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给我滚出去,这次九州荒狩结束后,我立刻让爹娘把你给嫁了。”

唐雷雷霆般的一声怒喝。

唐天琪没见过这么凶的兄长,她强忍着不满,跑了出去。

唐天琪跑到了外头,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脑子里一片混乱。

她满脑子,都是唐雷的那些话。

二哥好可怕。

她怎么能这样,凌波姐是他的未婚妻,鼎中天就算是再怎么珍贵,也比不上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鼎中天,就是唐家最大的隐秘。

唐天琪也是小时候,在无意中偶然听到爹爹和哥哥提起的。

她得知,唐家的那些秘制灵液,都是用唐家的祖传的一个洞天福地-鼎中天栽培出来的。

鼎中天里,灵气丰富,无论是对于灵植还是对于修炼都大有好处,听说在里面修炼一天,就相当于在外头修炼十天。

唐天琪那时候还小,一听到这个秘密,就吵闹着闯了进去,想要进入鼎中天修炼。

却被父亲和兄长怒斥了一顿。

父亲警告她,唐家的鼎中天,只有未来的家长继承人才能进入,而且只传男不传女。

只因为女人都是泼出去的水,总有一天是要嫁人的。

而且唐家的鼎中天,虽然玄妙,但是大小有限,灵力也有个限度,排除灵植栽培需要的灵力,能用来修炼的灵力也没多少。

压根不可能轮到唐天琪修炼。

唐天琪虽然心有不甘,但事后看唐家的其他女眷包括爷爷最疼爱的唐凌波都没能进入鼎中天,这才释怀。

唐雷也是因为靠着鼎中天的帮助,修为一直凌驾在唐家其他子弟之上。

这次的九洲荒狩,唐家家主对唐雷寄予厚望,不惜让他带着鼎中天出来。

这件事,只有唐天琪、唐雷和唐凌波三人知道,三人从未对外说起过。

就连早前奚九夜向唐天琪试探,唐天琪也没泄露过。

若非是遇到了今日的事,唐天琪也不会说出来。

营帐里,断断续续传来了唐雷和唐凌波的对话声。

“唐雷,我说过,我不需要治疗,我宁可死也不要成为废人。”

唐凌波边咳嗽着,边有气无力地说道。

“唐凌波,你个贱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宁可死也不想嫁给我。你心里只有唐天颂那下贱的小子。”

唐雷怒声骂道。

“不许你骂他,他在我心目中,远比你高大的多。至少,他愿意为了我,向奚九夜挑战,你呢?连自己的亲妹妹被偷袭,都不敢出手。”

唐凌波嘲讽着。

营帐里,一阵杯盏落地的声响。

“闭嘴。你想死,我偏不如你愿。我告诉你,你死不了。明日一早,我就让念无方尊来废了你的元力。我要看着你成为废人,娶你为妻,让我为所欲为。我要让唐天颂那小子亲眼看着你成为我的女人,让他一辈子痛苦不堪。”

唐雷暴跳如雷。

唐天琪吓了一跳,她忙闪到了一旁。

唐雷从里面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你们几个,看着营帐,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去。”

唐雷阴测测地看了眼营帐,扬长而去。

唐天琪在营帐外呆呆着,站了足足一刻钟。

她咬了咬牙,拔腿就往黄泉代表队的营帐所在地跑去。

再说唐天颂和唐凌波分开后,一直神魂不守。

一直等到了傍晚,他实在忍不住,站起身来,就要去唐家代表队那打听下消息。

“天颂,你可别冲动,唐雷那小子刚才的模样你也看到了,你若是过去,免不得要和他起冲突。”

薄情和秦小川拦着他。

“我忍不住。薄情、小川,你们也有心上人,如果换成了队长受重伤或者是光子受了伤,你们忍得住?”

唐天颂也很恨自己,恨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放不下唐凌波。

可一想到她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他就管不住自己的腿脚。

薄情和秦小川一时无语,的确,换成了叶凌月和光子受伤,两人只怕比唐天颂还不淡定。

两人正犹豫着,就听到光子的声音自外面传来。

“哎,我说你这女人,怎么回事,这里可不是唐家代表队的营帐,你瞎闯什么呢?”

三人一惊,走到营帐外一看,就见光子和唐天琪正大眼对小眼。

“我是来找唐天颂的,你让开。”

唐天琪自知对不起唐凌波,又听了兄长的那番话,深怕唐雷明早真的会让念无方尊来废了凌波姐的武功,一急之下,就来照唐天颂。

她不知道唐天颂具体住哪个营帐,就误闯了光子的营帐。

“唐天琪,你找我有什么事?”

唐天颂对唐天琪偏见颇深,今日唐凌波会受重伤,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唐天琪,所以一看到她,不自觉皱了皱眉。

“五……五哥。”

唐天琪红着脸,蚊子咬似的,冲着唐天颂喊了一声。

唐天颂一愣。

他在唐家同辈子弟中,按照年龄排行第五。

可自他出身那一天起,因为出身旁系的缘故,唐家本家的那些少爷小姐们,从没有喊过他一声“五哥。”

“十三小姐客气了,唐某受不起。”

唐天颂生硬地说道。

“五哥……你别……你别生气。我我是来找你去救凌波姐了,我哥疯了,他要废了凌波姐的武功。他还说……他还说不会放过你和凌波姐的。”

唐天琪边说边哭了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害了凌波姐,她是个好人,她若是武功被废了,一定会不想活的。”

“事情都已经生了,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凌波的伤……只有废除武功才能治。”

唐天颂神情暗淡。

他事后也已经问过了叶凌月,叶凌月不置可否。

“不,有法子治,我知道有个法子能治,只要能够让凌波姐进入鼎中天,她就有希望复原。鼎中天就在我哥手上。”

唐天琪咬了咬牙,还是一股脑将鼎中天的事说了出来。

“鼎中天?你说得可是一块长得像碎片的鼎片?”

这时,唐天琪身后,有个声音打断了她和唐天颂的对话。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