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天亮还有一些时辰,叶凌月索性盘腿打坐了起来。

夜色无边。

在九洲大本营的主账里,宁盟主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箱子。

他犹豫了下,还是打开了箱子。

箱子是上等的烟檀木,里面铺着名贵的丝绸,看上去很是精美。

可这样的一口箱子里,却只放了一块晶片。

晶片的颜色是灰色的,约莫拇指大小,晶片里面灰蒙蒙的,犹如充满了雾气。

这块毫不起眼的晶片,却有个响亮的名字。

它叫做时曜晶。

和叶凌月早前拥有的空曜晶一样,都属于曜晶。

曜晶和灵石,都属于特殊的矿石,但是曜晶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价值上都比灵石稀少且贵。

曜晶甚至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做“神石”,原意是只有神界才有的意思。

在古九洲和青洲大6,也有少量的曜晶,但大部分是空曜晶,时曜晶的数量最多不过三块。

只因为时曜晶和空曜晶融合在一起,可以形成特殊的时空曜晶。

一块时空曜晶,甚至能让时间逆流。

只不过,宁盟主手中的这块仅仅只是时曜晶而已。

但即便是如此,时曜晶还是很珍贵的。

如此深夜,宁盟主又为何要取出时曜晶?

宁盟主若有所思着看着那块时曜晶,他将自己的一部分元力注入了时曜晶之内。

吸收了元力后,时曜晶光芒大盛,晶体内的武器,也一下子消散开了。

只见时曜晶里,散出了一片柔和的光芒。

那光芒洒落在墙壁上,整个营帐刹那间就变成了一片光幕。

光幕渐渐成形,一片广袤无边的平原上,妖兽如滚滚怒浪奔行而来。

大量的人族猎妖者被击杀,一时之间,血流成河。

可就在人族猎妖者溃不成军时,天空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有一头灰白色的长,他容貌犹如雾里看花,让人看不清也摸不透。

他只是一抬手,手腕上一个手镯一晃而过,一股难以言喻的可怕天威,忽然间天地为之色变。

天像是一下子被人撕成了两半,云层翻滚,一条滚滚怒河横隔在了天空的中间。

隆隆的声响,越来越近,却不是雷声。

忽然间,天空之间,可怕的天地之力凝聚,形成了天外星落。

那星落,是可怕的陨石,它们挟带着狂暴的天火之力。

陨石如雹子般,不断砸落。

广大的妖原上,所有的生灵,刹那间被火海吞没。

无论是人族猎妖者,还是妖兽,在那一刻都吓得魂飞魄散。

他们匍匐在地,颤颤抖着,天空之上,那就是不可亵渎的神明。

营帐外,有声响传来。

宁盟主手一挥,那一片时曜晶的碎片,落到了他的手里。

早前的那幕景象也消失了。

“念无,可是你?进来吧。”

念无方尊走了进来。

“盟主,你当真就这样放过姓叶的?”

念无方尊回去之后,越想越是气愤。

“念无,你在九洲盟呆了那么久,性子怎么就还那么急躁。你也知道,小邪的死,严格上并不完全怪叶凌月。”

宁盟主和念无相识数十载,对于念无方尊的脾气也很熟悉。

“若非是她,小邪怎么会死。盟主,你早前明明答应我,会严惩姓叶的和黄泉代表队,为何临时变卦?”

念无不满的正是这一点。

“念无,你可知那姓叶的是什么来历?”宁盟主摇头,念无这脾气,早晚会害了他。

“她能有什么身份,不过是一个九洲小门派的弟子,说修为没修为,说背景没背景。再说了,就算是有背景,难道我们九洲盟还怕了她不成?”

念无方尊不屑。

他自诩连几大世外天都不怕,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一个小黄毛丫头。

“九州盟还真的怕了她,她背后是没有世外天也没有大的门派。她背后只有一个人,但就是那个人,足以翻云覆雨,将妖界乃至整个古九洲都玩弄在股掌之中。”

宁盟主摇头。

“什么?盟主你不是开玩笑吧,古九洲真有这么厉害的人物?他是谁?我怎么一直不知道?”

念无方尊大惊失色。

“九洲地榜第一人是谁?”

宁盟主反问。

“地榜第一……中原中原侯!盟主,你会不会弄错了,那姓叶的怎么可能和中原侯扯上关系?”

念无方尊额头,豆大的冷汗瞬时滴了下来。

“我不会看错,你有没有现,她身上连一点轮回之力都没有?”

宁盟主对于自己的眼光很是肯定。

若是连这么点事,他都看错了,他还怎么当得上九洲盟的盟主。

“对啊,她连一丝轮回之力都没有。虽说是名方士,可是她的本命异火,只是白火。武道和方士修为都不行,她如果不是用诡计,小邪怎么会死。”

念无方尊也是为此,才更加痛恨叶凌月。

“念无,你太短视了。大千世界,穹宇三千,武道修行也是森罗万象,轮回之力仅仅是其中一种,又怎能一概而论。第一任九洲盟盟主曾留有记载,当年的中原侯修炼的也不是轮回之力,却能够震慑人族和妖族两界。叶队长的手上,戴着和中原侯一样的特殊灵器。光凭这一点,就可以证明,她身后的人就是中原侯。”

其实在叶凌月来到九洲大本营之前,宁盟主就留意过叶凌月。

她是古九洲这些年来,最年轻的城主,而且黄泉城在她的带领下,蒸蒸日上,从吊车尾到如今接近上榜。

加之早前房阿县时的战功报告,歧玉城时的猎妖行为,全都已经列在了纸上。

这一桩桩功绩,就足以证明叶凌月是人才。

“盟主,那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毕竟中原侯已经失踪了那么多年。”

念无方尊还不甘心。

难道念小邪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了?

他不甘心,决不能让那姓叶的善终。

“是不是猜测,不久的将来就会知道了。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提出那两个惩罚,我就是为了试探,利用叶凌月能不能引出中原侯来。”

宁盟主一脸的高深莫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