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天琪一听,脱口而出。

“你怎么会知道那块鼎片?”

她话说出了口,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再回头一看,就见叶凌月走了进来。

唐天琪知道了鼎中天的存在后,就偷偷留意过,每次二哥唐雷要进鼎中天修炼时,都会取出一块碎片。

那碎片,早前就供奉在唐家的祠堂里。

果然如此,九洲鼎的第六块鼎片就在唐家的手中。

而且听唐天琪的意思,那鼎片里居然也有一个“鼎中天。”

着鼎中天,顾名思义就是另外一个鸿蒙天,只不过从大小上,比起叶凌月的鸿蒙天应该小了不少。

否则唐家家主也不会这么小心谨慎,只给唐雷一个人修炼使用。

随着越来越多的鼎片的出现,叶凌月也意识到,九洲鼎的一些鼎片是具有特殊作用的,譬如能让精神力和天地之力自由转换的鼎胎。

但又有一些碎片,效用大同小异。

譬如早前的鼎基,同样也能产生鼎息,不过气息微弱很多,成长也更缓慢。

再譬如唐家的鼎中天应该也是如此。

无论如何,一直没有消息的第六块碎片的意外出现,倒是个意外之喜。

“是你!你别想打鼎中天的主意,你不是我二哥的对手。”

唐天琪一看到叶凌月,就舌头打结。

对于叶凌月,她还是很避讳的。

前面两次交锋,她都被坑死了。

“你觉得我需要亲自动手吗?”

叶凌月撇嘴。

唐天琪顿时语塞,想想就跟在叶凌月身后,寸步不离的帝莘,再看看营帐里,一众面色不善的黄泉代表队的队员们。

“我劝你,还是把鼎中天的事说清楚。你若是不说,我也不为难你,最多就把你送回唐家的营帐,然后告诉唐雷,你来告密的事。”

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唐天琪下的膝盖一软,差点没跪下。

“不,千万不要告诉我哥。我说,我全都告诉你。”

唐雷已然知道,兄长自从在鼎中天修炼后,虽然实力是精进了不少,可性情也变得越来越乖张。

他如今的眼中,没有爱情、亲情,一心就只有名利和地位。

唐天琪于是把自己知道的关于鼎中天的事,全都告诉了叶凌月。

“唐雷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他明明有法子救凌波,却见死不救,真是个畜生。”

唐天颂听罢,恨得直咬牙,他就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咆哮着就要去找唐雷理论。

“唐大哥,你先不要激动。这毕竟是唐家的家务事,宁盟主都未必管得了,更何况是你呢。这件事,你交给我处理即可。”

叶凌月并不赞成唐天颂去找唐雷。

“队长?你真有法子?难道你有法子治凌波的伤?”

唐天颂转忧为喜,在他心目中,只要是队长答应的事,就一定能办到。

“治好了又能怎么样?唐凌波始终是唐家的人,唐家家主和唐雷都不可能放过她。你也看到了,她明知自己回到唐家没好下场,依旧选择了和唐雷走。”

叶凌月的话,让唐天颂哑然。

不得不说,叶凌月看得很透彻。

唐凌波对唐家忠心耿耿,即便是治好了,也不可能会背叛。

“唐大哥,那就别担心了,等到明天天亮你就知道了。”叶凌月一脸的笃定,也不再多说。

却说唐凌波重伤,奚九夜和金家的人回到了营帐后。

“奚大哥?”

洪明月追在了奚九夜身后,到了奚九夜的营帐外,几个人影蹿了出来,拦住了洪明月。

“洪姑娘,大人不想见你。”

洪明月不认得这几人,但是看他们的气势们应该是奚九夜的亲兵。

奚九夜的真正身份,只有洪明月和叶凌月在内的少数人才知道,这些侍卫,也就是北境十三骑,平日都是不显露行踪的。

不过是几个奴才,居然敢拦着他。

洪明月自以为和奚九夜有了那层关系,就是这些人的主母了,他们居然敢拦着他。

“大胆,不过是几个奴才,居然敢拦着我,让开,我要进去找奚大哥。”洪明月美目一瞪,怒斥道。

北境十三骑目光冷漠,没有半点尊敬之意。

神尊大人和神妃伉俪情深,这些年少不得一些神界的女子勾引神尊,北境神宫里,也有不少其他神族送过来的各族美女。

神尊虽偶有宠幸,但从不留恋。

更何况,眼前这位不过是一名人族。

他们敢拦在这里,自然是得了奚九夜的命令,本想这人族女子知难而退,哪知对方非但不领情,还敢出言不逊。

那几名神将,其中一人,腾地一脚踢出,一股神力正中洪明月的膝盖。

洪明月脚下一软,跪在了地上,她正欲大骂,哪知另一名神将双手反扭,将她制住。

早前逼着洪明月跪下的那名神将,取出了一颗丹药,塞进了洪明月的嘴里,强行捂住了她的嘴。

洪明月嘤嘤呜呜着,口中的那颗丹药咕咚一声,吞入了腹中。

丹药一入喉,洪明月粉脸刹白。

这丹药的气味,她很熟悉。

早年她修炼合欢功,和男子交好后,每次都会吞服事后药。

见洪明月吞下了丹药,几名神将才一把将她甩开了,退到了营帐旁。

“混账,你们敢,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奚大哥,你的是手下对我无礼。”

洪明月在营帐外吵闹着。

可是营帐内,奚九夜那高大的身影始终没有再出现。

昨晚和她缠绵悱恻的那个男人,就好像洪明月做了一场梦,子虚乌有。

“奚大哥,奚大哥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洪明月心中的美好幻想,一下子崩分离兮了,她幡然醒悟,这一切都是奚九夜下令做的。

她本以为,自己披着夜凌月酷似的这张皮,奚九夜就会被她迷惑,对她动了真情。

哪知道他只是将她当成了玩物。

为什么,叶凌月遇到的每一个男人都对她视若珍宝,而自己遇到的每一个男人,都视她如草芥。

洪明月心中又怒又恨,可又不敢再在奚九夜帐前闹事,只能是如游魂一般,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