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可怕的生灵出现时,只见四周,忽地杀声震天,骤然杀出了上千名妖族悍将。

金角妖王的人马一看对方的装束,正是通天妖王账下的两大妖将!

“杀,抢下森罗鬼果王,通天妖王重重有赏!”

原来来者正是通天妖王座下的两员大将,他们也早已到了狮吼丘陵,哪知半路上却现金角妖王亲自带兵前来。

通天两大妖将不敢妄动,一直到金角妖王的人马折损大半,人族猎妖者破坏了封印,放出了森罗母藤时,他们才觉得时机成熟,带着精兵杀了出来。

金角妖王的部下埋伏了数日,又被叶凌月的“奸计”迫害得疲惫不堪,此时遇上了通天部落的精兵,早已是分身乏术。

再看那森罗母藤,入土既生根,挟带着煞气的藤条杀伤力惊人,不少妖兵才是一靠近,就被拍成了肉酱,妖魂一缕,成了森罗母藤的肥料。

如此一来,反倒是给了叶凌月、金家唐家代表队的人有机可趁。

趁着妖族混战之时,叶凌月脚底抹油就准备开溜。

“哪里跑!”

正当叶凌月溜走之时,身后一道阴魂不散的声音传来,叶凌月心下大惊,认出了那是金角妖王的声音。

她头也不回,祭出了九龙吟,狠似的朝着天空掠去。

该死的人族,今日本王非杀了你不可!

金角妖王恨极,被通天部落来了个釜底抽薪,损失惨重。

他脚下生风,人已化为了一团黑影,就要紧追而上。

可就此时,金角妖王忽觉得背后一阵寒,他身影一晃,背后,一道凛冽指风擦过。

轰的一声,那指风正中在一名妖兵的身上。

那妖兵顿时浑身结冰,只是眨眼之间,那妖兵就寸寸碎裂开,化为了一堆冰渣子。

金角妖王目光一凛,缓缓回头,却见半空正中,悬空立着一名人族猎妖者。

说是人族,只因为金角妖王记得方才此人就在人族猎妖者的队伍之中。

男子一袭玄黑色的墨袍,凛冽的鹰眸里蓄着森冷的杀机,相较于早前在人群中的毫不显山露水,此刻,奚九夜可谓是锋芒毕露。

方才那一指,正是出自此人。

金角妖王看了眼那妖兵的尸体,遍体生寒。

他也不是眼拙之辈,一眼就认出了那指法,并非是古九洲人族武学。

那是一种至尊武学……至尊武学,可不是凡人能够修炼的。

“阁下,你与我方才那女猎妖者有什么关系?为何要拦着本王追杀她?”金角妖王困惑,方才那女猎妖者和眼前这男子,显然不是伙伴。

那他追杀那女猎妖者,关这墨袍男子何事?

这问题,让奚九夜也是微微怔了怔。

的确,他和那地煞女君主没有半点关系。

方才,金家代表队的人已经趁着两大妖族混战之时,趁机溜走,可他眼看了金角妖王要去追杀她,却折了回来。

“她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在奚九夜为自己的反常懊恼之时,一道人影鬼魅般出现了。

金角妖王眼前一花,又是一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和奚九夜一身墨袍,眉宇犀利不同,这新来男子,蜀白外袍,长飞扬,仿佛只是往那一站,就能让黑夜都黯然失色。

“是你,帝莘!”

奚九夜看着来人,一双剑眉纠紧。

所有人中,奚九夜最不愿看到的,恐怕就是帝莘了。

此人怎么会在这里?

金三少曾说过,帝莘正身处东北妖原,他怎么会身处在数千里之外的狮吼丘陵。

帝莘斜眼看着奚九夜,显然也是没预料到,会在此处撞上奚九夜。

他得知了森罗鬼果王的消息后,就立刻和舞悦兵分两路,为的就是抢在妖族找到森鬼果王之前,将消息告诉护送的队伍。

他算准了对方会从森罗万象城和九洲大本营的途中下手,就一路寻找妖气。

恰好今夜,他现此处有大量妖气凝聚,就算准了妖族可能埋伏在此处了。

直到方才,他身携的凤令有异样,他才知道洗妇儿就在附近,赶过来时,恰好遇到了遍地的妖兵尸体。

帝莘这才知道,叶凌月也是护送任务的代表队之一,只是他也没想到,奚九夜也在队伍之中。

帝莘一出现,金角妖王的脸色,刹那就变得惨白一片。

先不说帝莘周身的气势,光是他那张脸,就已经让金角妖王心惊胆战了。

这……这不是妖祖嘛!

金角妖王和通天妖王都是在妖祖陨落后,才被封为妖王,分别统领中原地区的两大妖原。

可金角妖王当年,曾经归属于战痕麾下,曾经有幸见过妖祖几次,就连妖祖陨落那次,金角妖王都参与其中。

他甚至是亲眼见到了妖组陨落。

早前,妖界就有传闻,妖祖重生,金角妖王还嗤之以鼻,只因为自己是亲眼目睹了妖祖身死的场景。

不可一世的金角妖王,这时在帝莘和奚九夜的夹击之下,一声不吭,他只求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

帝莘和奚九夜也没有留意到金角妖王的异样。

两个同样出类拔萃的男子,一白一黑,南北而立,就如白天与黑夜,互不相让。

“奚九夜,我的人,从不劳外人来救。

帝莘似笑非笑。

“究竟是谁的人,只怕还是未知数。”

奚九夜也是冷眼应对。

帝莘目光一变,双拳握紧,周身元力浮动。

奚九夜也是好不相让,一身元力,如怒浪般拍打不断。

“奚九夜(帝莘),别人怕了你,我可不怕你。”

两人怒目而视,一副箭弩拔张的样子。

可就在这时,地面上一阵异变。

“妖王大人救命!”

原来是通天部落的两名妖将围攻黑煞蝠将,那黑煞蝠将不敌,被两人围剿已经身受重伤。

那妖将不敌,想要求援。

帝莘和奚九夜这才如梦初醒,再一看,早前还在身旁的金角妖王竟是没了踪影。

两人同时变了脸色,意识到金角妖王逃走了。

“不好!”

两人都意识到,金角妖王必定是趁着两人争执之时,前去追杀叶凌月了。

想到了这里,帝莘和奚九夜再也无心争执,朝着早前叶凌月消失的反向,飞掠而去。

两人谁都没有去看地面上那一棵森罗母藤。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