凌波刚喝过药,她冲着唐天颂使了个眼色,唐天颂会意,走了出去,只留了叶凌月和唐凌波两人。

“看你的气色,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

叶凌月和光子俩一起出手,配合了叶凌月的高级神通液,唐凌波的身子恢复的度极快,甚至比她在唐家的时候,还要精进了一些。

她原本就是小神通境圆满存在,这阵子复原时,元力渐长,不日应该能突破到小神通境巅峰。

若是唐家的人知道,被他们“卖”了的唐凌波成了小神通境巅峰,还真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

“那也是多亏了叶队长和光子的治疗。你今日来,可是想问我关于唐家至宝的事?”

唐凌波经历了唐雷的事后,对唐家已经彻底失望,于是也不再隐瞒。

“你说的唐家至宝可是一块碎片?”

叶凌月不禁有些紧张。

“因为是女子的缘故,我没有资格目睹至宝的真容。不过因为唐雷的缘故,我大概知道一些。”

唐凌波回忆着。

她告诉叶凌月,听唐雷说,那唐家至宝是一片神秘的洞天福地。

它的大小约莫一亩地大小,在那里面,时间过得比外头要快很多,里面的灵气也被外面要丰富很多。

唐家的历任家主,将其称为鼎中天。

每一代的鼎中天,都只有家主继承人才能进入。

唐家那些用来炼制神通液的药草还有早前东方琉璃购买的诛心草,都是来自这片神秘的鼎中天。

“我知道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叶队长,难道你是想抢夺鼎中天?可是据我所知,鼎中天只有唐家的家主才能继承,其他人就算是得了鼎中天也是没有用的。”

唐凌波大概也猜得出叶凌月询问鼎中天的意图。

“哦?这话从何说起?”

叶凌月听得一愣。

事实上,唐家拥有至宝的事,在古九洲也不算是什么秘密,包括九洲盟的高层乃至一些老牌世外家族,或多或少都有些知情。

甚至于在数百年前,也有古九洲的一些强者乃至一些世外家族也觊觎过鼎中天。

几大世家曾经联手,抓了当时唐家的家主,逼其取出了至宝。

可当那些贪婪的人们想要夺取至宝时,却现,至宝在他们手中起不了作用,非但如此,他们还受了至宝的反噬,修为大跌,甚至成了废人。

所以最终,鼎中天没能被夺走,一直被保留在唐家家主的手中,直至今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