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罢叶凌月说了她的大概计划后,宁盟主也表示此计可行。

“对了,叶队长,帝莘,你们俩上一次和金角妖王交手时,他可有什么异样?金角妖王最后又去了哪里?”

宁盟主得到消息,金角妖王自狮吼丘陵之后,就神秘失踪了。

如今金角部落一片混乱,听说通天妖王已经蠢蠢欲动,准备吞并金角部落。

这对于九洲盟而言可不是个好消息。

金角妖王和通天妖王素来不合,他们又各自属于不同的阵营,也正是因为如此,两大妖王除了抗衡人族猎妖者之外,还彼此制约。

如今金角妖王无故失踪,通天部落气势大盛,一旦让通天妖王统一了中原地区,对九洲盟势必更加不利。

叶凌月轻轻咳了一声,装傻充愣着。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只顾着逃命,倒也没留意金角妖王去了哪里。”

她总不能说,金角妖王被她关起来了吧。

说起来,抓住金角妖王也已经好几天了,那金角妖王也是顽固的很,一直不肯妥协,也许她可以利用这次金角部落的危机,逼其就犯。

叶凌月若有所思着,帝莘接嘴道。

“金角妖王并没有和我们直接交手,所以他的行踪我们也不得而知。”

其实帝莘和奚九夜分开后,也留意过金角妖王的妖力波动。

他原本感觉到,金角妖王是朝着叶凌月的方向去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等到他赶到时,看到的只有洗妇儿一人。

他自然也不会将金角妖王神秘失踪的事,联系到叶凌月身上。

“既是如此,那就算了。在通天妖王寿辰到来之前,大伙都需关注下两大部落的行动。”

宁盟主又叮嘱了几句。

叶凌月和帝莘就准备起身,准备离开。

“盟主,大事不好了。风云台那边出事了。唐家和金家的人打起来了,两方都有死伤。”

一名侍卫快步走了进来。

“什么?这唐家和金家未免太放肆了,简直是不把我这个盟主放在眼里。”

宁缺一听,变了脸色,和叶凌月和帝莘稍使了个眼色后,就快步往风云台赶去。

“我们也过去看看?”

叶凌月也来了兴趣。

不是唐天琪和洪明月比试嘛,怎么好好的,变成了唐家和金家动起手来了?

而且听事态,似乎还挺严重。

叶凌月和帝莘当即就赶往了风云台。

风云台,就坐落于九洲大本营的东北角,那里原本是一片校场,后开辟出一个大擂台。

叶凌月和帝莘赶到时,风云台已经是人头攒动,在人群中,叶凌月还看到了薄情和秦小川等人。

“你们怎么在这里?”

叶凌月走上前去,薄情见了帝莘,没有话,冷着脸。

一旁的秦小川说道。

“我们是来风云台比试的,原本是打算取得个好名次,帮黄泉代表队提升下成绩,顺便升级下,哪知道就遇上事了。”

“就你们几个?”

叶凌月环顾四周,她心道,唐家出了事,唐天颂应该也会按耐不住,上前查看吧。

她这一看,就看到了唐天颂在风云台上,他神情惨淡,怀里抱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戴着面纱,纱上海染了血色,正是唐七小姐唐凌波。

“唐天颂,把凌波放开,她是我的未婚妻,岂容你小子动手动脚。”

唐雷带着几名唐家的队员,唐天琪躲在他身后,一脸的花容惨淡。

唐家代表队的对面,站着金家代表队的人。

金暮和金三少面有迟疑之色,洪明月和奚九夜并肩而立。

奚九夜一身犀利的气势,他的身旁,洪明月则是一脸的得意,她的手上还拿着一把用沧海三生笛改炼而成的匕,匕上染了血。

看来,出手伤了唐凌波的,正是奚九夜。

原来唐天琪约战洪明月,两女到了风云台后,就动起了手来。

两女的修为都不错,但洪明月要更胜一筹,唐天琪比拼不过,就生了诡计,她暗中用淬了毒的灵器想要暗算洪明月。

洪明月又岂会轻易上当,她出手就要击杀唐天琪。

恰好这时,得了消息赶来的唐凌波目睹了这一幕,飞身上了风云台,想要救下唐天琪。

唐凌波的实力比起唐雷来也是毫不逊色,洪明月落了下风。

洪明月心有不甘,就假装被唐凌波打伤,奚九夜出手,逼退了唐凌波。

可哪知哪知那时,洪明月却忽地偷袭唐凌波,唐凌波不敌,身前中了一刀,伤势很重,从风云台上跌了下来。

一直在风云台旁围观的唐天颂目睹了这一情景,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下意识地冲了上去,救下了唐凌波。

唐家的人要动手,金家的人也不干了,唐二少心有不甘,一干队员和金家的人动手,打了起来。

两边各有死伤,也亏了宁盟主及时出现,才避免了更大一步的伤亡。

“胡闹,你们一个个的都太胡闹了。金大少,唐二少,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宁盟主听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时之间,恼怒异常。

森罗鬼果王刚丢失,金家和唐家都牵涉其中。

这两家没有戴罪立功,居然现在九洲大本营里闹了起来。

而且事情的起因,居然仅仅只是金、唐两支队伍里的女队员为了奚九夜争风吃醋。

宁盟主不善地看了几眼奚九夜。

原本他对奚九夜和帝莘都很看好,哪知道这两人,都是硬骨头,处处惹事。

“盟主,这是摆明了是金家不对在先,洪明月偷袭凌波,凌波身受重伤,连念无方尊都没办法救治,能不能救活都是个问题。我要求把洪明月交出来。”

唐二少已经命人找来了念无方尊。

念无方尊查看之后,脸色严峻,摇了摇头。

洪明月那一匕刺中了唐凌波的丹田,丹田毁了,就算是救回来了,也是个废人,

唐天颂听罢,不由紧了紧手臂,看了下怀里的唐凌波。

唐凌波一直没有说话,她只是靠在了唐天颂的怀里,气息微弱,就如同死去了一般。

唐天颂的心,像是被一只手抓住了,难受的厉害。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