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想了想,把九洲卡和两个储物袋都收了过来。

末了,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帝莘,那我要不要给你点什么,用作交换?”

这孩子心眼实啊,虽说打劫越货坑死人不偿命的事没少做过,可那都是对外不对内。

拿了帝莘那么多好处,还踢了人一脚,叶凌月心里有点愧疚,就试探性询问了帝莘一句。

帝莘眼睛一亮,长腿一跨,就要爬床。

“等等,那个不行,得……等到成亲之后。”

叶凌月憋红了脸,连忙捂紧了自己的衣物。

帝莘俊脸一垮,凤眸里流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的神情来。

“洗妇儿,我疼。”

帝莘敞着衣,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胸肌,他这时眉头微皱,俊脸上堆满了痛苦之色,那模样,和当年病时的凤莘一模一样。

叶凌月下意识脱口而出。

“哪里疼?你受伤了?”

帝莘一听,嘴角止不住扬了扬,可神情依旧是一脸的痛苦样。

“身上疼,你给看看?”

叶凌月迟疑了下,心底有些虚。

帝莘长得实在是秀色可餐,方才两人痴缠在一起,她差点就动摇了。

若非是想到了帝莘魂魄不全,两人之间还存在了变数,最后一丝理智尚存,她只怕真要被他吃干抹净了。

“洗妇儿……”

帝莘慢慢靠近。

叶凌月想着帝莘方才还那么大方地把全副身家都给了自己。

她心一软,由着帝莘挨了过来。

“哪疼,该不会是九洲卡给了我心疼的?”

凌月摸了摸帝莘,帝莘声音有些沙哑。

“再往下。”

叶凌月继续往下。

“再下面一些。”

她忽地意识到了什么,吓得手就往回缩,却被帝莘一把按住了。

手下的昂扬,吓得叶凌月差点没叫出来。

“洗妇儿,轻点声,外头会听到,我保证不碰你,你帮我一下,就一次。”

帝莘浑身绷紧,嗓音里透着痛苦之意。

叶凌月红着脸,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再想想,似乎说是男人憋多了会憋出毛病来。

今天这把火,也算是她点燃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她只能是勉为其难手下活动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帝莘身躯一震,出了一声靥足的闷哼声。

叶凌月也身子一软,靠在了帝莘的身前,一双眼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帝莘见了叶凌月局促难安的模样,闷笑了几声,气得叶凌月愈羞恼,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记。

帝莘忍着笑意,怜惜地拭去了她额头的汗水。

“今晚在这里住下?我让章全挪窝了。”

“才不。”

叶凌月咬了咬牙,也不顾身上香汗淋淋,抓起了自己的衣服胡乱套上了。

营帐里,一室的暧昧气息,再留下来,止不准帝莘这又要化身成狼了。

见叶凌月又羞又恼的模样,帝莘忍不住刮了刮她的鼻尖,也没有强留。

急匆匆整理好衣物后,叶凌月临走出去时,回过头看了眼帝莘。

却见他披着外袍,长垂胸,半躺在了床榻上,一双凤眸水光涟漪,说不出的美好气质。

谁说只有女人才会倾国倾城,男人生成帝莘那样,一颦一笑间,也足以让人冲冠一怒,失了理智。

“妖孽。”

叶凌月啐了一口妖孽,脚一跺,调头就走,身后男人的笑声在营帐里回荡。

走出了营帐,已经是漫天星辰。

两人确实在营帐里腻歪了好几个时辰了。

章全没有回来,想来是帝莘那小子早就打过了招呼。

手间,还留着帝莘的气味,黏答答的,叶凌月哭笑不得。

明明是和五姐商量好的,算计帝莘的,哪知道,反倒被他给算计了。

吹了好阵子的夜风,脸颊依旧是热热的,身上也汗津津的。

不用镜子,叶凌月也能想象到自己这会儿的模样。

必定是眼眸含春,唇被帝莘啃了半天,这会儿肿得厉害,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生了什么。

回到黄泉代表队的营帐里,只怕会被那些家伙取笑个半死,叶凌月想了想,决定先找个僻静的地方梳洗一下。

她记得,凡是营地,必定是伴水而建。

九洲大本营有上千号人在此居住生活,附近一定有水源。

叶凌月精神力一动,在营帐一里外的某处,现了有水之灵的气息。

她循着夜色,悄然出了九洲大本营,没过多久,就现了一条溪流。

溪流的周围,布着几个化煞水灵阵,溪流只需要流经阵法,就能净化煞气,可以正常饮用。

叶凌月清洗了下,脑子还有些乱糟糟的,往脸上扑了些水后,脸上的温度才降了下来。

身后,有了细微的声响传来,叶凌月下意识一回头,低喝了一声。

“谁?”

她一抬头,就见了奚九夜站在了不远处。

彼时,夜风徐徐,皎洁的月正当空。

月影倒映在河面上,波光粼粼,远处,有妖兽怒吼的咆哮声。

叶凌月半蹲在了河边,她颊上的水还没干透,水滴顺着她光洁如玉的下巴,往下滑,打湿了她的衣襟。

她没想到在这里会看到奚九夜,一时之间,怔住了。

奚九夜离了主账后,唐天琪就找上了门来。

奚九夜本就气恼叶凌月和帝莘亲密的事,今日在主账里,又看到了凌月和龙包包亲昵的模样,他愈不高兴。

加之唐天琪纠缠得紧,他索性就丢下了她,一人出了九洲大本营。

走出来后,他也无心猎兽,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河畔边。

哪知就见了前方有一团黑影,本以为是妖兽,奚九夜正准备出手击杀了。

哪知道他走近几步,才现那不是妖兽,而是个女人。

奚九夜顿觉无趣,准备走开,哪知对方也现了他,回过头的那一刻,奚九夜只觉得脑中刹那间一片空白。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地闭眼,又睁开。

那人依旧在那里,没有消失,活生生地在那里。

不是镜花水月,也不是幻象。

夜凌月!

那眸,那唇还有那体态,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像,她是夜凌月。

“是你?”

奚九夜艰难地挤出了两个字。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