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异口同声,倒是让原本无头苍蝇似的众人们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奚九夜略有些诧然,看了眼叶凌月,后者却是直接命令手下回撤。

于是也不再多说,四只代表队连营地也顾不上,往后撤去。

所谓的山顶,也就是狮吼丘陵最的最高处,顾名思义,不过是个三百余米高的南坡,也是早前黄泉代表队的营帐扎营的地方。

叶凌月赶回山顶时,薄情等人已经将余下的人都找齐了。

上了山顶,地势开阔,丘陵下方的情形顿时一清二楚。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众人往下一看,只见暗夜之中,狮吼丘陵的四面八方,密密麻麻,都是闪动着的或红、或绿的星点幽光,那是妖兽的眼。

数量之多,让人看的不禁头皮麻。

除了丘陵下方潮水般涌来的妖兽,在低空,还能看到一片片黑压压的影子。

风声中,夹带着妖禽扇翅的响声,乌魆魆的,就如乌云压顶,眼看就要将半个山头笼罩住了。

若是连天空都被占据了,那他们真的是没有活路了。

金三少早前还指望着能御空飞行逃脱,现在这么一看,不由暗自庆幸。

这真要是上了天,立马就成了妖禽的人肉靶子,想要再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妖兽,光子越担忧秦小川。

一只手,伸了过来,握了握光子的凉的手。

“吉人自有天相,四哥不会有事的。”

身后,站着叶凌月,光子吊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阿姐的话,他总是信的。

“居然是两面夹击,这次我们只怕是劫数难逃了。”

长生代表队的队长刘长生走了出来,一脸的担忧的。

妖兽的数量很是惊人,至少也有数千之多,堪比一次中等规模的妖潮。

“不如就把洛书山河图交出去,也许还能流有一线生机。”

碧玉狐的队长嘀咕了一句,却引来了众人的白眼。

“奚兄弟,依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金三少的主心骨,就是奚九夜。

虽是不知道奚九夜的来历,可他身上自有一股气势,似是饱经沙场。

“不知叶队长可有主意?”

奚九夜看向叶凌月。

在中等规模的妖潮面前,在场的人都忧心忡忡。

可那地煞女君主并未惊慌,不仅仅是她,黄泉代表队的众人都是一脸的沉着。

“她能有什么见解?”

唐天琪一脸的鄙夷。

奚大哥也是,怎么能指望一个四流代表队的小队长出主意。

“见解不敢当,只是有些保命的手段,还需大伙一起配合。”

叶凌月淡淡说道,目光落到了天空的某一处。

这么大规模的妖潮,事先却没有半点征兆,连夜的巡逻一点用处都没有,可想而知,这场夜袭早就有预谋。

若非是光子不经意间撞见,只怕五只代表队一只都别想逃出去。

对方连他们的路线都如此清楚,看来她们此行的秘密护送,早已被泄露出去了。

叶凌月看似淡然,可心底也是七上八下。

她没料到,一颗森罗鬼果王竟引出了妖王级别的存在。

那可是中原地区的至高强者。

他的实力,应该过了大神通境的存在,

金角妖王,这名字倒是耳熟。

帝莘曾说过,那一晚,偷袭房阿县的五千妖兵,就是此人的麾下。

一个青煞妖就干掉了一名九洲盟的堂主,妖王亲临,想要击退他,难度可想而知。

叶凌月言下之意,就是要众人服从她的命令了。

对于这般规模的妖潮,奚九夜其实并未看在眼里,但隐身在妖潮后的金角妖王,奚九夜就要有所避讳了。

毕竟他不能暴露神尊的身份,自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动用神力。

如此的情况下,他在不动用北境十三骑的情况下,最多只能带两人全身而退。

金三少,他是必须带走的。

洪明月,他亦要保下。

唐天琪本不在奚九夜的考虑范围之内,可如今得知唐家可能拥有一块鼎片后,奚九夜就不得不保住她。

奚九夜径直走到了和金三少、唐天琪等人身旁。

权衡一番后,洪明月和月沐白这次倒是没有反对。

两人都是吃过叶凌月无数次亏的人,对她的手段还是挺明白的。

尽管有些不满,可金三少和唐天琪都是勉强答应了。

金家和唐家代表队的人肯了,可长生代表队和碧玉狐代表队的人可不肯了。

那两名队长走了出来,拱手说道。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把身家性命压在一个四流代表队的队长身上。诸位,恕我们不奉陪了。”

两只代表队都不信任叶凌月,都各有打算。

他们的队长,自诩都是经验老道的老牌猎妖者,都认为趁着妖潮还没彻底压境而来,强行突破某个方向,应该还有逃生的机会。

至于森罗鬼果王,它的行踪已经泄露,想要保住,实在是太难了。

即便是任务失败了,也好过性命不保的好。

两名队长说罢,就领着队员,长生代表队朝着东面而去。

碧玉狐代表队的队长却是带着队员们凌空而起。

两个队长的见解显然不一,一个是6地突破,一个是空中寻求突破。

最先动手的乃是长生代表队的队长。

他选择的南坡的东面,象征妖兽的红、绿色的幽光相对较少。

叶凌月也未开口制止。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她接下来的行动,需要绝对服从,这两只代表队既是没心配合,她也不愿意强留。

更何况,还可以看看他们各自的突破法子,也许会有所启示。

长生代表队的队长叫做刘长生,乃是一名小神通境巅峰的强者。

此人早前一直都是沉默寡语,从不显山露水。

他手下的那些队员也大多如此。

叶凌月此前曾听唐天颂提起过,长生代表队的队员们,都是来自古梁州的一个中等门派。

这个不知名的门派,据说修炼的都是同一种特殊的二流武学功法。

但由于一路上都未见长生代表队出过手,叶凌月甚至连他们的武学路数都看不出来。

只见刘长生一振臂,一股浑厚的淡绿色轮回之力,从他体内涌了出来。

刘长生的体内,生了惊人的变化。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