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巴掌又响又脆,把唐天琪直接给打蒙了。

她半边脸肿了起来,哭了起来。

“二哥,你干嘛打我!”

唐天琪怎么也没想到,打自己的会是最疼爱自己的二哥。

先是在歧玉城被叶凌月打,再是被薄情打,这会儿连自己二哥都打她,唐天琪这辈子挨打的次数,都没这个月多。

她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天琪,闭嘴,你可知他是什么人,他是五灵代表队的帝莘。”

唐雷的手这会儿还在麻,他差点没被唐天琪吓死。

她居然骂帝莘是小白脸!

被自己打一耳光那还是轻的,要真帝莘作了,杀了唐天琪都没啥好奇怪的。

帝莘是什么人,杀妖兽如砍柴,连九洲盟的联络人他都能威胁,何况是一个唐天琪。

“五灵代表队怎么了?叫做帝莘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唐天琪边哭边嚷,忽的,她想起了什么,一下子哑了声。

帝莘,丑八怪的男人叫帝莘?五灵代表队的帝莘?

最近九洲天榜上,名词蹿得最快的就是五灵代表队,从最初的天榜的中游,一下子窜到了第十名,甚至比唐家的一线代表队还要高几名。

而五灵城之所以成绩上升如此之快,就是因为他们队里,一个叫做帝莘的男人。

听说男人是个打怪狂人,他所到之处,妖兽片甲不留,其他代表队连分一点渣的机会都没有。

帝莘的厉害,可不仅仅是在猎妖者中,传闻早前,他只身潜入了通天部落,把整个通天部落都搅合的鸡犬不宁。

光是听到帝莘这个名字,就足够让妖族退出数里之外。

这么厉害的人物,唐天琪早前也是有所耳闻。

可她一直以为,打怪狂人帝莘长得五大老粗,凶神恶煞的,哪里会和眼前这一位联系在一起。

更加想不到,这么厉害的人物,会是丑八怪的男人。

唐天琪这才明白了二哥的用意,吓得一语不,生怕帝莘手撕了她似的,躲在了唐雷的身后。

唐雷也是干笑了两声,冲着帝莘拱了拱手。

“帝莘,舍妹年幼,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原谅。不过一码事归一码事,舍妹已经将护送森罗鬼果王的事,告诉了九州盟主。九洲盟主也已经下令,只要是黄泉代表队抵达九洲大本营,就立刻前去主账问话。我也是奉命行事,想必你也不会忤逆盟主的意思吧。”

说罢,唐雷斜睨了眼叶凌月。

他已经从唐天琪的口中,得知了黄泉代表队队长的种种劣迹。

本以为是个多么了不得的女人,如今一看,不过是如此。

长得其貌不扬,别说是唐家的第一美女唐凌波,就是比唐天琪也逊色了不少。

唐天颂居然投靠了这么一号人物,唐雷暗暗唾弃。

九州盟主召见的事,唐雷说的倒也是实话。

只不过若是没有帝莘在的话,他在带人进去前,必定会狠狠修理黄泉代表队的众人。

“帝莘,既是九洲盟主的命令,我们还是去主账一趟好了。不过我一人去就足够了,大伙儿这几日舟车劳顿,都很累了,还得劳烦你陪着去安顿一下。”

叶凌月轻轻拽了拽帝莘的手。

她深知帝莘的脾气,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更听不得别人说她的不是。

待会要见的是九洲盟主,此人乃是整个九洲盟的统领者,叶凌月早前只听说过此人叫做宁缺,但也仅仅只是如此。

她并不愿意,帝莘为了自己,和九洲盟硬碰硬。

帝莘虽有些不情愿,可手间握着叶凌月那只软软滑滑的小手。

再看看叶凌月的眼,心不禁软了下来,只得是无奈地点点头。

一行人这才分开了,唐雷倒也没为难叶凌月,在气呼呼的唐天琪的陪同下,一起朝着主账走去。

九洲盟的主账,也是九州盟的议事场所。

外形和普通营帐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营帐上,烙有“九洲”两个大字。

营帐旁,还设了阵法,戒备很是森严。

走到了主账外,唐雷恭敬地停了下来。

“启禀宁盟主,属下唐雷,偕同舍妹唐天琪带着黄泉代表队的队长前来答话。”

营帐内,传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进来吧。”

唐雷这才带着叶凌月和唐天琪,鱼贯而入。

叶凌月也知今日答话事关紧要,心中稍作盘算,就低头谦虚状,步入了营帐。

才一进门,就察觉到了好几道探究的目光。

其中一道,即便是叶凌月俯身,也能感觉到不怀好意。

“你就是黄泉代表队的叶队长?”

只见左侧方,有人语带不善。

叶凌月抬头看去,就见了一名六旬长者,长须垂腰,目光阴冷,正冲着自己怒目而视。

他的周身,盘踞着一股不弱的精神力,着这一身将青色方士袍。

叶凌月顿时想起了一人来,九洲盟内的第一方尊念无方尊,也就是早前那短命鬼念小邪的师傅。

尽管早就有所打算,但是叶凌月没想到,自己才刚到九洲大本营,就碰上了念无本人。

除了念无之外,营帐里除了唐天琪兄妹俩外,还站着几男几女,其中赫然有奚九夜,还有一名少年和一对年轻的男女。

那一对男女,叶凌月都不认得,但想来能站在主账营内,身份必定非同寻常。

其中那名少年,长得很是俊秀,他正盯着叶凌月,看着很是面善。

叶凌月扫视四周之时,念无亦在打量叶凌月。

就是眼前这女子,害死了小邪,断了他念家的血脉。

念无一双眼,几欲喷出了火来。

他当即一拱手,冲着账内主帅席上的一名男子说道。

“启禀盟主,此女包藏祸心,早前在万象城内,就设计害死了我的徒儿小邪。如今又因为她的缘故,丢失了森罗鬼果王。通天妖王得了森罗鬼果王,后果不堪设想。她身负数罪,按照九洲盟的律例,罪大恶极,理应重罚她和黄泉代表队上下。”

叶凌月一听,皱了皱眉,却没有立刻辩解。

“叶队长,你可有什么要解释的?”

这时,坐在了主帅席上的九州盟主宁缺开了口。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