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举步向前,却觉得脚下犹如有千万斤重。

夜凌月果然没死。

尽管看着她坠入了万丈深渊,可他一直不相信她已经死去。

她是医佛神尊之女,神之血脉,怎会轻易死去。

即便是死,她也该轮回重生。

她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她说过让他血债血偿,她就一定会回来。

所以,这些年,他都在等,等着她回来复仇。

可这一等就是五百多年。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慌了。

她为何始终没出现。

他暗中派人去找,去打听关于她的消息。

可每一次,都让他失望。

他开始意识到,她可能真的死了。

永远消失在世上,不再复仇,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念头,如同燎原的火,将他的心烧出了一个大洞。

每每想到,就让他彻夜难眠。

他宁愿等她来复仇,也不愿意相信,她真的消失了。

心开始渐渐荒芜,慢慢地,对一切都开始冷淡,甚至连最心爱的兰儿,也被他冷落。

直到他遇到了那地煞女君主。

那双似曾相似的眼,让他重新找到了希望。

她身上,有人界的气息。

他开始按耐不住,找着借口,来到人界。

终于,让他找到了夜凌月存在过的痕迹。

他遇到了和夜凌月有五六成相似的洪明月。

可那也仅仅只是相似而已,奚九夜一直很清楚,那些都不是夜凌月。

奚九夜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真的再遇夜凌月。

她那般的真实,就在了咫尺之外。

她和前世有些不同了。

容貌依旧,可又好像更美了一些,或者说是更鲜活了。

那双灵动的眼眸,在水光的映衬下波光粼粼。

红润的唇,饱满而又丰盈,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她着了件贴身的不起眼的衣袍,被河水溅湿了一些,却硬是穿出了活(色)生香的意味来。

这般的她,让奚九夜有种冲动,将她搂在怀里。

奚九夜有些愕然,前世,他与她在一起时,鲜少生出过这种冲动。

她是北境的军神,常年和兵士们为伍。

和兰儿的柔弱不同,夜凌月即便是身子不好,可总是和男子一样谈笑自如。

即便是和他在一起时,也鲜少流露出女子的娇态,时间一久,他竟是忘记了她也是个女子。

明明是拥有倾城的容颜,却从未让他真正用对待女子那般对待过。

两人甚至很少有亲热的举动,哪怕是她被赐封为神后时,两人最亲昵时,也不过是在营帐里,她靠在他的身旁,与他秉烛夜谈。

情到了浓时,她极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亲。

两人仅有的也就是那一次亲昵而已。

曾经,他一度以为,他对她是没有男女之情的,有的只是战友般的情谊。

他的爱意,全都给了兰儿。

这一个想法,直到夜凌月死后,亦是如此。

可就在方才那一瞬,看到了犹如洛河仙姝般美好的她时。

他的心骤然跳快了起来,忽然意识到,他对她,不仅仅只是战友间的情谊。

他,想要拥抱这般美好的她。

奚九夜张开手,却一下子僵硬了身子。

她是他杀父仇人之女,还残害过他和兰儿的第一个孩子,她骗他,他该恨她。

他也的确恨过,可那恨沉淀之后,却犹如双刃剑,也痛了他自己。

他想告诉她,他等了她很久。

可话到了嘴边,又缩了回去。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夜凌月死前的那一幕。

“奚九夜,若是有来世,我夜凌月,必定要你血债血偿!”

她双目泣血,那般的恨,那般的痛。

心一下子刺疼了起来,奚九夜迟疑着。

上前,生怕惊动了她,不上前,又唯恐她消失了。

她已经足足消失了五百多年了。

奚九夜有些异样的眼神,落到了叶凌月的眼中。

她也觉得有几分诧异。

忽的,叶凌月摸了摸自己的脸。

想了起来,自己脸上的妆容已除,这会儿的脸……

眼下这张真脸,和洪明月那张冒牌脸很相似,奚九夜怕是将她认成了洪明月了。

叶凌月甩甩手,就欲离开。

“月儿……”

奚九夜见叶凌月一脸的漠然,没有恨,也没有多余的表情,不知为何,这般冷漠的她,对他视若无睹的她,却让他有些心慌。

他下意识地想拦住她,脱口而出的,却是两人相处时的称呼。

与兰楚楚喜欢叫他九夜哥哥,洪明月叫他奚大哥不同,夜凌月只叫他“奚九夜”,无论是他还是流离失所的少族长,还是成了尊贵的神尊,她总是连名带姓,脆生生的喊他奚九夜。

北境一些迂腐的老臣子会背地里议论,说夜凌月目无尊长,没把奚九夜这个神尊看在眼里。

奚九夜那会儿听到了,也曾一度介怀过。

可直到她死后,再也没有人喊他奚九夜时,他恍然若失,这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奚九夜想了起来,那地煞女君主也是管他叫奚九夜的。

他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那女人来?

奚九夜心底不悦。

月儿?叶凌月止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差点就没爆粗口,滚你丫的月儿。

我娘才管我叫月儿的好伐。

可是转念一想,奚九夜那厮,白天还一副恨不得把自己剥皮抽骨的凶狠样,怎么一到了晚上,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那小纠结的表情,和他平日的画风判若两人啊。

叶凌月再一想,感情这厮不是叫自己,是在叫洪明月?

也对洪明月那女人,和自己有五六成相似呢。

原来洪明月和他的关系已经好到了这种地步了,真是一对大写的狗男女。

叶凌月撇嘴,脚下一快,就要走。

“月儿。”

奚九夜见她要走,有些急了,身法比叶凌月还快了几步,三步两步就追上了凌月。

可就在他要抓住叶凌月的手时,她一下子不见了。

手中,只碰触到了冰凉的空气。

“月儿?”

旷野里,回荡着奚九夜惊慌的声音。

比失而复得更痛苦的是,再次失去。

奚九夜顾目四盼,可周遭哪里还有夜凌月的影子。

她就好像镜花水月,一下子消失了。

难道,他真的是在做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